第5章 三句话,让摸金校尉拜为祖师爷

“噗——”

一口黑血,直喷心前。

“老王,老王你没事吧!”

“我都特么吐血了,你说我有事儿没有?”

“快跑吧,尸鳖群又追来了。”

“阴魂不散,老子真的是服了!”

潘子背着昏死的大金牙,王凯旋挥舞着洛阳铲在前面开路,背后地方肉眼可见的黑色洪水一样的尸鳖群,呼啦啦啦的就追了出来,眼看着尸鳖群越来越近,而墓门也越来越近。

“最后一百米!冲刺!”

“走啊!”

二人急匆匆冲了去,可就在距离墓门三十米时候,原本洞开的墓门猛的一震,墓门之上一块巨石轰隆一声直接落了下来!

王凯旋脸色大变,“飞来石!”

潘子道,“嘛意思?”

王凯旋只是喊了一声,“窜!一定要在飞来石落下之前,窜出去!”

飞来石这东西一句话两句话说不清楚的。

飞来石是墓门建造过程中,匠人通过特别的机关把石头封在石门之上,属于第二道石门。

而这一道飞来石的石门,不是阻挡外边人的,是阻挡里面人的。

古来就有陪葬的传统,为了防止陪葬的人从里面把门开启,如果有人从里面往外窜,就会触发飞来石。

飞来石一般来说,体积都在十吨以上,越是达官贵人,这飞来石就越是巨大,有的甚至直接把山体中间切空做成飞来石,山体连在一起,想推开,是不可能的。

那么,为何和珅的这个墓的飞来石现在才触发,之前的时候没触发吗?

和珅墓没有陪葬者吗?

还真没有。

而和珅的这个墓,是和珅生前修建的,和珅生前那自然是安保工作做到了极致,飞来石也安排了。

可和珅没想到的是,自己最后是被抄家而死,嘉庆帝把自己家产给吃了,自己被乾隆当血包安排给了嘉庆帝。

和珅死的时候,都已经落魄的不行,哪儿来的陪葬者。

如此一来,这和珅墓的飞来石没有等到陪葬者,等到了盗墓者王凯旋潘子。

此刻飞来石隆隆作响,从天而降,速度虽然不快,但是千钧之势,难以阻挡。

王凯旋和潘子一个飞窜,俩人直接窜到了飞来石下面,拼命朝着门外爬去。

可这和珅墓门,非常宽大,单单阶梯就有二十多级,你要爬出去,也是需要时间的。

头顶上飞来石巨大的黑影,扑面而来,可怖的压迫感下,三人在飞来石下面拼命的往前爬,可飞来石的速度越来越快,这么下去怕是二人爬到楼梯中间,就会直接被飞来石砸成肉饼。

想一想万吨液压重机下的肉泥!

这就是三人最后的下场!

此时此刻,王凯旋和潘子都感受到了头顶不到一尺的压迫感,三秒钟之后,飞来石就会和地面连接,而三秒钟,自己能爬出去十米远吗?

这不可能?

跑还差不多,爬的话,王凯旋流血,尸气还中毒,完全走不掉。

潘子背着个大金牙,也走不掉。

眼看着从天而落的飞来石,三人脸色遽是一片死灰。

“潘子。”王凯旋道,“对不住了,我不该找你来倒和珅墓的,下辈子,有机会,咱们还做兄弟。”

潘子看了一眼脸色黑黝黝的尸气的王凯旋,“老王,坚持下,马上就出去了!”

“没用的!”

飞来石轰隆作响,潘子已经有感背上的大金牙身躯被压到了,巨大的压力下,大金牙身躯作用,潘子直接被干平摊在了台阶上,潘子急忙把大金牙从肩膀上拉下来,看着距离自己不到十公分的飞来石,泰山压顶之势而来的绝望,一根筋的潘子也露出了畏惧,“三叔,再见了。”

轰隆!

飞来石又是一声撞击,这一次二人都闭上了眼,等待着化身肉泥的时候。

可诡异的是,这飞来石居然止住了。

是的,生生止住了!

王凯旋试着揉了揉脸颊,“我,我没死?”

潘子也急忙道,“我,我也没死!怎么回事啊老王!”

这时候,前面传来了一个声音,“喂,死了没有?没有就快爬出来,这飞来石说掉下来就掉下来了!”

此言一出,二人急忙的朝外爬了出去。

不到而是过分的高度,二人爬的很艰难,尤其是王凯旋,肚皮摩擦着地面,衣服的撕烂了,疯狂的朝外爬。

十个呼吸后,三人从飞来石下窜了出来。

三人刚刚走出飞来石阴影,就听到磕巴一声脆响,然后轰隆地震,地动山摇!

飞来石咣当一声直接砸了下来,整个石台阶都崩碎破裂,巨大的力量冲击下,花岗岩的墙壁都出现了肉眼可见的手指粗裂缝,整个墓室前殿都要坍塌在即。

那声音又道,“走了,这里要塌了!”

话音未落,王凯旋只觉得一只手抓住了自己的脖颈,顺势朝外拽去。

潘子也注意到有人抓住了自己胳膊,那可怖的力量朝外拖拽,速度之快,让人难以想象!

轰隆隆声响里,不断的有石块沿着两侧落下来。

这石块贴着脸皮呼啸而过,看的王凯旋和潘子尖叫不断。

“大哥,要砸到了!”

“大哥,前面有石头!别去!”

大哥身手非凡,轻轻一跃,就窜出去三米多远,险之又险的和巨石擦肩而过,行动之流畅,速度之快速,节奏之行云流水,这没有个十年盗墓探险经验,绝对不会有如此的身手。

随着一声轰隆响彻,众人终于看到了月光!

砰砰砰,大哥甩了甩手,三个人都被丢到了地面上。

月光如水一般,倾斜在一个废弃的古陵园里,王凯旋和潘子看着天上的新月,看看周围的乱葬坟,二人齐齐松了一口气,终于,逃出来了!

那,那救我们的恩公在哪儿?

王凯旋,潘子齐齐回头。

只看到月光下,一个桀骜的人影正背对着二人。

这人,上身海魂衫,下身迷彩作战服,他赤着两条胳膊,胳膊上肌肉如虬龙一般起伏,和那种吃蛋白粉的家伙截然不同,看起来线条很柔和,猿臂狼腰,给人无限的力量感!

这,就是救了我们的那个大哥?

王凯旋急忙道,“大哥,多谢出手相救,还不知道您怎么称呼?”

那人回头,剑眉星目,五官坚毅,笑起来给人春暖花开的感觉。

大哥看着王凯旋,“无有元良,山上搬柴山下烧火,敢问这位顶上元良,在何方分过山甲,拆解得几道丘门?”

这一句话出口,瞬间潘子凌乱了。

潘子喃喃道,“大哥,咱能不能说普通话,你这个我听不懂啊!”

而此刻王凯旋罕见的开腔了,念道,“一江水有两岸景,同是山上搬柴山下烧火,鹧鸪分山甲,鹞子解丘门,多曾登宝殿,无处觅龙楼。”

潘子看着王凯旋对上了对面的话,瞬间来了注意力,“老王,你们在说什么呢?”

王凯旋此刻没有和潘子解释,王凯旋此刻的内心,激动无比。

同行啊,遇到了同行!

是的,真·同行!

老王面前的这位大哥所言的东西,是只有最古老摸金校尉才懂的暗语。

暗语就是江湖黑话,没背景,没传承是不会懂的。

解释起来。

无有,意思,不敢当。

元良,尊称,,多用来称呼同行,可作多种意思表达,例如老夫子,老先生,老前辈,兄长,阁下等等,总之就是十分给面子的称谓。

山上搬柴山下烧火,就是祖上传下的手艺。

敢问这位顶上元良,在何方分过山甲,意思就是都是在哪盗墓?活动范围在什么地方?

拆解得几道丘门?意思就是最拿手的是破解什么朝代的古墓机关。

至于老吉达回复的,也很简单,一江水有两岸景意思是指虽然各在一方,相距甚远,却毕竟都是同行,都是祖上传下来的手艺,各处都去,也做四面八方,五湖四海之意,从古至今,也做从上到下,从前到后,自己找不到龙楼宝殿,即使经过古墓也未必能发现,只能做针尖活,必须知道准确的目标才能倒。

对面大哥看王凯旋对上了自己的话,双手合抱,左掌心朝自己,“摸金有符,发丘有印,搬山有术,卸岭有甲。兄弟哪方面的?”

王凯旋双手合抱,右掌心朝着自己,掌心里一发暗金镶嵌的穿山甲指甲,赫然是摸金符!

王凯旋道,“摸金校尉,王凯旋!大哥哪个山头的?”

对面大哥看着摸金符,“天纵豪情万丈,生来气冠三吴。倒斗自封王霸,天官笑划疆图。”

王凯旋一怔,心中千万疑惑。

好大的口气!

自封倒斗之王!

摸金四行里,敢这么嚣张的,似乎也没有几个啊!

除非说,传说中的发丘天官!

难道说,面前的这位,是发丘天官?

摸金中郎将的顶头上司?

曹操特批的摸金头子?

王凯旋试探着道,“祖师爷,您老是发丘天官?”

大哥只是呵呵一笑,“鄙人,徐秀。”

还真就是发丘天官?

传说中失传的发丘天官?

王凯旋还想说话,可只觉得头昏目眩,尸毒发作。

迎面那大哥道,“尸毒复发了,现在要立刻去医院,下山!”

“是!”

“走!”

PS:今天一章,新书期间,求收藏票票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