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章 水猴子?老子让你变成火猴子!

“本台最新消息,昨天中午,侯马屯公墓陵园附近出现了一场严重的交通事故,一辆卡宴和拉混凝土的泥头车相撞,车上七人皆死亡,根据当地治安署勘察,本次事故为泥头车司机酒后醉驾,泥头车司机已经移交相应治安司。”

“根据死者身份,他居然是十年前制造林桓案的凶手,也是林桓的岳父!十年之前,林桓岳父手刃女婿,却得女儿原谅,林桓惨死,十年之后,林桓岳父死在陵园之外,一如那句老话,善恶终有报,天道好轮回,不信抬头看,苍天饶过谁!”

电视上的新闻声音,回荡在耳边。

阳光灿烂,正午时候。

水库的大坝上,一老一青年并肩而站。

秃顶刘老看着面前水库,“来这里干嘛?你不是要请我去吃油泼面的吗?”

徐秀没有回答老刘头的话,而是朝着水库吆喝了一声,“林桓!你要办的事情,我帮你办完了!出来结账了!”

这么一声吆喝,让老刘头警惕拉高。

林桓?

他是在朝着林桓喊话?

林桓这个男的十年前不是被他的岳父杀了吗?怎么还会存在?

除非说?林桓一直用某种方式留在人间。

秃顶老头又联想起来这个水库的一些治安署档案,这个水库每年都要淹死不少人,还有人说在这里看到过水猴子,不过水库工作人员和治安署调查人员查了一段时间,也没有线索。

难道说,档案中的水猴子这些报案的东西是真的?

如果是真的,徐秀是怎么和林桓搭上线的?徐秀和林桓之间是什么交易?

就在老刘头满心疑惑的时候,水库边缘的水面上,传出来了咕噜噜的水泡声响,更快的,水浪翻天,水气蒸腾。

原本阳光灿烂的天空,瞬间阴云密布!

秃顶老头看着头顶弥补的阴云,警惕道,“是孽物出世的征兆!”

徐秀瞥了一眼老头,“见识不小么!”

天空中,阴云沸腾,哗啦啦,一道道的雨水落下,水下也浮现出来了一道黑影,那黑影包裹着水气,看不清楚模样,但是块头巨大,足足有两丈之巨。

这是徐秀第一次看到林桓的块头,这个水猴子的块头比之前自己砍死的水猴子要大多了。

徐秀冲着林桓道,“按照约定,把你体面大葬,也送你的岳父和妻子归西了,我徐某人做事情,讲求一个信誉,我希望你也能遵守信誉。”

水下巨大的黑影道,“这个年代,已经很少能看到你这样讲信誉的人了,为了报答你,我决定履行我们的承诺。”

徐秀笑道,“是吗?”

水下黑影渐渐浮出,“当然,来吧,我身上的孽力,皆归你……”

水花溅起,一条黑色的毛茸茸巨爪,劈开水面,朝着徐秀撕裂而来。

面对水猴子林桓的突然反目,徐秀没有太多的惊讶,甚至眼神里还带着一抹惊喜。

徐秀似乎最期待的就是这个情况。

徐秀期待着任务发布者能够反目抵赖。

这样的话,作为佣兵,就可以按照佣兵条款,毁灭雇主,雇主的命,雇主的钱,雇主的气数,就都是我的了!

黑色的戾气巨爪破空而斩,气势汹汹!

紧要关头,徐秀脚下跺地,一个土遁没影了。

如此一来,戾气巨爪就直接拍向了老刘头。

老刘头此刻骂娘的话都要爆出来了。

格老子的!说好我们一起来吃油泼面的!

你特娘的让我来这里打架!

臭小子,你不厚道啊!

然而,此刻你骂徐秀也没用,秀儿已经跑远了,他奔跑起了的姿势特别的帅,十头牛都拉不回来。

老刘头看着呼啸而来的水猴子巨爪,老眼放光,怒不可遏,“找死!”

老刘头一跃而起,一脚飞踹在了水猴子巨爪上。

一人一水猴子交手,电光火石之间的缝隙里。

老刘头没有击飞水猴子的巨爪,而是反来了一套老树盘根。

老树盘根,顾名思义。

双腿如老树,直接缠绕住了水猴子的手臂。

随后一个猴子捞月!

彭,老刘头力气大的吓人,直接就把水猴子从水里给踹到了岸上来!

水库石坝上,一具长相奇丑无比的可怖怪物,爬了起来。

它通体遍布黑色的长长尸毛,有着野人一样的三米多高的可怖身高,生着两个头颅,一个腐烂的骷髅头路,一个却如山鬼猴子的恶面,猩红流脓的血瞳,一道道肉眼可见的黑气尸气弥散。

旁侧逃跑的徐秀回头一看,不由得啧啧称奇,不错啊,这个老头有料啊!

之前徐秀以为老刘头只是个会点特异功能的老头子,谁知道这个拳脚功夫也很秀!不错,不错,作为我的临时队友,可以安排一下!

徐秀冲着老刘头高喊道,“缠住它!等我致命一击!”

老刘头怒道,“快点!我撑不住太久的!”

说是迟,那时快,巨型水猴子猛地发难,对着老刘头的脑壳就是狠狠抓去,就要把老刘头撕碎了。

老刘头体型看起来臃肿,可却很灵活,在地上疯狂的逃窜。

而水猴子疯狂的追,老刘头拼命的跑,一边跑一边喊救命,“孙子,你他么好没好?我快坚持不住了!”

“这边,这边!”徐秀站在面包车旁招手道,“来,这里!”

“好!”

老刘头一个助跑,身影腾空而起,朝着徐秀那砸了去。

徐秀大手一拉,把面包车的后盖打开,里面漏出来了一个诺大的水桶。

徐秀看着呼啸而来的那水猴子,猛地一踹,水桶里的液体呼啸喷薄而出,直接浇灌在了水猴子一身。

水猴子不明觉厉,还要杀向徐秀。

徐秀手里拿出了一发打火机,嗖的一声丢了出去。

打火机在水猴子身上猛地炸裂开来,火焰燃烧着水猴子身上的那一层不明燃料,瞬间水猴子全身火焰燃烧了起来,一个巨型水猴子,变成了一个巨型火猴子。

老刘头看着面前这一幕,心有余悸的道,“卧槽,你小子真够阴险啊!居然找了汽油,烧死水猴子!你是不是从一开始就想到它会反悔啊!”

徐秀拿出了一根烟,顺着地上汽油燃烧的火苗点燃了香烟,轻轻抽了一口,“害人之心不可有,防人之心不可无,我这人做事讲求一个周全,喜欢一个格局,那句话怎么说来着,不谋全局者,不足谋一隅,就是这个道理。”

“高!”老刘头欣赏的看着徐秀,“你真是高啊!”

徐秀径直走向了水猴子林桓,火焰炙烤下,水猴子林桓身上的那股子妖风邪气瞬间就没了,它体型飞快的萎靡,瞬间变成了不过区区三尺大小的水猴子,它疯狂的颤抖,呲牙咧嘴,似是对徐秀逞凶。

徐秀只是笑呵呵道,“林桓,我原以为你活着是个老实人,死后也会老实,可没想到,你居然也变了。也许,人的生前,和人死之后,本就是两个不同的个体,即使有一样的记忆,一样的人生,也会大不相同。”

“呲呲——矻矻!”林桓疯狂的朝着徐秀挣扎。

徐秀回过头,右手一甩面包车里的油桶,更多的汽油滚落下来,瞬间水猴子化作耀眼的火球,熊熊燃烧。

徐秀和老刘头站在一侧,静静的看着水猴子挣扎一点点的消失。

老刘头道,“帮了他,又杀了他,你这人简直就是喜怒无常。”

徐秀道,“谈不上喜怒无常,只能说契约精神。”

徐秀说完话,朝面包车走去。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