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章 阳间法律办不了的人,那只有我来办了!

侯马屯,市中心,文化广场。

阳光明媚,这里是侯马屯唯一算得上繁华的地方,中间有一座求子观音金像,据说是几百年前一个高僧供奉的,灵验无比,渐渐的很多人都在这里停留脚步,这里也就形成了侯马屯的一个风景名胜点。

“刘老,别气在头上!”

“老头儿我什么场面没见过?区区三十万而已,洒洒水了!”

“哈哈,刘老阔气,那咱们就此分别!”

“好!一路走好啊老赵!”

一辆车子呼啸而去,广场边上,曾经被徐秀坑惨了的秃顶老头刘老,背着手,眼神死死盯着不远处远去的凯迪拉克洗浴王,“王八蛋老赵,不就是想来看我笑话吗?”

“老子常年抓鹰,这一次被鹰啄了眼。”

“你听到这个事情,不远几百里坐车路过这里来嘲讽老子!”

“你大爷的,你等着,我一定抓到那个小贼,让你知道我刘某人抓鹰的本事还在!”

刘老被同行一顿撅后,气呼呼的妖找一辆车回旅馆休息。

可就在这时,不远处一辆出租车停了下来。

刘老打算去坐车,可车子打开后,里面走出了一个带着压脸帽檐的青年人。

刘老看到青年人的瞬间,整个人都哆嗦了起来,我,卧槽!

是那个骗了我三十万的骗子!

他,他居然回来了!

他回来干什么?

刘老压制住一把手抓他的心情,而是小心翼翼的跟在旁侧,打算看看这人到底想干什么!

只看到这小骗子脚步轻快,很快就走到了送子观音像面前,他的手在送子观音像前的许愿池里掏了掏,池水被他掏出来不少。

这让一些路人不由得皱眉。

见过不要脸的,没见过去功德池里捞钱的。

而刘老却很清楚,他应该不是在捞钱,他应该是在找什么东西,毕竟他刚刚诈了自己三十万,他应该不缺钱。

是的,徐秀在找东西,找那个黑影说的笔记本。

徐秀找了一会,还真就从许愿池最下面抓到了一个密封的油纸包的东西,这玩意沉甸甸的就好像是一块板砖,应该埋葬了不少年月。

此刻,徐秀的内心传来系统声音,“警告!宿主请注意,前段时间被你欺诈的受害者已经出现,在你左边第三个路灯后面观察你呢!”

徐秀听此,不由得内心一惊。

我去,这么巧的吗?

我只是回来取个东西,咱俩又能见面,这就是传说中的猿粪吗?

不过,我没想过和你结交猿粪,尤其是一个被我骗过的家伙。

徐秀想到这里,一跃而起,直接噗通一声跳进了许愿池!

这一跳,吓了所有人一跳!

更是把旁侧的刘老吓得急忙窜了出来!

这许愿池是有活水进出的,旁侧不远处连接着一个水渠,如果这小子跑远了,那怎么办?

就在刘老跑到许愿池身侧,急忙朝着许愿池下看的时候。

背后地方传来了笑声,“找我,找的很辛苦吧!”

刘老意识到不妙,急忙要回头。

可,已经晚了。

一个大脚丫子直接踩了下来,直接把刘老踹入了水里。

刘老在许愿池里疯狂挣扎,怒不可遏的看着徐秀,“小子!你这是找死!你敢骗我的钱,还敢踹我下来,你等着,我不会放了你的!”

徐秀站在水池边缘,耸了耸肩,“欢迎挑战!”

徐秀转身走了。

背后地方,只传来刘老狂怒的咆哮声,“混蛋东西!我不会放过你的!我告诉你,我的身份说出来吓死你!你个小王八蛋……”

徐秀很快消失在了人群里,徐秀现在只想搞定黑影说的三件事。

徐秀找到了一个安静的天台,阳光的映衬下,徐秀坐在天台边缘,开始看起来了日记本。

日记本发黄的页面摊开,阳光下,字迹映入眼帘。

当你看到这个日记本的时候,我很有可能,已经死了。

我的死亡,是在我的预料之中的。

我陷入了一场谋杀中,一场婚姻谋杀。

在开始讲述这个故事之前,我先自我介绍一下,我姓林,名桓,林桓。

我是一个天生懦弱的家伙,我的童年充满了阴影,父亲是个酒鬼人渣……

后来,我结婚了,我以为我的幸福来了,殊不知道,这居然成了我的劫……

徐秀一目十行,很快看完了整本日记。

看完之后,徐秀脸颊发烫,双瞳发热,一股血直冲天灵盖,血压飙升到了极点。

太上头了!

里面的内容实在是太上头了!

简单的说下,林桓大学毕业之后一直努力工作,后来开创了一个公司,事业蒸蒸向上,拿到了不少的钱,后来还娶了一个大家闺秀。

林桓的性格懦弱老实,让他在生活中备受老婆的欺负,以至于老婆后来出轨,他也是敢怒不敢言,后来老婆带情人来到了自己家,被他撞到,他一怒之下就怼了老婆情人一顿,结果就是老婆护着情人和他争吵一顿,然后老婆气呼呼回了娘家。

老婆的家族是个习武家族,听闻自己女儿被欺负,林桓老丈人就找上门来,找林桓说理。

林桓懦弱了一辈子,这一次罕见崛起了,和老丈人据理力争。

老丈人就,一拳把林桓打死了。

老丈人杀了自己女婿,这件事瞬间引起轩然大波!

按道理说,这是一个故意杀人罪!是要死刑的!

可老丈人钻了空子,他找了律师,律师说只要取得死者遗孀的谅解,就能从轻处理。

而死者遗孀毫无疑问是林桓出轨的老婆!

林桓的老婆当然原谅了为自己报复丈夫的老爹了。

然后老丈人再利用自己武者的身份关系网,居然,无罪释放!

如此一来,林桓的那些家产全都成为了老丈人的财产。

林桓,等于说是白死了!

这件事情,在十年前的社会上引起了剧烈的社会动荡思潮。

可是当时的联邦没有任何的反应,法律如此,他钻了法律的空子,没办法。

而冤死的林桓越想越气,就成了一个水猴子,怨气满身,变成了今天这个模样。

徐秀看完整个日记后,整个人都怒火三丈,这是阳间法律不作为啊!

既然阳间法律部作为,那只有我来办了!

系统提示,宿主有办法吗?

徐秀道,当然,不过话说在前头,我需要置办一个体面的葬礼,需要很多社会大哥的随从……

系统提示,系统推荐傀儡符,完美制造出您印象找的傀儡,根据时长收费。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