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 卧槽,墓主人你不按套路出牌啊!

“呼哧——呼哧!”

墓道里,潘子和王凯旋狂奔了一会,出了盗洞,来到了一个一车宽的深邃墓道里。

昏暗的矿灯光下,王凯旋肥胖的身躯放慢了脚步,老王肥脸上满是灰土,“潘子,咱俩就这么把大金牙丢在那,是不是,太不够义气了?”

潘子也放慢了脚步,“是,是有点对不住老金,可,可胖爷,这大金牙不是什么好人啊!之前您不是说过,他连你和胡爷都骗过的吗?”

王凯旋叹了一声,“是,这大金牙真算不上是什么好人,就一潘家园的老炮,骗人骗了无数,也不知道造了多少孽,可这么就丢下他,这不是我王凯旋的行事风格啊!”

潘子试探道,“那,那回去?那个鬼娃娃,咱能打得过吗?”

王凯旋想了想,从怀里拿出来了俩硬邦邦发臭的家伙事儿。

王凯旋把一个东西塞到了潘子嘴里,潘子只觉得满嘴血臭味,还有一些毛,那个难受,整个人差点翻白眼,“这啥啊!”

王凯旋道,“黑驴蹄子!当初我和老胡我俩插队下乡那会,我们在一个叫牛心山的地方,就发现过一个墓,那墓里头有一对的童男童女,长得比刚刚看到那个鬼娃娃还邪乎!就是靠着黑驴蹄子,我和老胡安然无恙的走了出墓!你咬着黑驴蹄子和我回去!咱俩把那货给干掉!救出来老金!”

潘子强忍着黑驴蹄子,挥舞起来洛阳铲,朝着地面一砸,“嘛的,和他拼了!”

潘子这使劲儿的一砸地面,瞬间整个墓道都开始颤抖了起来。

王凯旋紧张的看着墓道两侧,“你没事使这么大劲儿干嘛啊!”

潘子道,“我,我,我就是随便戳了一下,表现下决心么,我……”

王凯旋道,“我告诉你多少次了,在墓里面,任何的一举一动都要谨慎,这是行里人拿命测试出来的经验教训,当年我作的死要不是老胡,胡八一,我特么十条命都不够丢的,你怎么和当年的我一模一样啊……”

“别,别当年当年了!”潘子看着颤抖的墙壁两侧,“这,这墙壁上的花纹都在变,这,这是什么机关啊!”

王凯旋看着两侧墙壁地砖在颤抖,地砖上的那些纹路都开始龟裂,眼神放光,“以我摸金校尉王凯旋三十年盗墓经验来看,这里八成是暗弩!”

“古代的达官贵人,最喜欢在这些石墙后面安放暗弩!”

“灯道人过来的时候,就直接射出来!”

潘子道,“那,那怎么躲避?”

王凯旋眼神放光,“暗弩都是从边角射出来的,一般中间位置是中招区,贴着墙壁走!”

王凯旋和潘子刚刚贴着墙壁,下一刻里,那墙壁两侧的石砖缝隙里,一道道的黑色的密密匝匝的虫子窜了出了,虫子各个有成年人的巴掌大小,有着椭圆形的身躯,锋利的双鳌,从墙角缝隙里呼啸涌来。

矿灯的光辉下,王凯旋和潘子的脸儿都白了,因为俩人自作聪明的贴着墙面,这让尸鳖直接就上了他俩的身!

王凯旋的背上还爬着几个尸鳖,正疯狂的撕咬王凯旋的皮肤,急的王凯旋疯狂撕扯迷彩服。

潘子更惨,脚下密密匝匝巴掌大小的尸鳖直接顺着腿爬到了潘子的腰间,对着潘子的腰子,狠狠一戳,潘子一声人类进化时候才有的惨嚎声“卧槽!老王,你不是说是暗弩吗?怎么变尸鳖了!”

“这个,马有失蹄,人有失手,难免的么!这墓主人不按套路出牌!我也很难办!”

“经验主义害死人啊!现在怎么办?”

“快,把打火机摔碎!”

砰砰砰,几个一块钱打火机摔在地上,瞬间燃烧的火焰让那些包围过来的尸鳖吓得后撤,瞬间尸鳖群里出现了一条路,二人慌不择路的朝着外边跑去。

尸鳖密密匝匝朝着二人追去,黑暗的尸鳖群里,一个死白色肌肤的鬼娃娃,幽幽走出了墙壁,看着远去的二人,徐秀眼神里几分戏谑,不愧是摸金校尉王凯旋和吴三省最器重的手下潘子,这个战斗力和生存力还是可圈可点的。

尸鳖群呲呲作响,这些不分敌友的憨憨尸鳖,疯狂爬向徐秀。

徐秀皱眉,踹飞了几个尸鳖后,土遁跟了上去。

徐秀跟出去没有太远,就看到了二人。

二人已经来到了新的机关区域。

王凯旋似是失血过多,走起路来踉踉跄跄,说话也开始含混不清,“早知道这一次这么凶险,我就该等老胡!”

潘子捂着腰子,“现在说这些话有用吗?我要是早知道,我铁定给三叔说,我不会自己来干私活。”

“不行了,歇歇。”王凯旋靠着墓墙坐了下来,“后面,尸鳖应该没追来。”

潘子看了看背后,“没有,后面很安静。”

“呼呼——”王凯旋咬牙道,“可惜了老金,等到回去,我把老金留在人间的那些衣物找找,给他建立个衣冠冢。”

潘子嘘了一声,“胖爷啊,这都什么时候了,还感慨老金呢?”

就在这时,潘子只觉得啥东西磕着自己屁股了。

这往下一扒拉,潘子就从屁股下的灰土碎石里扒出来了一个一尺长的骨头。

这骨头?

是,是人的腿骨!

下意识的,潘子就把骨头丢了出去。

这骨头不偏不倚正好丢到了王凯旋怀里,王凯旋看着潘子丢来的骨头,吓一大跳,“卧槽,你特么别什么东西都往我身上丢啊!”

潘子急忙的站了起身,“我,我也不想啊!鬼知道,我屁股下能有这些东西!”

是的,鬼知道。

因为这就是徐秀搞得。

王凯旋毕竟是摸金校尉,急忙的站了起身,把潘子屁股下的小土堆给扒了开来。

土堆里,出现了一具尸骸,尸骸身侧还有一些盗墓的器物。

这尸骸,就是之前的道具,之前是在和珅的墓里,后来被徐秀移动到了这里。

潘子看着尸骸,右手拿起了盗墓者尸骸身侧的布袋和生锈的铁铲子,“这,也是个前辈啊!”

王凯旋点头,“没错,是盗墓前辈,没想到啊,他也中了尸鳖陷阱,葬在了这里。”

潘子道,“是不是,我们也要死在这里?”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