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章 晚上,不要一个人去水库

这个世界上有好人吗?

这个问题,徐秀上辈子就扪心自问过。

答案是,没有绝对的好人,只有相对的好人。

相对的范围大了,认可你是好人的人多了,你就是好人。

相对的范围小了,认可你是好人的人少了,你就是坏人。

徐秀就是一个相对范围很小的好人,也可以说是坏人。

当雇佣兵的第一天,徐秀就和好人这个名词告别了,前世杀的那些目标,九成九和自己都不认识没有恩怨也没有情仇,只是单纯的金钱关系。

所以,现在徐秀欺骗了崔老板和老刘头,内心也不会有太多的愧疚。

毕竟古董这一行,实质上就是骗子和傻子的游戏,谁技术高,谁会演戏,谁就能拿钱。

而且徐秀也不能算是完全的骗子,最起码徐秀没有欺骗卖给他油泼面的的面馆老板,七斤的油泼面,徐秀直接给了五百块。

有人说,老板如此豪爽,你可是有三十万啊!你就不能给一万吗?

不行!

斗米仇升米恩这个道理,徐秀是清楚的。

任何不匹配的回报都会给自己带来灾难,一个成功的佣兵,不应该大大咧咧,而是应该小心谨慎,就好像那句老话怎么说来着。

骑自行车去酒吧,该省省,该花花。

当然,说是去酒吧,并不是真的去。

徐秀现在也没心情去酒吧,徐秀只想赶紧找个地方把自己的猫唤醒。

在听了刘老头半开玩笑的介绍完这个世界的规矩和境界后,徐秀整个人都很慌。

虽说刘老头说自己讲的是故事。

但是谁真把他讲的话当故事,谁就真成了故事。

这些毫无疑问都是真的,就云明月真气护体的模样,徐秀还印象深刻,云明月这样的三流高手都在,那么往高处去,二流,一流,甚至可以说宗师境,也是存在的。

既然这么多高手,那治安署,十一仓,黑白两大巨鳄势力必然有不少这样高手。

自己杀了十一仓的管理员,又逃了云明月控制,他们两方现在一定都在找自己。

这要是敢被抓到,那就是一个死字儿。

可如何才能把猫叫醒?

系统给了一个提示,找到一个血气充足的地方,让这个灵猫自己吸收血气,就能复苏。

血气充足,就是猎物充足。

水库很明显符合这个要求。

夜色迷离,侯马屯小镇外三十里地的乌罗水库旁侧,出现了个人。

这人和钓鱼佬打扮的很像,背个旅行袋,脚踩迷彩长靴,身着迷彩军用越野服,乍一看好像还是个军迷钓鱼佬。

实际上,这是徐秀。

徐秀上辈子穿惯了迷彩服,这一次有了钱,赶紧弄一套,虽然和之前穿的不太一样,但是穿上之后,徐秀就心安了下来,有一种踏实的感觉。

徐秀背后的旅行袋里没有渔具,袋子里装着二十多万和昏迷的狸猫。

徐秀已经打听了,这个水库是最有鱼获的地方。

那就来这里让猫苏醒。

而徐秀忘了一点,这里是鱼出了名的多,那自然钓鱼佬也不会少。

一眼看去,野钓的人没有一百也有八十,这些钓鱼佬三五一群坐在一起,一杆杆夜钓灯点亮,不时的传来欢声笑语。

“看!老子钓了个三斤半的青丁!”

“你这个小多了!上次我钓的老狗鱼七斤半!”

“吹吧你!!”

“哎,那个年轻人,你也是钓鱼的吗?看你面生是头一次来这里钓鱼吧,来这钓啊,你去那边没鱼儿的!”

有好事儿的钓鱼佬冲着徐秀打招呼,可徐秀没有停步。

徐秀就不是来钓鱼的,徐秀是来让猫苏醒的。

那只猫可是灵猫,这要是放在普通人面前,开口来一句八格牙路花姑娘斯拉斯拉的,怕是周围钓鱼佬都能吓得直接进精神病院。

为了不引起注意,徐秀找了个偏远的角落,远离那些钓鱼佬。

放下了旅行袋,徐秀从袋子里把昏迷的狸猫拉了出来,一把丢入了水里。

猫丢入水里,咕噜噜,冒了一串气泡后,就没影了。

坐在水库的石坝上,徐秀也不急。

这狸猫是灵兽,这要是这么容易淹死,那就淹死吧,我徐秀不需要这种废物灵兽。

徐秀点了一根烟,看着水库的水面,晚风吹过耳边,隐隐有一个声音回荡。

“这个人看起来是一个!”

“要不要把他拖下去当替死鬼?”

“我看行!”

“那就他了!”

徐秀听着声音,猛地回头,背后地方,空荡荡的。

一时间,徐秀背后生出来了一股寒气。

什么东西!

刚刚我是错觉吗?

徐秀内心道,“系统,刚刚是不是有东西在我身边?”

系统提示:是,有两个灵体出现在了宿主背后。

灵体?

通俗点,就是鬼!

这他吗的,大晚上遇到鬼了?

不过细细一想,自己遇到鬼,好像很正常。

别得不说,自己的另外一个身份就是僵尸身份,僵尸和鬼是同行啊!同行有什么好怕的!之前刘老头已经给自己打过预防针,说这个世界诡异遍布,出现俩这玩意,也没什么。

徐秀安定下了心情,开始思忖起来对策。

是束手就擒?

还是奋起反抗?

听刚刚那俩家伙的意思,是想推自己下去当替死鬼,那老子就把你们都拖上岸,看看到底是你们狠,还是我狠。

想明白了这里,徐秀就继续装作在大坝石头上抽烟,抽着抽着,那俩声音又出现了。

这一波,那俩声音就清晰了很多,甚至于徐秀都可以清楚分辨出来对方的声色。

一个小男孩,一个小女孩。

那小男孩道,“你去拿着他的帽子,丢到水里,他走到水库边,我给他一脚,他就下去了!”

小女孩道,“他会不会游泳啊!他要是会游泳,怕是不太好拖下去!上次我们踹下去一个,那人水性太好,又跑了……”

“怕什么!”小男孩道,“上次是个例外,这次我有经验了!去!这人要睡着了,看!他眼都眯了起来。”

是的,徐秀眼神都眯了起来。

就在这时,徐秀注意到,自己放在一边的帽子,居然真的就被一股风直接吹了起来,晃晃悠悠,飘飘悠悠的荡漾向了湖面。

徐秀看着这俩小鬼套路,也不急,就坐在那眯着眼,似乎随时都要睡着。

此刻那俩声音又出现。

“这人睡不醒吗?怎么不去捡帽子?要不哥哥你推他一把!”

“推什么啊,他坐在地上,我推不动啊!”

“那怎么办?”

徐秀此刻似是醒来,意识到了什么,急忙朝着帽子跑了去,“我的帽子!”

俩小鬼头看到徐秀跑向帽子,声音幽邃。

“嘿嘿!他去捡帽子了!”

“准备踹他下去!”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