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章 乾隆贡品,珐琅金五指壶

徐秀顺流而下,就飘到了一个叫侯马屯的地方。

一碗油泼面,最暖凡人心。

呲呲的沸油,浇在宽大的叶面上,大口吞下,辛辣的舒爽感觉从味觉直接窜到天灵盖。

徐秀吸了一口气,爽啊!

徐秀三两筷子就把八两油泼面给吃完了。

又要了一碗!

老板这次盛了快两斤!

徐秀又一口气吃完,再来一碗。

如此往复五次,徐秀已经七斤面下肚了。

这个饭量,让面馆老板都愣住了,见过能吃的,没见过这么能吃的,这人是饿死鬼投胎吗?

而徐秀也很好奇,自己的饭量怎么变得这么大。

算了,大就大点,老子又不是没钱!

徐秀从口袋里摸了摸,摸出来了一片金叶子。

这金叶子是之前在和珅墓,胡八一王凯旋装宝贝时候,自己随手掐了一把金银细软,当时徐秀也没细看,自己的大手抓了两把,有金叶子,金豆子,零碎小物件。

可当徐秀把金叶子拿出来时候,又愣住了。

这个东西如果拿出去,会不会被人发现自己盗墓的身份?

这个年代的盗墓贼,如果被抓到,起步可就是吃枪子!

这不行啊!

这时,徐秀注意到面馆的对面,有一家典当行。

徐秀道,“老板,我去对面换点零钱,很快给你付账啊!”

面馆老板看到大胃王徐秀要走,也不阻拦,甚至豪爽的道,“兄弟,就你这个饭量,高低这顿饭得给你免单!钱什么的,以后有缘再给吧!”

“哈哈!”徐秀道,“老板够意思,不过饭钱还是要给的!”

徐秀说着话带着行囊进入了对面的典当行。

典当行比起来古董店,要杂的多。

古董店只收古董,而典当行属于啥玩意都要,属于是真正的来者不拒不挑食。

徐秀走入典当行。

里面空间不小,少说百平方米,只是客人很少。

典当行里分两个柜台,一个柜台写着古董,一个写着凡品。

徐秀走到了古董柜台,很快的一个柜姐迎来道,“先生,您要卖什么古董?”

徐秀看着柜姐,念了三个词,“盘子,生手,横接吗?”

短短三个词,就已经把格局拉了无数个档次。

玩古董,得有几个常识。

古董货体积分大小,大的叫柜子,小的叫盘子,大名鼎鼎的京都潘家园意思就是盘子卖处,只卖小的,不卖大件。

古董货来源分明暗,明的就是传承货经过人手的开光货,暗的就是倒斗来的没开光的。

除此之外,古董买卖还有三手,杀手是黑货来路不正的古董,熟手是老货来路正常,而生手就是第一次出手的。

杀手货一般不接,除非你和老九门一样豪横不怕事,那随便搞,反正你背景雄厚你不怕对方找事儿。

熟手货一般你接不到,毕竟熟手熟手,都是熟人买卖内部交易,这种好货轮不到关系不清不楚的人。

只有生手有可能接到,生手么,顾名思义,第一次出售,大家都没底,也不知道这货价值,这时候就比赛人的眼力劲了,有能耐的,一夜暴富,没能耐的可能就原地破产了。

徐秀三个词翻译过来就是。

盘子,就是小件儿。

生手,就是第一次出手。

横接,豪横接吗?你们背景大不大?有钱没有?怕不怕事儿?

这三个词,就代表了徐秀是内行高手,是专家,让你们里面的高手出来接待我。

瞬间柜姐看徐秀的眼神就变得谨慎起来,“先生随我来,老板在三楼。”

徐秀满意点头,“带路。”

柜姐带着徐秀上了三楼,三楼之上古色古香,复古的檀香木装修,再加上金丝木家具,这让徐秀对于主人高看了几眼,这个品味,雍而不俗,有点水平。

三楼的客厅门外,柜姐带着徐秀刚走近门,就听到里面传来呵呵笑声。

“既然这样,那就劳烦崔掌柜了。”

“刘老说笑了,大家都是朋友了,这种忙不是应该的吗?”

客厅门开,两个人走了出来,一个谢顶的老头,一个中年西装男子。

中年西装男看到徐秀,好奇道,“小微,这人做什么的?”

柜姐小微急忙附耳把徐秀的话传递了一遍。

中年西装男顿时脸上满是喜色,笑呵呵道,“原来是大主顾啊,先生里面请。”

徐秀就被引入客厅。

此刻背后地方传来了那谢顶老头的声音,“老崔,是不是有宝贝了?”

崔老板听这话,笑道,“什么事儿都瞒不住刘老您的耳朵啊!这位小哥有点有意思的。”

刘老道,“这,我必须看看!如果合眼,我就拿走了。”

崔老板道,“这,这人家……”

刘老道,“抽成不少你!”

崔老板笑容满面,“那感情好,这边出,那边卖,我也省的压钱了!刘老进来吧。”

古董店里,刘老和崔老板坐在了徐秀对面,徐秀皱眉,“两位,谁买?”

谢顶老头笑道,“我买,崔老板给我掌眼!小伙子把宝贝拿来,我们过过眼如何?”

“这样啊!”

徐秀也没废话,从口袋里掏出来了一个小物件,放在了桌子上。

这小物件是布包裹的,外表看不出来什么。

崔老板抬手把那物件儿拿在了面前,打开了布条,里面出现了一个巴掌大小的水壶。

这个水壶,两个字,精致!

通体金铸,表层还有深蓝色的纹路,壶口上蓝色的纹路映衬五湖水,壶口下是四海波,壶嘴儿如龙,壶把如尾,壶耳泛光,真的是一个精致迷你。

这是徐秀从和珅墓搞来的宝贝,有一对,一个破损的,一个完好如初的。

徐秀的宝贝一放在桌子上,崔老板眼里就漏出不屑的目光。

崔老板打量着这水壶,念了一句,“五指壶?这东西不值多少钱啊!”

崔老板一句话,就直接开始习惯的打压。

这是商人惯例,什么东西都不会漏出来惊奇,只会先说你这东西太常见。

然而真的常见吗?

徐秀敏锐的发现,崔老板看的时候,双瞳内敛了一下,很明显,这是好货!

毕竟这个可是从和珅墓里带出来的,和珅俩字拿出去,能是凡品吗?

但是他这么说,只能有一个原因,打压价钱,商人套路,徐秀也懒得和他废话,徐秀自己心里有杆秤,你价钱不到位,我就走。

崔老板继续表演,“这个五指壶看起来还很新,估计也没多久,价格上不去,虽然保留的很完整,但是这个工艺偏向于西风,而不是东方风格,不行啊,这玩意不行啊!小伙子,我给你这个数!咋样?”

崔老板五根手指一晃。

徐秀没有动弹,甚至看都没有看崔老板的拙劣表演。

崔老板只能咬牙,装作为难的比划出来个七,“七万,最高了,再往高去,就没有了。”

徐秀没有多说话,抬手把五指壶给收了回来就要走。

一直没说话的那个谢顶老头道,“这个应该是乾隆年,郁金香使者进贡给乾隆的珐琅金五指壶吧!”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