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章 被会八国语言的黄皮子讨封

摸金校尉出手,那自然不同凡响。

胡八一踩着金砖,右手中飞虎抓猛地投掷了出去,抓在了铁门门把手上,然后轻轻运力,那门把手被作用,整个墓门吱呀作响,那墓门居然从里面开始朝外推了开来。

看到这一幕,不但胡八一人愣住了。

就连徐秀也脑门后直发冷汗。

卧槽,怎么会这样。

怎么门自己开了?

这时候,背后王凯旋颤抖的道,“两位大哥,蜡烛,蜡烛快要灭了。”

胡八一和徐秀回头,还真就是,那蜡烛就要被吹灭了。

一股肉眼难以查询的可怖阴气,扑面而来,这股寒气几乎冻住了人的脸颊。

王凯旋低声道,“老胡,这,这怎么办?蜡烛要灭了。马上就要灭了。”

胡八一死死盯着石门缝隙,试着要把面前的飞虎抓扯下来,可飞虎抓这回缠绕在了那门缝隙上,根本无法回来。

所有人的心此刻提到了嗓子眼。

眼看着那墓门里,黑影越发凝实,站在一侧的徐秀终于决定,开挂。

不开挂是不行了。

这里面肯定是非人类生命体!

“选择身份!”

“玉京仙贼!”

徐秀抬起了脸颊,眉心处一道肉眼可见的变形金色仙字弥光,整个人骨骼发出磕巴的脆响。

胡八一注意到了徐秀的变化,“大哥,你醒了?”

徐秀一把手抓住了胡八一手里的飞虎抓绳子,“给我掠阵!”

“好!”

胡八一虽说是摸金校尉,但摸金校尉擅长的寻龙分金,而不是墓穴战斗。

胡八一的战斗本领其实很是稀松平常,在发丘搬山卸岭摸金四大行里排名倒数第一都不为过。

而真正的战斗达人属于是四行里首屈一指的搬山道士,搬山道士顾名思义,可以把墓里的一切都搬走,不管是死的还是活的,哪怕是墓里有一座山,老子也能搬走,这就是搬山道士的超强战斗力。

此刻徐秀虽然没有搬山道人的威能,可右手中弥散出肉眼可见的涟漪,五重撼龙经的第一重已经全力开启,徐秀的力量大到了非人的强度。

在徐秀的蛮力下,墓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开始关闭!

而墓门外的蜡烛火焰,也开始不那么闪烁了。

眼看着铁门缓缓关闭,却就在关闭到一只手掌的距离时候,彭的一声!

下一刻里,徐秀手里的飞虎抓的绳索,断了!

是的,直接断了。

而且是被撕断的。

一只毛茸茸的爪子,从门后面探出来,不偏不倚,抓断了这绳索。

背后地方,蜡烛的火焰,嗖的一下,彻底灭了。

不详已经出现。

众人死死盯着铁门,压抑到死亡的氛围里,等待着怒命一杀。

胡八一,徐秀,王凯旋,各个压低了呼吸,憋一口气,和对面玩命。

可就在这个时候,背后地方传来了一道狗声。

“汪汪汪!”

“汪汪——”

“汪汪汪汪!!”

是狗吠声,狗吠声很大,而且不止一条狗。

随着狗吠声,后面传来了嘈杂的人声,乱糟糟的脚步声。

“在这里呢!”

“人都在这里!王教授!云明月队长!”

“这里有个坑!”

乱糟糟的声响里,徐秀看到那毛茸茸的爪子在往回缩,一时间,徐明心里发毛。

可徐秀不能怕,徐秀自己也是扮演过僵尸的,这个小场面,我怎么能怕?

而且,徐秀现在有一个更大胆的想法。

这个家伙,好像是怕狗。

是的,怕狗!

当狗吠声出现的时候,这个爪子明显的出现了后退。

而且从外边的声音来判断,徐明估计是小三爷为首的九门提督的人赶来了。

九门提督的脾性,进来怕是瞬间就能把这里主人的尸骨拖出去卖了。

而如果这个时候,我给它一条橄榄枝,我是不是可以把它的宝贝收入其中。

此时此刻,如果胡八一王凯旋知道徐明的想法,一定会骂徐明疯了,都什么时候了,你不想着逃跑,还想着图谋对面的财产?

然而,徐秀就是徐秀,徐秀不能因为危险就放弃了眼前的利益。

徐秀试着对系统道,“系统,能不能帮忙联系一下门后面的那位,我可以帮他们赶走这些盗墓贼。”

系统道,“已经释放出善念,等待对方回答。”

系统提示,对面表示需求您的帮忙,请求您立刻驱赶走这些盗墓贼。

徐明道,“我的酬劳呢?”

系统提示:“对面表示,里面的一切东西,包括它,都是您的,只求速度把这些盗墓贼赶走!”

徐明道,“很好。”

徐明冲着背后二人道,“此地是不祥之地!撤!”

胡八一道,“好!”

王凯旋抓着绳索朝上爬去,胡八一紧随其后,二人一边爬,一边朝着徐秀道,“大哥你跟上啊!”

徐秀看着二人,“好,你们先上去,我这就跟来!”

“大哥,跟上啊!”

“大哥,我们在上面等你!”

二人飞快往上爬去,就在二人看不见踪影的时候,徐秀一跃而出,朝着铁门窜了去。

那铁门轰然推开。

而在徐秀的面前,人立着一只,狸猫!

诡异的阴阳脸狸猫。

这狸猫半张黑脸,半张白脸,耳朵很长,人立在面前,让人后脑勺发凉,而从它修长的前肢来看,刚刚是它伸手抓断了飞虎抓!

而更诡异的是,它看着徐秀,张开了嘴,吐露出人言。

“后生,你说,我是像人?还是像神?”

这,这是讨封!

徐秀也是见过不少大场面的,看此情况,作为国际雇金牌佣兵,精通八国语言高手的徐秀,脱口秀了一口流利的十三区鬼子语,“人間が人間として生きていくのに一番大切なのは、頭の良し悪しではなく、心の良し悪しだ。”

徐秀心中暗想,讨封我?你也配?老子特么的搞死你!

然而更让徐秀懵比的是,对面的那狸猫却是张开嘴,同样流利的说出来了一连串的十三区鬼子语,“間っていうのは、いい時にはみんないい人なんだよ。最悪の状態の時にその人の本質が問われるんだ!”

徐秀气不过,又道,“You feel all that, then what do you do?NO, I do. I like all music. What do you like?”

老子飙英语,你还能跟上?

对面狸猫张口,居然也是流利的英语,“If you were a God, I am a human?”

徐秀懵了,卧槽你大爷!

不按套路出牌啊你!

徐秀还想说话,却感受到后脑勺发凉,心口发甜,暗道中招了。

就在紧要关头,徐秀切换了身份。

切换身份!

徐秀周身弥散出淡淡的尸气,阴气从双瞳弥散而出,灰黑色的双瞳里,化身鬼娃娃的徐秀,猛地一把手抽出来了背后的七星龙渊断剑,断剑呼啸,高声怒嚎,“老子看你像个三条腿的王八羔子!”

恼羞成怒的徐秀,直接切换身份不当人了!

七星龙渊断剑对着阴阳脸狸猫的脖颈,徐秀摆出来了鱼死网破之势。

阴阳脸狸猫瞬间怂了,甚至吓得当场念了一首诗,“五十年来梦幻真,今朝撒手谢红尘。他日水泛含龙日,留取香烟是后身。”

徐秀冷冰冰道,“你以为我会放了你吗?”

狸猫发声急切,“你就不想知道这墓里埋葬的是谁吗?她和丰绅殷德和珅是什么关系吗?我又是谁吗?我为何出现在这里?为何明明我可以杀了那俩摸金校尉,而我不杀呢?”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