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章 金砖铺路,绝阴度煞

迷彩皮革军靴踩在墓地上,风吹过耳边,发出呜呜的声响。

半空中,王凯旋看着下面的徐秀,“大哥,有没有动静?”

徐秀没说话,徐秀打量着下方新出现的机关墓门。

这是一面全新的墓门,墓门做工非常精致,雕刻的花纹应该是明清时期最流行的高浮雕雕刻技术。

这种高浮雕,有一个好处,那就是栩栩如生,制作的人像,都好像是走出雕像一样,给人特别的别样真实感觉。

而且高浮雕还有一个特点,那就是贵。

一般人根本用不起的,只有极少数达官贵人才会玩得起。

徐秀背后,灯光照亮了面前整齐无比的墓室,胡八一不住道,“这墓里藏了一个墓,墓主人是路灯上荡秋千,死都这么花里胡哨!”

噗通!

王胖子噗通一屁股坐在了墓地上,这一屁股摔得都开花了,王胖子眺望头顶的绳子,骂骂咧咧,“这卖绳子的人是不是骗人啊,说好十五米的绳子,结果就十二米,他么的三米的高度,差点摔死老子!”

“这年头,卖个绳子都能缺斤少两,以后再也不能在他那进货了。”

“疼死我了。”

胖子揉着屁股走向了面前,只看到面前徐秀和胡八一正认真的打量着面前的墓门。

老王乐呵呵的凑到了徐秀面前,贫嘴道,“大哥,你现在是疯还是不疯啊?”

胡八一瞪了老王一眼,胖子急忙道,“得了,您疯不疯随心情,我不问了,我看看这周围有没有宝贝。”

王凯旋看着旁侧墓门两侧墙壁上的浮雕,灯光在那些浮雕侍女的腰间心口不断停留,不住的道,“这和珅老贼,死都死了,怎么还画这么多的美人,他死了又带不走……”

胡八一看着墓门,念道,“要开门吗?”

徐秀看着墓门道,“开不得。”

胡八一道,“怎么说?”

徐秀指着面前的墓门:“这墓门是铁门,而不是像是石门,石门笨重,但是机关陷阱较少,而铁门就不一样了,铁门坚固的同时,更是人工锻造的,这样的门适合安排机关陷阱,如果贸然开门,里面窜出来一台塞门刀车,那咱们可就得挂在这里了。”

提到塞门刀车,几个人都内心机灵灵一颤。

塞门刀车这个东西给三个人都留下了太深刻的印象。

那可怖的杀伤力和咆哮的撕裂效果,可以说是噩梦级的机关大杀器。

胡八一道,“开不得,那就挖洞吧!”

王凯旋也道,“对啊,在门的一侧开个洞,咱们直接进去,我到想看看这墓里藏个墓,到底是哪路神仙能在和珅墓下面又修个墓!这么一来,和珅岂不是就是他的看门的?这人难道说是皇帝?”

胡八一看着墓门,踱步道,“皇帝?别开玩笑了。”

“清陵已经被盗墓之王孙殿英开了一多半。”

“大清朝皇帝除了极少数的,都被挖了,就连慈禧也被孙殿英拖出来鞭尸。”

“不过,能把和珅安排在上面,这的确是风水中的上乘大手笔!”

“绝非一般人能干出来。”

徐秀接着道,“我来之前查阅过和珅,这和珅据说除了精通溜须拍马之术,还擅长察言观色,用方士的话说,这人会看相。和珅的看相本事和看人能力是超人一等的,属于是已经修行有果,入了道的水平。”

“而和珅除了看人可以,看风水也是一手。”

“他在四九城的那个府邸,从他当上偏将军开始,一直做到军机首辅大臣,那个府邸都没有换过位置,甚至可以说,里面的摆设家具也都没有变换过。”

“曾经又一次和珅的官家动了和珅的一株植被,就被和珅直接水葬埋了。”

“足以看出和珅在风水方面是很有一套的!”

王凯旋看着侃侃而谈的徐秀,低声道,“老胡,啥是水葬啊!”

胡八一残忍笑道,“就是把一个活人,封入棺材里,然后沉入水里,在水下七七四十九日后捞出来,这人就成了祭品,就可以埋葬到之前被他破坏的风水地方偿还罪孽!这是一种很残忍的风水弥补方法,很多年前就被淘汰了。”

王凯旋机灵灵打了个冷颤,风水之术在王凯旋的眼里,就是几个老仙指点江山,然后喝点小茶骗个钱财。

王凯旋可没想过,风水居然如此残忍,风水弥补的水葬法是拿活人命偿的。

胡八一又道,“可即使这样,他自己挑选的风水宝地下却被人暗藏玄机,这也是窃取气运,灭人祖坟的大逆不道的事情啊,到底是何人所为?”

徐秀道,“有没有一种可能,和珅知道下面有墓,故意在上面修的墓?”

徐秀这一句话出口,胡八一愣住了,这个逻辑,胡八一还没想过。

不过细细一想,徐秀说的非常有道理。

首先,和珅会风水,和珅懂风水。

一个懂风水的军机首辅大元,还是大清朝的一把手大佬,朝堂大哥大。

和珅怎么会容忍别人在自己墓下搞事情?

就是风水先生想骗和珅,也不可能做到!毕竟和珅自己就是风水师。

那就剩下了一个结果,和珅故意把自己的墓盖在了上面,和珅甘愿成为对方的守墓人。

如果这么来看,就会让人对这墓更加期待和敬畏。

什么人的墓,能让和珅不惜把自己墓修在外边,死后日夜守护?

这和珅守护的墓的里面,又到底是谁?

总该不会是乾隆吧!

王凯旋忍不住道,“想来想去是没结果的!把门开开,一切都水落石出了。”

徐秀点头,“有道理!”

胡八一道,“等下,我点个蜡烛。”

胡八一抬手拿出来了一根蜡烛,打火机点燃蜡烛,放在了东南角。

蜡烛光芒熠熠放亮,徐秀看了一眼那东南角的拉住,心里嘀咕,这东西靠谱不?

而此刻胡八一又开腔,“这地方看起来不是善地,妥善期间,金银铺地!”

听到这话,王凯旋不乐意了,“老胡,你能不能省点钱?动辄就金银铺地,金银铺地那是真金白银,而且铺下去,这些金银就废了,你特么知道不知道这要多少钱!”

胡八一没搭理王凯旋,抬手从口袋里拿出了一些金银之物,丢在了地上,然后踩着金银之物,朝着墓门走去。

徐秀看着胡八一的举动,内心是明白的,金银铺地这个是有传统的。

风水以为,五行之金隔阂阴阳,金砖铺地,可以防止地气和阴气汇集,也可以隔断阳气外泄。

所以很多棺材都有压金砖,给死人口含金子的传统。

胡八一这么做,也是防止尸变,惊尸。

是很专业的做法。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