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章 这粽子,齁毒齁毒的

“磕巴轰隆——”

“啊!救我!”

下场的墓道里,修罗地狱一般。

塞门刀车冲杀之处,所有的活人也好,死人也好,重新被犁地犁了一遍,尸体被绞碎,骨头被碾碎,疯狂驱动的钢铁转轴车轮下,无数的尸骨化作肉泥。

王教授亲眼看着自己的助手被塞门刀车直接碾碎成了肉沫,除了助手的一只手还死死的抓着自己的手,什么都没留下。

王教授抓着断裂的助手的手,朝着前面狂奔。

而在他前面的是王凯旋,胡八一,大金牙。

三人越跑越快,三人中一些人开始把身上的保卫服装给撕碎了下来,漏出来了里面的衣服。

这么一来,就出现了尴尬的一幕。

奔跑的黑名单人员恍然发现自己要抓的人,居然和自己一起逃跑。

“是他们,是盗墓贼!你们居然冒充我们的人!”

“冒充怎么了?爷爷在此!有种抓我啊!”

“盗墓贼,你别嚣张,等塞门刀车停下,打死你!”

“来啊,打死我,擦你大爷,今天不打死我你是我孙子!”

“嚣张你大爷啊!你们这群见不得天日的盗墓贼,吃枪子儿吧!”

“我们盗墓贼见不得天日?看看你们黑名单干的破事儿,你们不一样盗墓吗?说出去一起吃枪子儿!”

“……”

众人一边对骂,一边狂奔,这个场面,要多精彩有多精彩。

终于面前地方出现了个相对狭窄的偏墓门道,众人急忙窜了进去。

巨大的塞门刀车轰的一声撞击在了偏道的外侧石门上,一时间,众人安全了许多。

而抓着徐秀胳膊的云明月美眸泛光,死死看着三个盗墓贼胡八一潘子和大金牙,“塞门刀车机关是不是你们三个盗墓贼触发的?想害死我们人!”

王凯旋怒道,“喷人栽赃还要讲个证据,云队长开腔就诬陷我们,不愧是当官的啊,好大的官威啊!”

云明月道,“栽赃?你们几个人的身份我还不清楚吗?摸金校尉!盗墓贼中的祖师爷级盗墓贼!这和珅墓就是你们开的,你以为我不知道吗?信不信我现在结果了你们!”

“结果我们?”大金牙笑了出声,“你们现在才几个人?还这么嚣张!”

云明月指着周围人,“带上王教授,我们还有六个人!怎么着,解决不了你们三个吗?”

“哈哈哈!”大金牙指着云明月身侧的徐秀,“想屁吃呢!还六个人?告诉你吧,这位是我们摸金校尉的大哥!我们是四个人,你们撑死带上教授也就五个人,教授那个战斗力,不拖累就很不错了,还和我们过招,你想屁吃呢!”

云明月一愣,看着身侧的徐秀,“你是他们的人?”

徐秀低着头不知道在想什么。

云明月还想问话,突兀的自己不远处地方一道道风吹来,绿色的风呼啸而来,原本对盗墓贼横鼻子竖眼的黑名单队员,噗通一声倒下了一个。

倒下的队员,脸上流脓,七窍流出来绿色的血,身上飞快的生出来了一道道肉眼可见的绿毛。

“是毒气!”

“尸气,快防毒面具!”

众人纷纷带上了防毒面具。

大金牙道,“好了,这下是4V4了,这次真的公平了。”

王凯旋急吼吼,“公平你大爷啊!是毒气,快走!”

“走?如何走?门被塞门刀车堵住了!”

“这塞门刀车少说十几吨,靠,根本推不动啊!”

“怎么办,后面有毒气,前面塞门刀车,咱们是要在这里被毒死吗?”

众人不知所措的时候,胡八一高声,“不妙,看!”

众人朝着胡八一指着的后方看去,那尸气毒气弥散而来的方向,出现了一个黑影,黑影仿佛是被水泡过,很大,足足有两米多高,它一瘸一拐的,右边身躯膨胀滴落着液体,左边身躯却瘦骨嶙峋,头颅是常人的三倍大小,可怖的巨口吞没,一道道的毒气尸气就是从他的嘴里吐露出来的。

大金牙的头发刷的一下直接竖了起来,声音颤抖,“大,大粽子!快跑啊!”

大金牙一个回身,一头撞在了塞门刀车上,脑袋撞出了血,噗通躺在了地上,没了动静。

王凯旋看着走来的大粽子,咽了一口唾沫,“老胡,怎么办?”

胡八一拿出来了黑驴蹄子,对着云明月吼道,“云队长,现在不是特么的内斗的时候,这玩意要是不死,大家都得死,合作一把,我去把粽子引开,你开枪,把粽子的关节打断!”

云明月道,“好!我今天就和你们盗墓贼合作一把,第一把,也是最后一把!”

“说的和你很委屈一样!”王凯旋不悦道,“你可以不合作啊,把枪给我!”

云明月把枪对准了王凯旋,老王脸色急忙平缓,“开玩笑的了,云队长何必和我一般见识,大家都是人类,陷入这个绝境,应该相互帮忙,战胜粽子,而不是搞内斗!”

“别废话了,我去了!”

胡八一右手中嗖嗖旋转,只看到胡八一手里对着驴蹄子抹了抹,这黑驴蹄子上面有些鲜红,那是朱砂。

胡八一把抹红的驴蹄子直接丢了出去。

胡八一的这个黑驴蹄子和朱砂都是有考究的。

黑驴蹄子可不是养殖场的那种阿胶驴,而是走过千里地的老驴蹄子,道上也叫千秋蹄。

这朱砂更是十年红尘经历的老朱砂,也叫十丈软红尘。

这两种东西的阳性之大,骇人听闻!

朱砂黑驴蹄子一下子塞到了那满脸腐肉半身骷髅的大粽子嘴里,瞬间大粽子嘴里的毒气呲呲作响,阴阳冲击,极致的黑驴蹄子朱砂和极致的粽子尸气冲击,爆炸就发生了。

整个烂脑袋炸裂开来!

巨大的脑壳冲击力下,碎肉尸块漫天飞舞。

整个墓室道内经历了一场无差别的冲击波轰击。

轰的一声,云明月,老胡,老王,王教授,没有一个能站着的了。

云明月揉着太阳穴,艰难道,“这,这算是结束了?”

然而胡八一道,“完了。”

随着胡八一的话,迎面地方只看到那没有了脑袋被炸在地上的大粽子,居然,又慢慢的爬了起来,它庞大的身躯疯狂的战栗,它又站起来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