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章 内家真气,塞门刀车

然而王凯旋话音未落,只看到那些爬出尸鳖群的墓墙缝隙里,一道道黑光呼啸而出。

乌黑的光芒,在这狭长的墓道里,罗织出来一道密不透风的夺命罗网。

血光,暗弩,挣扎的身躯,措不及防的惨嚎。

一瞬间,墓道里,如修罗地狱。

刚刚还是歌舞升平的考古,瞬间进入了修罗盗墓。

大批的黑名单执法队员甚至没有发出声音,就噗通噗通一个个的倒了下去。

血顺着墓道,流淌在了胡八一的脸颊上,老胡脸色平静,念了一句,“考古是请客吃饭,盗墓可不是,是会丢小命的。”

王凯旋全身哆嗦,“老胡,差点就没了,大家都没事吧。”

王凯旋不远处,徐秀和大金牙抱在一起,也躲的低低的。

“救救我!啊!”

王教授一条腿被击中,暗弩力量极大,直接穿过了王教授的大腿,把王教授戳在了地面上。

眼看着更多的暗弩朝着王教授面门杀来。

紧要关头,执法队队长云明月一跃而出,手中一把三尺白刀,刀身若玉似琉璃,云明月反手抽刀,猛地一劈,直接就把那王教授的腿给砍断了!

“啊!”

王教授惨嚎一声。

而云明月看也没看直接抓着王教授躲到了角落里,又在王教授的身上丢了几个黑名单的尸体当盾牌。

云明月自己却是环顾左右,手中长刀翻飞,她居然可以在这暗弩箭雨里游刃有余的走动。

而且,她还走到了徐秀和大金牙身旁。

这可让本来爬桥看水流的王凯旋和胡八一紧张了起来,王凯旋道,“卧槽!老胡,那个云小妞儿,要发现徐秀了。怎么办?”

胡八一看着一道道的暗弩贴着鼻梁飞过,只能念了一句,“生死有命,富贵在天,看他的造化了。”

云明月一个飞闪,窈窕身影飞过徐秀身侧,这一刻云明月和徐秀之间的直线距离不超过十米。

徐秀细细的看到,云明月的身上裹了一层说不出来的神秘的气。

这股子气,像极了一种剔透的韧劲儿十足的透明劲儿。

就好像是一层气泡。

非常的坚韧!

云明月并不是身法过人躲过了那些暗弩。

而是那些暗弩在戳到云明月身上的瞬间,被云明月身上裹的这一层韧劲儿十足的透明气泡给弹偏了弹道,从而朝着别的地方弹飞过去。

也就是说,但凡射向云明月身上的暗弩,都会回馈给她的队友。

越靠近云明月,那么死的就越快。

想到这里,徐秀突兀意识到,卧槽,这娘们好像朝着我来了!

是的,云明月正朝着徐秀而来,她似乎发现徐秀那个地方是死角了,她也要来躲避弩箭。

说是迟,那时快,徐秀一个闪身飞了出三米多远,滚落在地。

云明月不偏不倚正好落在了徐秀之前的位置,云明月身上的那股子气泡护体下,那些落在云明月身上的弩箭嗖嗖嗖的都落在了大金牙金爷的身上。

“嗷——我的屁股!”

大金牙此刻惨嚎一声。

云明月看着身侧被自己连累的大金牙,眉头皱起,一脚踹过去,大金牙头一歪就昏了过去。

黑暗的墓道里,灯影错乱,云明月和徐秀对视,这一刻,徐秀更发现,云明月身上的那股子剔透的气泡消失了。

云明月似乎元气大伤,站在那,小脸绯红,不住的喘息。

徐秀不是很慌了,徐秀看着云明月,眼神熠熠,这一刻徐秀有两个选择。

第一个选择,杀了云明月!

第二个选择,结交云明月。

在这个关节点,系统给出了提示。

“系统提示:此女身上气数颇大,结交比杀了获益更多。”

徐秀听到系统的提示,不由得好奇道,“气数极多?什么意思?”

“系统提示:此女气数极大,有资格成为雇主,如果此女给你颁布任务,你可以从本系统这里获得奖励。”

徐秀听此,不由得道,“系统,你这个挑选雇主是有条件的吗?还是说随机的?”

系统提示:有严苛的条件,每一个雇主颁布任务,都要支付大量的气数,而这个气数,雇主自己是看不到的,只要宿主完成他们的要求,系统可以自动剥离掉他们身上的气数,把气数兑换成各种奖励补偿给宿主,让宿主不断变强。

徐秀明白了,徐秀道,“说来说去,你这个系统是气数掠夺系统?”

“系统提示,可以这么说,但也不完全是,准确的说是盗墓气数终极系统。”

就在这时,前面传来女声,“喂,那个新来的!”

徐秀回过了神来,喊自己的正是云明月。

徐秀急忙道,“那个,队,队长,你,你没事吧!”

云明月道,“还好,我的内力真气消耗完了,你那有水吗?给我一瓶水。”

徐秀急忙拿了一瓶水递过去,“给。”

云明月接过来水,大口喝了起来。

徐秀道,“队长刚刚用的那招是真气内功?”

云明月看了一眼徐秀,“你这么聪明,希望你能保留这个秘密。”

徐秀道,“当然,队长对我恩重如山,我一定会为队长保守这个秘密的。”

云明月靠着墙壁,看着自己足足一百多人的队伍,顷刻之间,能站着的不超过三十个,玉容大变,这一次任务不管抓没抓到那几个盗墓贼,都已经宣告失败了,只要回去,就会挨处分,如果不想降职,就必须找到那些盗墓贼口里的和珅墓之中的神器。

就在云明月思忖时候,一侧的徐秀念道,“不好!”

云明月道,“怎么了?”

徐秀一把手抓着了云明月的手臂,朝后面跑去,“快跑啊!”

云明月不解徐秀的操作,可她还是朝后看了一眼,就这一眼,云明月的吓得玉容苍白。

只看到背后地方,那高不过三米,宽不过一丈的墓道里,之丫丫的声音穿彻而来,整个墓道地动山摇,而在墓道的尽头,一只长相狰狞的机关牛车冲了过来。

这机关牛车把墓道塞的满满的,通体布满了朝前的锋利长枪,它的速度越来越快,它锋利的车轮给墓道两侧带出来沟壑,它的车顶和车底把墓道上下占满。

可以说,这就是一台墓道版的战争兵器——塞门刀车!

徐秀只觉得抓后的云明月速度猛地加快,然后,徐秀就看到了云明月抓着自己的胳膊朝外跑,一边跑,一边高声,“走啊!”

云明月是内家高手,这猛地加速,把徐秀拖的和死狗一样,疯狂的在地上摩擦。

云明月不远处,同样的胡八一王凯旋也是抓着大金牙疯狂朝外跑。

整个墓道里,一片哀嚎,那些还受伤的执法队员,还没回过神,就直接被塞门刀车碾成了肉泥……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