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章 细思极恐,真·大哥来过了

走近了,四五个黑名单执法队人员低声窃窃私语。

“不得不说,大姐头还是技高一筹啊,那些个盗墓贼打死也不会想到,我们会跟过来!”

“大姐头这个智商,这个办事能力,以后铁定是往上面去的!”

“只是可惜了,大姐头明明可以靠脸吃饭的,偏要走技术流,哎我要是有大姐头那身段和脸盘,我躺着赚钱!”

“得了吧你,哈哈!”

四个人笑着,笑着,噗通,噗通齐齐倒了下去。

黑暗里,四个人站了出来,王凯旋玩转折一个吹针,得意洋洋的道,“老物件关键时候也是有用的!”

大金牙看了看倒下的人,“不会死人吧。”

“死个锤子。”王凯旋道,“最多昏迷两天自己就会饿醒了,咱们快点把衣服扒下来,进去吧!”

“这个衣服比较大,我胖,我来穿!”

“这个给你老胡!”

很快的四个人都换上了一套黑名单执法队的服装,就连徐秀也安排上了一套。

胡八一抬手,朝着盗洞一示意,众人跟随胡八一走了进去。

低矮的盗洞,还可以看见三天前潘子老王爆炸留下的痕迹,四个人跟在里面,很快的就听到了前方黑名单执法队的声音。

“前面走慢点,后面的跟上!”

“不要走丢了,这个墓的地宫不小!”

“这盗墓贼们也都是人才啊,看看这些盗洞挖的水平,笔直笔直的,一点拐都不带的。”

“这说明,这些盗墓贼里有高手,懂的趋吉避凶,最快效率找到主墓室。”

而在队伍的最前面,赫然是之前抓徐秀的那个黑名单队长云明月,云小姐。

云明月的身侧还跟着两个人,这俩人一个年轻点,一个稍显年长,二人都带着眼镜,身上的衣服也是工作服,心口还有个徽章,写着中部博物研究所的字样。

王教授此刻正围观着一扇坍塌破坏掉的墓门,整个墓门被人从中间直接以暴力的方式破开了个口子,口子也不大,只有一个拳头大小,然后那石门一半直接就倾塌在了地上。

旁侧中年男子助手拿出来了一个卷尺,对着上面的痕迹测量了起来。

云明月走在前,一边道,“王教授,怎么样?有线索吗?”

王教授眼神内敛,“是个内家高手。”

云明月皱眉,“内家高手?”

“嗯。”王教授指着那痕迹,“这门上的裂痕,实际上是用了三掌,第一掌是试探,第二掌是直接击碎了石门,第三掌直接把半个石门给轰在了地上。”

“三掌就足以把石门给轰趴下,足以看出来,这人的内力已经到了一个凡人望而却步的程度。”

云明月听着王教授的话,细细端详,还真就是如此,三掌开了个石门。

王教授的那个中年人助手道,“这人还很精通机关术和建筑机构学,这个墓门上面是有飞来石的,而他如果贸然推门,飞来石落下来,直接把他砸死,这个时候,只有一个办法,那就是门开一半,用另外一扇门顶着飞来石,他就可以进入了。”

云明月道,“那,这人离开了没有?”

王教授道,“暂时还没有看出来他有离开的痕迹,而且,向他们这种级别的盗墓贼,一般来说很少原路离开,以我对这种老手的了解,他们会选择新的地皮软的天顶直接开个新路出去。”

云明月道,“这个用新路老路还有讲究?”

王教授笑呵呵的道,“当然了,云小姐是科班出身,不知道是正常,这样给你讲吧云小姐,一般来说墓里面的机关分两种,一种是进去的机关,一种是出去的机关,正常的墓室都是进去机关多一点,出来没有机关,但是一些阴损的墓,特别是生前墓主人很聪明的墓,都是进去没多少机关,出来机关多,所以很多盗墓贼就会选择进去之后不按照原路返回,不给墓主人可乘之机,剑走偏锋弄个新盗洞出去。”

“而像和珅这种级别的聪明人,这个墓是和珅在他活着的时候就开挖的,所以回来的机关会更多点。”

旁侧一个黑名单执法队员道,“如果和珅真的聪明,怎么没料到自己被嘉庆抄家啊!”

王教授叹了一声,“人心难测。”

云明月道,“走了!后面的人跟上!”

众人纷纷跟了上去,队伍最后面的四个人走过石门,四个人里,俩人都懵了。

王凯旋看着撑在半空中的飞来石,喃喃念道,“不对啊,大金牙,这不对啊!”

大金牙道,“怎么不对了?”

王凯旋指着被撑在门上面的巨大飞来石,“我记得很清楚,当时飞来石是落下来了,飞来石距离我们只有贴脸的距离,我和潘子差点就被飞来石压成了肉饼,关键时候,大哥出手了,大哥把我们救了,我记得很清楚,飞来石是落下来了,怎么又上去了?”

大金牙挠着头道,“会不会是,这有机关,把飞来石顶上去了?”

“不可能!”胡八一道,“飞来石都是在造墓之前存在的,造墓之时留下的,落下就再也抬不起来了,除非说,老王你糊涂了,你记错了。”

王凯旋急了,“我没记错,我当时记得这个飞来石真的就落下了,差点把我和潘子大金牙一起送走,大金牙你给老胡说啊!”

大金牙尴尬的搓着手,“那个胖爷,我全程昏迷,我最后是被潘爷救出去的,我真记不得这事儿了。”

“哎呀你!”王凯旋气的不行。

胡八一却道,“行了,追究这个没意思,进去看看就知道了。”

大金牙也道,“对啊,进去看看,啥都清楚了,走!大哥,大哥,你干嘛呢,你趴在那看啥啊,走!”

大金牙拉着徐秀,朝着里面走去。

徐秀此刻心里掀起了惊涛骇浪。

王凯旋记得飞来石是落下的,徐秀是亲眼看到的。

徐秀是亲眼看到飞来石落下了,自己在飞来石下救了他们。

可现在,飞来石被撑了上去,这怎么可能?

而且,从石门上的痕迹看,系统提示,这个门是被内家机关高手破解过的。

而这种高手,黑名单队伍里是不会有的。

那只剩下了一个结果,这个墓在自己几个人离开后,又有人来了。

而且对方很厉害,直接就把飞来石抬起来,用门扛住,破开石门冲了进去。

这么说来,除了自己这方面,黑名单执法队,还有第三方势力进入了和珅墓。

第三方是谁?

徐秀想到了一个人。

那就是留下和珅墓线索的那个真正大哥,那个十一仓管理员,那个风衣大哥可能在自己几个人离开后,他来了。

而他没有留下离开的痕迹,说明,他可能还在墓里。

那系统提示的战斗痕迹余波,是不是说,真·大哥十一仓管理员和和珅战斗了?

徐秀此刻心里谜题越来越多,也越来越大了。

不单单是和珅墓,还有盗窃和珅墓的三方人马,到底谁是螳螂,谁是黄雀,谁是蝉?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