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章 重整旗鼓,再赴和珅墓

“老板,三大碗牛肉粉!再来一大盘酱骨头!”

“大哥,嗦粉了!你别乱叫啊!”

“嗦完粉,咱们就去干活。”

一家不大的苍蝇店里,胡八一王凯旋找了个包间,准备吃点饭,然后等到晚上,再去和珅墓。

他俩原想着把疯子徐秀留在家里,可想了想,要是徐秀跑出去,或者说大喊大叫引起周围人的注意力,那就坏事了,窝藏灵匠,这个可比窝藏盗墓贼的罪孽深重的多,如果吸引来治安署调查科的,到时候顺藤摸瓜抓出来二人之前的摸金校尉身份。

大家就等着排队吃花生米吧。

没办法,胡八一王凯旋对徐秀只能走到哪儿带到哪儿。

好在二人发现,徐秀这个疯子,只要不提起你叫什么,你从哪儿来,你家是哪儿这些敏感问题,徐秀还是很冷静的,尤其是在对待男女感情问题方面,你只要提,他就敢说,而且说的有条有序,就和一个感情大师一样,根本看不出来他是个疯子。

“在我看来。”徐秀坐在位置上,高谈阔论,“男女问题说到底就是一场误会,一场荷尔蒙触发的错误误会,及时修正,回归正途才是王道,有道是,世间文字三千个,唯有情字最杀人!这爱情啊,比黄赌毒还要上头,是断不能沾染一丝一毫的……”

胡八一和王凯旋面无表情的看着徐秀高谈阔论,二人只顾着低头嗦粉。

徐秀看二人不和自己说话,就声调拉高了十分,“爱情,就是一座围城,外边的人想进去,里面的人想出来……”

徐秀的声音瞬间回荡整个小饭店,一时间屋子里嗡嗡作响。

胡八一急忙把酱大骨推到了徐秀面前,“大哥,男女话题晚会聊,先吃饭啊,吃饭,这是腰子,你最喜欢的腰子……”

徐秀一把手抓住酱大骨,吃的不亦乐乎,一边吃一边道,“腰子,我喜欢吃腰子……”

王胖子看着徐秀,低声道,“老胡,你说这大哥是不是之前受到过刺激,对感情这个东西怎么这么执拗啊!”

“应该是受到过刺激。”胡八一道,“而且,受到的刺激还不小,人都疯了,还能对男女之事这么偏执。”

王胖子道,“今晚上的活儿,你有几分把握?”

胡八一抿了一口茶水,嘀咕道,“难说,这个墓我也没去过,也不知道墓的来路,墓的年代,现在是一份把握都没有。”

王胖子道,“这和珅墓是大金牙给我找的活儿。”

“大金牙?”胡八一道,“就是三万块钱卖给咱三三个摸金符的那个肺痨鬼黑商?”

“就是他!”王胖子道,“上次的时候,我在潘家园遇到了这厮,他被我抓到了厕所里一顿收拾,然后就给我说了和珅墓这个线索,他还说这里面有神器,我担心他使诈,就带了他找了一个帮手潘子,三人去了。”

胡八一道,“那大金牙有没有告诉你,他是怎么知道这墓的?”

王凯旋摇头,“这个他没说,不过有一点可以确定,他说他这个消息来路也不正道,让我别多问,多问会丢小命的。”

“你啊!”胡八一气的戳着筷子,“这种消息来路都不明白的活儿你也敢接,你属虎的啊!祖传买卖第一条,消息来源要可靠,要清楚,如果这都搞不清楚,这个活儿打死也不能接,你忘了吗?”

王凯旋脸色颓败,“我没忘啊,可是咱们这不是揭不开锅了吗?您老爷子天天一躺,颓废不当人,可咱们店铺的房租谁来缴?水电费谁来缴?吃饭的伙食费呢?我不得想办法搞钱吗?现在治安署查的这么厉害,潘家园都关停了,我不走老买卖,咱俩是真会饿死的!”

王凯旋说的句句属实,生活费方面一直都是老王补贴胡八一的,要不是老王,胡八一现在可能去睡下水道了。

灵州城这破地方挨着四九城,别的不敢说,生活费开支绝对是高的雅痞。

胡八一沉默嗦粉,心里明白,今晚上不管如何,都要倒腾点东西出来,要不就真的揭不开锅了。

就在这时,饭店外传来了一个熟悉的四九城老炮声音,“一碗粉!”

“呦!这不是胖爷和胡爷吗?”

“怎么今天也在这里嗦粉啊!”

胡八一和王凯旋抬头,来者不是别人,正是大金牙。

大金牙呲着牙,手里盘着一对核桃,笑容满面,“两位,咱们昨天才分开,今天又遇到,真是有缘分啊!”

王凯旋瞥了一眼大金牙,“少在那装!是你专门找我们来的吧!”

“嘿嘿!”大金牙笑道,“瞒不住胖爷,我还真就是来找你们的!对了,这位是谁啊!怎么看着,这么眼熟!”

大金牙看着正在啃酱大骨的徐秀,若有所思,“呦,我想起来了,这位爷,不是那个发丘天……”

胡八一急忙盖住了大金牙的嘴,“别声张。”

大金牙急忙的点头,低声道,“不是我说二位爷,你们怎么把这个大哥找到了?我正想联系你们一起去找这大哥呢!”

王凯旋就把胡八一开车,车里没刹车,一车头把大哥撞失忆精神病的事情说了一遍。

这一说完,瞬间大金牙思密达了,大金牙看着胡八一,“胡爷,我怎么说您呢,就您那车技,那就是马路杀手!您的驾照都是买的,您怎么有胆子上路啊!”

胡八一怒道,“你以为我想吗?当时治安署黑名单执法队就他吗追在我屁股后面,我要是不躲进去,现在已经吃花生米了!”

王凯旋打和道,“行了,少说几句了。”

大金牙只能叹了一声,“哎,怎么说呢,流年不顺就!”

胡八一道,“和珅墓的消息,你哪儿来的?”

大金牙嘀咕道,“道,道上一个朋友给的。”

胡八一点了一根烟,不怀好意的看着大金牙,“道上朋友?你是不是觉得我不是道上的?”

大金牙看此,只能摊牌,“我说吧,是,是我捡的。”

胡八一道,“捡的?”

“嗯。”大金牙道,“你们也知道,我喜欢去当铺开古董盲盒,这消息就是盲盒里开的。”

胡八一和王凯旋齐齐对视,不明觉悟。

这特么开盲盒也能开出来和珅墓的消息?

你的这运气是狗屎运吗?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