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章 金盆洗手?那个盆是偷的!所以金盆洗手不算!

一道敲门声传来。

“开门!”

“查水电!”

胡八一和王凯旋对视,二人都听的出来,门外是治安署的人。

这个时候,如果暴露,那三人都是要吃枪子的。

胡八一使了个眼神,王凯旋急忙的走了去,床头柜的抽屉一拉开,床铺下沉,床榻上昏迷的徐秀顺势下沉到了地下,地板恢复原样。

很快的上面传来了急促的脚步声和交谈声。

“有没有看到这个人?”

“没有。”

“真没有?我们看看!”

“我们是做小本买卖的,这些都是不入法眼的五金工具,都是些农具,有啥好看的。”

“该搜查还是要搜查的,还有,你们这些农具该收拾收拾一下,这满身是土怎么卖得出去?走了,走了!”

很快的治安署的人离开了,胡八一擦了擦额头的汗水,就在这时下方传来了踹地板的声响。

胡八一急忙的道,“快,把人放出来啊!”

机关扭动,徐秀又出来了,徐秀此刻已经醒来,双瞳血红,狂暴不安的锤着床头,“水,水!给我水!”

胡八一看着癫狂状态的徐秀,急忙拿了一壶水,“给,大哥!”

徐秀看着胡八一,眼神放光,“你,你,你是谁!”

徐秀这一句话让胡八一摸不着头脑,胡八一道,“大哥,你,你不记得自己是谁了吗?”

徐秀道,“我,我,我是谁?”

王凯旋也凑了过来,看着面前的徐秀,试着道,“发丘天官大人?你,你不记得你是谁了吗?”

徐秀看着王凯旋,眼神盯着了王凯旋腰间的匕首。

唰——

残影弥散!

王凯旋急忙去抓自己腰间匕首,可徐秀更快,徐秀的手握住了那匕首,匕首上寒光熠熠,吹毛可断的百炼好刀!

王凯旋和胡八一看着徐秀拿着刀,齐齐后退,二人不住的道。

“大哥,你冷静!大哥,我们是自己人!”

“大哥,我们没有害你的意思!”

“大哥,刀放下一切好说话。”

然而徐秀却低下了头,徐秀看着自己的腰间,提起了匕首朝着腰间一戳,“我请你们吃个腰子!”

刺啦——

血飙了出去,徐秀朝着自己腰子戳去。

这一幕,看傻了胡八一和王凯旋,二人急忙一人把徐秀按在地上,一人把刀夺走,然后胡八一用五花大绑把徐秀捆在了床榻上,任由徐秀挣扎,俩人也不再搭理。

二人走了出去,此刻,都有点迷茫。

王凯旋道,“老胡,你看看你办的好事,一个撞,把一个好好的发丘天官撞成了失忆带精神病!这下怎么搞?”

胡八一揉着头发,“鬼知道会这样!我看他体格很壮,寻思着没问题,谁知道失忆了。”

“失忆和体格能有什么关系?”王凯旋挥着手,“你看过连续剧没有?多少人一撞车就失忆,你不知道吗?你就说吧,现在怎么办?”

胡八一道,“要不找个精神病院?”

王凯旋犯了翻白眼,“咱俩有钱吗?”

胡八一道,“那也不能交给治安署啊!交了治安署,咱俩都得吃枪子。”

王凯旋想了想,“这人的失忆症和轻度自虐分裂式暴躁精神病是你干的,咱们就要负责,这样吧,咱俩去搞点钱,把人送入精神病院治疗,你看怎么样?”

胡八一想了想,“我看行!怎么搞钱?”

王凯旋道,“重操旧业。”

“你疯了!”胡八一道,“我给你讲过很多次了,我们金盆洗手了!”

王凯旋气恼道,“金盆洗手,金盆洗手,金盆洗个屁的手!我实话给你说吧老胡,那个金盆洗手的金盆,是我偷的!所以,金盆洗手不算!”

胡八一呆呆的看着王凯旋,“盆,盆是偷的?你骗我!”

王凯旋坐在了门槛上,骂骂咧咧道,“你当年被雪莉杨迷的五昏三倒的,一点主见都没有!雪莉杨一点点感情攻势,你就把持不住,就要退隐江湖!我当时想阻拦你,可是你不听,雪莉杨那女的又非要说和你远走高飞,二人长伴,你就上了女人的当,就金盆洗手了。”

“可是,作为兄弟的我,我能看着你上了女人的贼船吗?”

“那必须不能,所以,我就留了个心眼。”

“哪天咱们去二爷庙金盆洗手的时候,你们让我去买个金盆,我就没去买,我去偷了个金盆。”

“按照二爷庙的规矩,如果金盆是偷来的,那么这个金盆和金盆洗手的誓言都是无效的!”

“所以,现在你明白吗?我们这么重操旧业,是不违背自己誓言的。”

胡八一听着王凯旋的劝说,沉默的坐在那,一句话不出声。

王凯旋挥舞着胳膊,“你还在想什么呢!我告诉你,现在咱们就有一个大墓,和珅墓,这个墓里有大宝贝!正儿八经的大宝贝,是灵器,仙器,神器!只要干了这一票,咱们就能摆脱现在的困境,到时候吃香的喝辣的,不好吗?”

胡八一道,“我觉得还是不要盗墓的好。”

就在王凯旋想要摔门而走,门里面被捆在床头的徐秀,却念了一句明朗的话语,“他不是放不下誓言,他是放不下一个女人。”

此言一出,胡八一和王凯旋齐齐回看向了徐秀。

二人用怪异的眼神看着徐秀,齐齐发问。

“大哥,你不是失忆了吗?”

“大哥,你精神病好点没有?”

徐秀道,“我没失忆!我怎么会失忆?”

王凯旋欣喜若狂,“那大哥你叫什么啊!”

徐秀眼神狂热,“我叫腰子!噶腰子!刀给我,噶腰子给你们吃!”

看到徐秀这疯狂的模样,瞬间胡八一和老王都无语了,卧槽,折腾一顿还是个神经病。

不过徐秀的这一插科打诨,倒是让胡八一和老王之间的心结给打开了。

王凯旋道,“你是放不下雪莉杨?那你当时怎么让她一个人走?”

胡八一道,“我有我的事情。”

王凯旋道,“一个女人都放不下!我真的不是小看你!你看看这个发丘天官腰子哥,人家就能这么看得开,你一点点荷尔蒙多巴胺分泌的感情都弄不明白,你怎么把祖传的买卖做大做强?”

一侧的徐秀高声,“搞把AK,做大做强!对!你们给我搞把AK,我带你们做大做强!”

徐秀声音飞扬,一时间吓得俩盗墓贼都慌了,急忙按住了徐秀的嘴。

“大哥,你别吆喝了。”

“大哥,咱们这就去盗墓,去给你找钱,送你去最好的精神病院好不好?”

“大哥,你消停一会,治安署的人没走远呢,大家都不想吃枪子儿……”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