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代号!为了摸鱼!

是风,萦绕而过的清风辗转了东大陆以北,这里是被称之为邀月林海的原始森林,各种林木并肘,或高大挺拔,或怪异蜿蜒,其面积之大占据了东大陆板块的四分之一,绿意汇为海洋,延伸至了金黄的海岸,在清风之下,唦唦作响,好不静谧。

其间,同属邀月林海,靠东沿海的半岛所在,此地景色与林海相异,如同夹心饼干那般,粉白的桃树包围着绿油的竹林。

中心的竹林所在,其间悠凉宁静,偶有虫鸣鸟叫,忽然风起,吹的竹叶唦唦作响,相伴着那溪流潺潺流水之声,真如仙乐!就在那流向大海的溪流上,一座精致的竹屋架设,为如此仙境平添了些许生活的气息。

“呼~”竹屋当中,撑起的竹窗之内,不解风情者正在闲适而眠,竟然是只熊猫,正像人那般规规矩矩的躺在竹席之上小憩着,真是十分悠闲。

“大师姐,大师姐在吗?”

(Ò㉨Óױ)

突然,急促的脚步声响起,同时伴随着急切的女声呼喊,那是如雷重击那般唤醒正在小憩的熊猫,顿时熊猫以不属于它那身姿的敏捷跃下,一个圆滚的突袭,直接钻入了竹屋的另一个房间。

“嘣!”房门立刻被锁上。

“额?大师姐在吗?”

这时,先前发出呼唤的女声本人出现,是一只年龄约为七八岁的小萝莉,身着一套青色的古代道袍,面容姣好,扎着包子头,明亮有光的黑黝眸子正在透过竹屋敞开的竹门向内探视,颇有些拘谨。

“是明云吗?有什么事情吗?我还在闭关。”

正在这时,熊猫窜入的内屋内,语调清脆,音色清冷的嗓音从其中传出,蕴含了些许灵力直接进入了名为明云的小萝莉识海当中,仿佛所称大师姐就在身畔耳语那般。

“奉临月宗主之命,召内门大师姐白墨染速速前往邀月宫,务必于未时抵达,不得有误。”

道袍小萝莉明云连忙表明来意。

“明白,你先行离去,我稍加准备之后,随后就到。”不多时,那道清脆清冷就犹如这竹林间清风的嗓音回应。

“是。”名为明云的小萝莉眉宇间不免有些失望,她可是好不容易才要来了这个传令的机会,本想能再见见那位闻名遐迩的大师姐,却不料对方在闭关。

不仅拥有食铁兽的神兽血脉,还如此勤勉,并那么和蔼可亲!不愧是能享誉妖族最大宗门临月宗的内门大师姐,我也要加油了!

明月想到这里,小脸严肃,立刻转身离去,很快消失在了竹林其间。

(๑¯㉨¯๑)

“咔。”好半会过去,内屋门扉微微打开一条裂缝,鬼鬼祟祟的圆滚滚探视向了竹屋外侧,似乎是在探寻有没有除了刚刚那只小萝莉外的其他人在,左顾右盼,再加上感知探视,好一会之后放心的完全步出。

步出当间,青色犹如小精灵那般的流光不知从何处而来,萦绕着直立而行的圆滚滚,掠过那柔软的黑白毛发上时悄然扩散,弥漫为青光,将圆滚滚包裹。

“嗒......”率先突破青光包围的是一只小巧白嫩的小脚,从下而上,则是笔直圆润的腿部,大片春光在只着了一件宽松大T袖情况下泄露而出,一只美少女自那青光中缓缓步出。

只见少女估摸着只有十七八岁,白嫩透着微红的肌肤在窗外投入的阳光下闪耀着可人的光泽,如墨色瀑布那般的秀发披在肩后,并随着竹林间微风浮动,而轻轻撩动着。

至其面容虽不施粉黛,却仍可称倾城,娟娟娥眉之下,是犹如夜空般的星眸,其间光芒流动,好似那漫天星辰,琼鼻挺翘,唇瓣微粉,单独来看都是十分惊艳的五官好似受到了上神的祝福,恰到好处的配合着。

再说身体,足有一米七出头的身高可称高挑,胸前起伏不似这个年龄女孩该有,不过相衬于那圆滚滚的身体,或许化形之后脂肪都转移到了这里和它该去的地方了。

最后则是气质,就好似入夏的梨花,洁白粉嫩,显得十分的清冷高雅,又出于淤泥,平添一丝可亲近的随和,让人不至于不敢接近。

很难相信,这样一只美少女居然是刚刚那只略显憨憨的熊猫,不过,就连本人,哦不,本熊都有些难以想象。

拿出一面铜镜打理起形象的少女瞧着其中如玉般的人儿有些惆怅,就算过去了一百零六年,她都还是难以正视自己这副模样,就算是转生,那也不能连种族性别都变了吧,还变成这么可人的模样!

没错,少女是一个转生者,原本在另一个世界的他在经历了一场意外,被一辈子只有一次并且撞了大运才能遇见的异时空穿越机,简称泥头车送到了这个世界,然后就变成了这位名为白墨染的熊猫妖精。

不得不说的是,在这个世界,白墨染的运气可比上辈子好许多,不仅转生为了天生拥有神兽血脉的妖族,拥有绝佳的修炼天赋和超级长的寿命。

还在第一时间被临月宗宗主捡到并收为了养女,这可是妖族最强宗门,其宗主更是冠绝该世界修真力量体系的至高强者,就连白墨染这个名字都是养母取的。

用一句话概括——那就是从未有过如此有美妙的开局!一度认为自己是穿越成为主角的那种情况,直到白墨染在能幻形之后,发现了自己是个美少女,一切美妙似乎都结束了。

喵的!我是喜欢美少女,不是想要成为美少女,这么好的开局,我是想要成为主角,而不是成为主角的女人啊喂,呸,是女熊啊!

想到这里,白墨染不禁黯然神伤。

幸好百年的缓冲已然这种悲伤淡去,仅仅是略微感伤一下,这位就是收起了悲伤姿态,着眼向了面前之事。

临月宗的宗主召白墨染前去?这可是新鲜事,百年来除了每二十年的例行修为检查,那位严厉到了极致的养母可从来不会以她的名义进行召唤白墨染。

发生什么事情了吗?

算了,先赶紧整理仪容,面见那位严厉的养母吧,不然稍有差池,都会损坏百年来白墨染所建立的乖乖女形象,那可是她自由独居的基础呀,可不能怠慢。

思来想去,得不出结果的白墨染也过多的没有迟疑,下意识的看了看时间,眼看着就要到未时了,立刻加紧梳理打扮起来。

一刻钟之后,正当少女踏出竹屋时,已然和之前那自由洒脱的模样截然不同,一袭整洁,青素淡雅的道袍,柔顺如瀑的秀发盘结,显得十分的干净利落,白嫩的肌肤在林间落下的阳光照耀下微微泛着粉红,气质更是馨雅如兰。

如果不看那一副虚弱与不耐的模样的话......

而可能是百年来的摸鱼生活养成了她懒散的性子,作为一只大妖,她表露出这个表情的原因仅仅是因为要去做不喜欢的事情了......

“啪啪啪~”或是因为经过小溪,那清澈的溪水反衬了少女那哭丧的表情,连忙使得少女一激灵,连忙俏手轻轻拍了拍俏脸,似乎在给自己加油鼓劲:

加油,快点搞完,继续快乐的摸鱼吧!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