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9章 签名

  • 我在木叶肝经验
  • 咖喱宅牛
  • 2072字
  • 2022-06-29 07:41:08

穿戴好衣裳、忍具,鹤间信准备出发前往忍者学校参加毕业考试。

凌子默默的为他整理衣领,眼中有些担忧。

生活在中下层的普通人,虽然因为接受信息面比较窄,对一些大事情反应比较迟钝,但并不傻。

如今木叶两次提前毕业年龄,还有周围不时传来的牺牲噩耗,都让凌子知道,如今的木叶再次迎来危机。

在这种情况下,毕业,就意味着一脚踏入死亡的漩涡。

鹤间信能够感受到自己母亲看似平静外表下的忧愁,轻轻抱了她一下,笑着安慰道:

“妈妈,不用担心,我可是很强的!”

说完后,他摆了摆手离开。

……

忍者学校,鹤间信走进教室,绝大多数人都到了。

四年下来,二十八名学生,走了一个佐助,剩下二十七名,已经泾渭分明的分成了好几个小团体。

鹤间信、鹿丸、丁次、鸣人、志乃、牙、井野、雏田、小樱、鸢尾,这十个每天都聚在一起锻炼的,成绩永远前十,毫无疑问是第一批次。

剩下的十七人中,十四人虽然不能坚持锻炼,但偶尔也会参加,成绩大体保持在c以上,算是第二大团体。

最后三名女生,抱着毕业后混两年嫁人的想法,几乎不锻炼,成绩不是d就是e,算是第三团体。

最后一年发现情况变了,开始尝试锻炼,但落下的进度却再也没办法跟上了。

连续两次提前毕业,伤害最大的就是她们。

而且按照去年提前毕业的情况来看,他们是不会像原著那样被刷下来,成为卡卡西口中失败率高达66%的那批人。

如果,没有意外的话。

“不知道为什么,总感觉今天的气氛有些古怪呢!”

鸣人托着下巴,左看看右看看,嘀咕着。

一旁的牙狠狠的拍了一下他肩膀,奚落道:

“什么气氛古怪,该不会是你被毕业考试吓着了吧。”

“说起来也是呢,虽然你这家伙皮糙肉厚,体术只比我和信差一丢丢,但你的忍术成绩可就太离谱了。”

“要是考分身术的话,伱恐怕会不及格吧!”

鸣人一听这话,顿时气急败坏。

“啰嗦!鸣人大爷我才不怕什么毕业考试呢!”

“至于分身术,那根本不是我的问题!”

“这种低级的忍术,根本不会有人用!”

正好他看到了鹤间信走进教室,立马开口道:

“呐,信。你也是这样认为的,对吧!”

“像你修炼的时候,就从来不修炼分身术这种忍术。”

鹤间信听到鸣人的话,笑了。

他瞥了一眼自己的系统面板,虽然没怎么锻炼过,但三个忍术的等级都是lv4。

“这话可不对哦,鸣人。”

“三身术虽然低级,但却代表着忍者所需要的基础素质。”

“变身术是观察能力和想象能力,替身术是爆发能力和速度,而分身术则代表着查克拉控制能力。”

“所以,我不是不修炼三身术,而是已经度过了需要修炼三身术的阶段。”

“鸣人你的话,还是多练习一下查克拉控制能力吧。”

鸣人挠了挠脸,委屈道:

“可是我已经很努力训练什么查多啦的控制能力了,你说的爬树、踩水,我都花了很长时间学会了。”

“可是这个分身术,他还是不行啊!”

鸣人一边说着,一边使用出了分身术。两个看起来有些变形的分身,瞬间出现在他左右。

比起原著只能分一个,还是只能软趴趴躺在地上像个史莱姆的分身术要强多了。

只能说,分身术这个e级忍术,老天注定和他八字不合了。

“好了,你以后一定会成功掌握分身术的。”

鹤间信拍了拍鸣人的肩膀,安慰道。

但脑子里却想的是,这一回鸣人还能不能学到多重影分身之术。

因为宇智波灭族之夜的改变,原来剧情中的那个水木,并没有在伊鲁卡成为忍者学校老师的第二年进入学校。

没有了这个关键因素,盗取封印之书的事情,应该不会发生了。

而且,在所有人都会毕业的情况下,也没有发生的必要。

鸣人这边听到鹤间信的话后,颓丧的解开分身术,坐回座位上,怨念满满的道:

“分身术什么的,最讨厌了!”

“等我成为火影,我一定要取消分身术。”

鹤间信听着他的念叨,笑着摇了摇头,然后路过鸣人的位置,在鹿丸身旁坐了下来。

鹿丸瞬间坐直了,眼睛狐疑的盯着鹤间信。

“你这家伙,不会又准备了什么麻烦的事情吧。”

鹤间信挑了挑眉,调侃道:

“不错,你都有第六感了,这下不用担心你在战场上被乱飞的苦无扎到。”

鹿丸顿时垮下了脸,整个人无奈的趴在桌子上,碎碎念道:

“认识你,真是我这辈子最倒霉的事情。”

“说吧,你又打算干什么。”

鹤间信从怀里取出一个两指粗的卷轴,递给鹿丸。

鹿丸叹了口气打开,但只看了个开头,‘啪’的一下合了起来,抬起头震惊的看着鹤间信。

“你这家伙,未免也太胆大妄为了吧!”

鹤间信结果卷轴,直接打开到最后面。

上面写着一排排姓名。

开头的,就是春野樱、鸢尾,剩下的全部都是四年级的学生。

“除了你、丁次、志乃、井野、雏田还有鸣人外,班级里的其他人都签了名。”

“距离毕业考试还有大概一个小时的时间,你可以仔细考虑一下在做决定。”

鹿丸纠结起来。

一直注意这边动静的井野,好奇的探过头来,将卷轴的内容和卷轴末尾的签名看完后,她的表现比鹿丸还要夸张。

“你这家伙,不是说自己不擅长和人打交道的吗!”

“你到底是怎么说去这么多人,在这样的东西上签名的!”

井野不可置信的看着鹤间信,而鹤间信则是淡淡一笑。

“班级里非忍族出身的同学,身边至少有一个亲人或者邻居接受过我的治疗。”

“有的直接就是父母被我治疗过。”

“最重要的是,我并不需要说服他们,这本事就是对他们有利。”

鹤间信和井野、鹿丸的对话,吸引了牙和鸣人这两个好奇宝宝的注意。

“这里面到底写的是什么东西啊?”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