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4章 七天

  • 我在木叶肝经验
  • 咖喱宅牛
  • 2050字
  • 2022-06-26 22:36:14

“一个星期就一个星期!”

小樱看着鹤间信,狠下心来,咬牙道。

【其他的就算了,我就不信,我连背书都背不过你!】

鹤间信听到回答后,并没有回应的意思,而是专心的治疗自己身上的烫伤。

而小樱,则抱着医疗忍术卷轴往家里走。

回到家里后,她胡乱甩开两只鞋,在她妈妈不满的念叨中噔噔噔跑回自己的房间。

把门一关,打开卷轴,开始苦读。

可是,打开第一页,她就晕了。

因为她根本看不懂!

原来剧情中的她学习医疗忍术的时候,已经是从忍者学校毕业小一年。

接受过完整的忍者学校基础教育,是少数能够凭借自己扎实的理论课,通过中忍考试笔试的学霸。

但是现在的她,忍者学校才上两年。

而且因为忍界局势的变化,理论课时被大大的压缩。

现在的她,也就勉强知道人体各处要害,一些基础的经络穴道。

距离学习医疗忍术所需要的专业知识,还差很大一截。

但是——

“这大概是我毕业前唯一能够接触到忍术的机会了。”

“如果失去这个机会,以后大概连和大家站在一起的资格都没有。”

“这样的未来,绝对不能接受!”

春野樱回想起自己这一年来的经历,咬牙说着。

明明她已经凭尽全力去参加每一天的锻炼,但是彼此之间的差距却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增加。

鹤间信也好,鹿丸、志乃、丁次、牙、井野。甚至连傻乎乎的鸣人,平时不起眼的雏田,也开始展现出强大优秀的一面。

那种落差感和无力感,她已经受够了。

“既然不懂,那就硬背下来吧!”

春野樱深吸一口气,把医疗忍术卷轴上的内容,一个字一个字的啃。

不过这种完全不理解情况下死记硬背,消耗的脑力比正常的背诵要大的多。

更重要的是,还容易忘。

让她不得不忍着恶心作呕的痛苦,重复去背。

这样没一会儿,她就开始头晕了。

死撑着熬到第二天天亮,她终于受不了,睡了一会儿。

差不多一个小时后,她被自己的妈妈叫醒,迷迷糊糊间比划了一下卷轴的长度,背的内容还不到全部内容的五十分之一。

第一次,春野樱感觉到了绝望。

在这种情况下,一连串的负面情绪,在她脑海中浮现。

‘我真的能背下来吗!’

‘我和信无亲无故,他把卷轴交给我,是不是故意想看我笑话?’

而楼梯下,她的妈妈见她还不出门洗漱,不满的提高了嗓门。

“你好烦啊!!”

春野樱嘭的一声打开门,愤怒的吼着。

她的妈妈愣了一下,气急败坏的骂了起来。

春野樱脑袋嗡嗡作响,只感觉一阵阵的心灰意冷,敷衍的洗漱后,连早饭都没吃,就埋头离开家。

这样到了学校,刚刚上了一节课,肚子就咕咕叫了起来,结果下一堂课还是实战课。

不想被人看出自己软弱的她,强撑着上课,但刚和一个女生对战没一会儿,就感觉胃部一阵抽搐发冷,眼前发黑。

“我这不会是要死了吧!”

春野樱的大脑里,不着调的想着。

但等到眼前的黑色散去,她看到的,确是比她死更难受的一幕。

和她对战的女生,一脸不屑的奚落道:

“我还没打,你就晕倒了。”

“哼,天天跟着井野屁股后面和男生修炼,就练了这个?”

春野樱只感觉自己脑袋炸开了,恨不得当场拿个苦无扎烂对方的嘴。

但是身体却好像死机一样,完全不理会大脑的想法,死死的维持着倒在地上半撑着的姿势。

就在这个时候,忽然一道金光跳跃进来。

“够了,伱这个八婆!”

“小樱她只是身体不舒服而已,赶紧给我闭嘴!”

井野好像一只老鹰抓小鸡里的老母鸡一样,张开双臂将小樱护在身子后面,恶狠狠的对骂着。

她性格好,家世好,成绩也好。在班级女生的小圈子里,是论外级别的。

被她骂的女孩,根本不敢反驳,只能灰溜溜的缩回人群之中。

等到女孩离开后,井野又一把将小樱拉起来,带着她来到鹿丸和丁次坐的树荫下。

“这些,这些,我都要了!”

井野毫不客气的从丁次的书包里搜刮出一堆零食,然后一包一包打开,喂给自闭的小樱。

小樱吃着吃着,眼泪就噼里啪啦往下掉,吓了零食被抢的丁次一跳。

“难道零食过期了?”

“还是味道太辣,你受不了。”

“你好好的别哭啊!”

井野没好气的瞪了一眼丁次,把小樱抱在怀里,身子轻轻的摇晃起来。

“好啦,没事了。”

小樱被她这么抱着,倒真就不哭了。

两个女孩又这样坐了一会儿,小樱起身洗了把脸,接下来就变成若无其事的模样。

第二天,小樱请假!

第三天,请假!

第四天,……

第七天脸上已经带着一层黑眼圈的小樱,合上了医疗忍术卷轴,疲惫的脸上有着满足的惬意。

“终于!!背完了!”

小樱抚摸着医疗忍术卷轴的,只感觉自己好像浴火重生一般。

经过这七天没日没夜的背诵,她感觉自己现在充满自信。

无论是什么困难,她都有信心面对。

哪怕现在鹤间信真的走到她面前告诉她。

‘我只是想看你笑话,并不打算教你医疗忍术。’

她还是有点忐忑。

“信的话,应该不会做这种无聊的事吧。”

小樱抱起卷轴,准备前往鹤间家,脑海里不断的胡思乱想起来。

在准备离开家的时候,她看到了她妈妈正小心翼翼的看着她。

自从七天前母女两个早上大吵一架后,两人冷战了三天,然后她妈妈才后知后觉的发现小樱每天背诵学习什么忍术的事情。

在那天后,她妈妈就默默的在餐座上加了些据说能补脑的食物,同时在经过小樱房间时也会放慢脚步。

似乎是想借此来表达一下自己不好意思说出的歉意。

小樱忽然笑了起来,抽出一只手打了个招呼,然后大声道:

“妈妈,那天对你发脾气,是我不对。”

小樱的妈妈愣了一下,欣慰的笑了起来。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