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7章 对不起,富岳

  • 我在木叶肝经验
  • 咖喱宅牛
  • 2031字
  • 2022-06-23 20:26:28

就在鹤间信为死了的宇智波头疼的时候,活着的宇智波也因为自己选择的路而头疼。

“这群老鼠一样的东西,就不会消停一下吗!”

宇智波稻火随手扔出一把苦无,精准的擦过两个流浪忍者的喉咙,烦躁的说着。

噗通,作为背景的两个流浪忍者,无力的倒地。

自从离开木叶三天后,这样前来送死的流浪忍者就一波接着一波,根本没有尽头。

最开始的时候,一群自觉怀才不遇,被村子拘束在警备部队的宇智波还挺高兴。

觉得终于有机会证明自己的实力,证明宇智波的强大。

到现在,他们已经用无数流浪忍者的鲜血和生命证明了自己和宇智波的强大。

但是,他们却没有一点儿开心的意思。

有的,只是越来越麻木,越来越疲倦。

到现在,只剩下烦躁。

“好了,稻火,别发牢骚了。”

“现在这样,已经是因为旗木卡卡西替我们分担了左边的压力。”

“你这样做会被笑话的。”

“忍耐一下!等到了族里的秘密基地,布置好结界和陷阱,情况应该会好转。”

宇智波铁火对着稍微安慰了一下自己的哥哥,然后和其他人一起往迁徙的大部队走。

很快,大约六十来人组成的队伍,出现在他们眼前。

除了四十几个小孩子外,还有一些女人和老人。

这些人,再加上宇智波稻火这十几个成年男性,就是现在宇智波的全部人口了。

不过,作为家主遗孀的宇智波美琴,少族长宇智波佐助,却并没有在象征着领导地位的前方,又或者最安全的中间。

而是被安排,或者说排挤到了队伍的最后面。

夜幕降临,宇智波一行人在一处旅店住下,但没休息多久,预警结界就发出尖锐的警报声。

和衣而卧的宇智波成年男性,立马跳了起来,在黑夜中展开猎杀。

但是——

“实力很不错啊!”

“你们这群躲在老鼠后面的野狗,终于肯露面了?”

一个宇智波吐出豪火球,被敌人成功躲避后,发泄似得嘲讽着。

敌人却保持沉默,游弋在他的左右,只是偶尔攻击一下。

很快,作为首领的宇智波稻火发现了不对,连忙喊道:

“这是拖延时间!”

“他们的目标是后面的孩子!”

一群宇智波,扭头一看,果然在一些不容易发现的死角,看到了查克拉的痕迹。

他们试图后撤,但沉默的敌人立刻纠缠过来,阻止他们脱离战斗。

下一秒,爆炸声响起。

嘭!嘭!嘭!

纠缠上来的敌人,面色顿时一变,而试图撤退的宇智波脸上,却一个个露出冷笑表情。

“你们这些家伙,还真不把我们宇智波一族放在眼里啊!”

“这种低劣的声东击西,以为我们会中计?”

“现在,给我去死吧!!”

借着敌人一愣神的功夫,宇智波稻火等人展开了疯狂的杀戮。

只是一瞬,前来纠缠的敌人就被一扫而空。

“这下应该能消停几天了吧!”

杀戮完成后,宇智波稻火看着正在检查尸体的弟弟宇智波铁火,带着一点期待说道。

宇智波铁火没有回话,只是皱着眉头,自顾自的说着。

“尸体上没有任何能够表明身份的痕迹,敌人很小心。”

但就在两人以为今晚的战斗已经结束的时候,忽然身后传来一阵金属交击的声音。

宇智波稻火瞬间变色。

“怎么回事,难道有人突破了我们布置的起爆符阵?”

宇智波铁火也连忙站了起来,往身后一看,眼睛不经意的瞥了一眼队伍中的某个人。

“是美琴和佐助的房间。”

被他盯着的人顿时露出尴尬的表情,辩解道:

“这两天太累了,布置起爆符阵的时候,难免大意。”

“我也不是故意的。”

周围的其他人听到这话,都沉默以对。

宇智波稻火和宇智波铁火对视一眼,露出无奈之色。

宇智波灭族一夜,在场所有人都有亲人,都有好友惨死。

在这些幸存者看来,造成这一切的,毫无疑问是村子和宇智波鼬。

如果不是宇智波鼬当着一群人的面发表了一通关于‘弑亲开眼’的言论,恐怕早就有人在迁怒下悄悄杀了宇智波美琴和宇智波佐助。

但就算因为宇智波鼬的发言,打消了迁怒。

可不代表他们对宇智波美琴、宇智波佐助这母子两有什么同情的心理。

在这种情况下,想要他们精心布置守护美琴和佐助的起爆符阵,简直就是痴人说梦。

但是——

“起爆符阵是一体的,美琴那边被突破,其他人照样会受到威胁。”

“伱这样,和杀死大家有什么区别!”

宇智波稻火不满的指责着‘大意’的宇智波。

对方则依旧保持沉默。

宇智波铁火见此,连忙开口缓和气氛。

“算了,稻火,大家的心里想法你也知道,以后驻扎的时候,美琴和佐助那边的起爆符阵我来负责就是了。”

“现在,还是先回去救人要紧。”

“毕竟,就算是再不喜欢,宇智波也轮不到被外人杀戮!”

听到最后一句话,其他宇智波的脸色稍稍好了一些,跟着稻火一起,向会赶去。

……

另一边,旅馆。

宇智波佐助紧紧握着苦无,身子贴着旅馆的房门,透过门缝观察着外面的敌人。

敌人一步步逼近,让宇智波佐助越来越紧张。

不是因为初次与敌人交战而紧张,而是紧张自己不能击败敌人。

紧张自己再次失去亲人!

失去自己的母亲!

但就在这时,一声轻微的‘嘭’声,在他背后响起。

佐助下意识的扭头,他的妈妈解开了封印着他父亲宇智波富岳尸体的卷轴。

“转过身去好吗,佐助!”

宇智波美琴感觉到自己儿子的目光,颤抖着说道。

佐助下意识的转过头,但没一会儿,他又因为一种不祥的预感,悄悄的用眼角余光往身后瞥了一眼。

月光下,一滴一滴鲜红的血从宇智波美琴的脸颊滴落。

她的手,颤抖着在宇智波富岳的尸体上摸索,寻找眼睛的位置。

“对不起,富岳!”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