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6章 最后的瞳力就拜托给你了

  • 我在木叶肝经验
  • 咖喱宅牛
  • 2121字
  • 2022-06-17 23:17:27

随着鹿丸开始和鹤间信一起训练,丁次很快就加入进来。

慢慢的,鸣人、牙、志乃也加入进来,井野、小樱、佐助、鸢尾,也会时不时的参加一下每天的训练。

按照牙的话来说就是,这么多人一起训练,自己一天不练的话就会有种落后被甩下的恐惧。

鹤间信对此抱着欢迎的态度,无论是体术、忍术,还是幻术、封印术,通过对练来练习都会轻松很多。

比如说现在——

“啊!啊!啊!快放开我啊!信!”

封缚法阵内,伴随着鸣人哇哇的大叫着,封印术-封缚法阵的经验值则同步提升。

不过鹤间信对此表示无能为力,因为他正在使用火之舞,同时和佐助、牙对战。

这种情况下,他可以同时肝火之舞、体术和幻术的经验值。

一份辛苦,三份收获,三倍快乐。

这样的锻炼结束后,回到家的鹤间信也没有闲着。

在确定用地下菌丝群来收拢宇智波一族瞳力,回报止水的教导后,他就一直控制着地下菌丝群往宇智波族地的方向生长。

因为要避免被发现,他在止水的帮助下反复用奈落见之术给地下菌丝群灌输‘地面=危险’的概念,让它们只在地下五到十米处生长。

除此之外,他还和止水一起研究如何利用封印术增加精神场对宇智波一族瞳力吸引力的封印术式,用来增加计划成功的概率。

鹤间信可不觉得,每一个人都有止水的瞳力,能够在生死一瞬间感知到地下菌丝群的精神场。

这么多事情,让他除了睡觉的六个小时外,基本上没有一刻钟空闲。

最开始的时候,鹤间信都是靠着幻术暗示才勉强支撑下来。

不过时间久了,形成习惯,也就没什么了。

时间,就在这样忙碌中,一天一天过去。

“在你死后,宇智波一族和木叶之间安静了一段时间。”

“但是随着时间的推移,彼此之间的矛盾越来越巨大,形成了暗地里对峙的局面。”

“这些天,我通过地下菌丝群感知宇智波族地附近的地面震动情况,发现在夜间的时候活动明显过于频繁。”

“应该是暗部在不断的增加监视宇智波的人手。”

“也许是明天,也许是下个星期,就是宇智波的灭族之夜!”

幻术空间内,鹤间信对着止水缓缓的说着。

止水静静的听着,但却有点精神恍惚的感觉,似乎注意力并没有放在谈话中。

鹤间信并没有太在意,只以为他是因为宇智波灭族之夜即将到来,所以有些精神恍惚。

但是,在鹤间信准备离开幻术空间的时候,止水忽然开口问道:

“信同学,你在描述宇智波灭族之夜的时候,并不是在推测,而是在陈述。”

“虽然有意掩饰,但我已经能感觉到一种在向我讲述某件发生过的事情。”

“现在,因为和我熟悉的缘故,连掩饰都变得很糟糕。”

“作为一名忍者,你这样是非常不成熟的。”

嗯?

鹤间信完全没有想到,止水会忽然说出这样的话题。

但是下一秒,他发现了更不对劲的事情。

信同学!

他和宇智波止水从未见过,也从未和止水说过自己的名字。

在这之前,止水也从来没有用过这样的方式称呼他。

这倒不是对止水的警惕,而是在知道火影里有秽土转生这个术后,下意识的反制措施。

止水看着变得紧张起来的鹤间信,笑了起来:

“所以说,信伱作为一名忍者还不成熟啊。”

“所谓忍者,是要时刻意识到,自己是走在悬崖峭壁上的孤独者。”

“轻易相信别人,是大忌哦!”

“这段时间,我在教你幻术的时候,也悄悄的给你施加了幻术。”

“让我可以通过你的眼睛,看到外面的世界。”

“所以,我知道的不仅仅是你的名字,还有你会的术,你生活的习惯。”

“以及,你的母亲,朋友!”

鹤间信的脸色,变得难看起来。

他的感觉告诉自己,止水对他没有恶意。

但是却无法相信这个感觉。

毕竟,能够通过幻术获取他眼睛看到的东西,难道不能通过幻术改变他的感觉?

但是——

鹤间信闭上眼,脑海中回忆着火影的剧情。

一个个形象鲜明的人物,在他脑海中浮现。

慢慢的,他冷静了下来,看着止水道:

“有人告诉我,这个世界里没有坏人,每个人都有苦衷,我一直对这个结论嗤之以鼻。”

“但是,我也同样深信,止水是一个好人!”

“类似的好人还有很多,他们都是能够感受他人痛苦,希望能够改变这个糟糕的世界,充满人格魅力的人。”

“正是因为有着许许多多这样的人,所以我才会喜欢这个世界!”

“虽然,我觉得他们解决问题的办法都很扯淡!”

“或许我不是一个成熟的忍者,甚至不是一个成熟的人。但我确实不觉得,止水你对我会抱有恶意,甚至会伤害我和我的家人、朋友。”

止水听到这话,忽然恢复了温和、开朗的笑容。

“没想到信你居然这么信任我,真是有点不好意思呢。”

“如果木叶和宇智波之间,有你这样的信任,或许很多糟糕的事情就不会发生了。”

“解决问题的办法都很扯淡,这就是你对我的评价吗?”

“这可真让我伤心,我还一直以为你很崇拜我呢。”

鹤间信正准备说些什么,但止水却没有给他说话的机会。

“这些天,我一直通过你的眼睛看着外面。”

“说实话,很多东西都是以前没有见过的。”

“比如说信的邻居,比如说那些残疾忍者。”

“明明就在一个忍村,明明是曾经的同伴,但他们糟糕的生活我却连听都没听说过。”

“看着他们在信的帮助下,生活一点一点好起来,感觉真的挺好。”

“我想象中的木叶,就是这样的!”

“我也尝试着去想,如果我以前多关注一下他们,让警务队的族人帮助他们,宇智波在木叶的情况会不会有所改善,能不能避免灭族之夜的到来。”

“不过很可惜,我和宇智波,都没有这样的机会了。”

“也许信你说的很对,我解决问题的方法确实挺扯淡的。”

“所以,我最后的瞳力就拜托给你了。”

“希望你能找到更合适的使用方法!”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