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1章 医疗忍术

  • 我在木叶肝经验
  • 咖喱宅牛
  • 2044字
  • 2022-06-10 20:19:37

“这种小事,就不用专门来道谢了!”

红豆低声的说着,但语气却有些无力,似乎并不知道该怎么回这些人的话。

来访的人似乎也同样不擅长应对这种情况,一时间,气氛变得沉闷尴尬起来。

“红豆老师,这几位是?”

鹤间信的开口,打破了沉闷的气氛,红豆脸上顿时露出庆幸的表情。

“嗯,这是松永秀,小池平,野园本澈,都是村子里的特别上忍,也是——”

“嗯,我的叔父辈吧?”

话说到后面,红豆的语气带着一丝不确定的疑惑。

眼前这三人,曾经是大蛇丸手下的精锐部队,追随着大蛇丸与沙忍村和岩忍村在战场上战斗。

刚刚毕业的红豆,以大蛇丸弟子的身份,很受他们的照顾,将他们视为叔父一样的存在。

但是——

因为大蛇丸成为叛忍,他们在木叶的安排下分批次进行了忠诚考核。

运气差的死在考核中;运气不好不坏的残疾退役,成了助力车的使用者;运气好的活下来,比如眼前这三人,则被打发到边境哨所这类地方。

曾经的照顾,无法回报;反而因为自己敬爱的师父的缘故,被牵累。

所以哪怕是红豆的粗线条,在面对这些人的时候,也会感觉一阵的手足无措。

在红豆开口为鹤间信介绍松永秀三人的时候,他们的目光也集中到了鹤间信身上。

三人沉默了一会儿,用着感慨的语气说道:

“红豆老师?你也有弟子了啊!”

“这次回来比较匆忙,没时间准备礼物,下次我们会补上的。”

红豆挠了挠头,本来想说鹤间信只是三代拜托她照顾的忍校学生。

但是想想自己三个忍术卷轴已经给了,其中还有一个是放错位置的b级忍术水遁-水阵壁。

除此之外,还要给他医疗忍术和封印术的卷轴。

暑假过后还要每天陪练。

虽然说陪练的时候主要顾着自己爽!

付出了这么多,要是连声‘老师’都捞不着,是不是有点亏。

“那个,算是弟子吧!”

“不过,礼物就不用了。”

“啊对了,你们要不要进来坐坐!”

红豆纠结了一会儿,嘟囔着承认了鹤间信弟子的身份。

然后看着站在大门口显得怪怪的松永秀三人,忽然恍然大悟的开口邀请他们进来。

“下次吧!”

松永秀三人摇了摇头,并没有答应。

不仅仅是红豆不知道怎么面对他们,他们也不知道怎么面对红豆。

只不过,年纪更大的他们,知道怎么掩饰罢了。

接下来几天,好几波和松永秀一样的人,前来红豆家里拜访。

一回生,二回熟,红豆倒也没有像第一次那样尴尬,偶尔还能和来访的人有说有笑的谈几句过去的事情。

不过,接二连三来拜访的人,也让她感觉自己破破烂烂的家实在有些不像样。

所以,鹤间信就被她抓壮丁了。

“这里,这里的落叶要扫干净!”

“嗯,这颗柱子看来得刷漆了!”

“门也得弄个新的门闩!”

“……”

红豆兴致勃勃的指挥着,看着越来越干净明亮的家,心里充满了自豪感。

但是负责干活的鹤间信,则无比的郁闷。

“红豆老师,你这是压榨童工!”

“这么大的地方,居然让我一个人打扫、整理、翻新!”

“资本家都没伱这么狠,以后是要吊路灯的!”

红豆面对鹤间信的牢骚,直接从鼻孔里哼出不屑的声音来,手里拿着卷轴,一甩一接。

“我压榨你了?”

鹤间信面不改色。

“当然压榨,不过这样的压榨,其实可以更猛烈一点!”

红豆翻了个白眼,‘切’的一声,然后转身拿出一碗丸子汤。

坐在屋顶上,吹着暖风、看着夕阳,无比惬意。

鹤间信羡慕的看了一眼,然后等到一天结束后,咧着嘴抱着卷轴回家。

无论是他还是红豆,都不介意这样的日子继续下去。

但可惜的是,事情往往不如人愿。

在被暗部叫道火影大楼后,红豆回来就开始准备装备。

因为忍者保密条例,鹤间信并不清楚她的具体任务,只知道好日子到头了。

果不其然,接下来一个多月,红豆总是匆匆而来、匆匆而去,和鹤间信只见过两面。

靠着这样的忙碌,在暑假快要结束的时候。

红豆,晋级了。

“哈哈,从今天开始,我就是上忍了!”

“来,叫一声红豆大人听听!”

红豆拿着特别上忍的忍者登记表,嚣张的抬起鹤间信的下巴,大笑着说道。

鹤间信翻了个白眼,无语的指了指上忍之前的‘特别’二字。

“是特别上忍,红豆大人!”

就好像同进士就是不同于进士,如夫人就是不如夫人一样。

特别上忍,也不算上忍。

因为他们缺少上忍最重要的一项权利,升任火影的特别信任投票权。

虽然说,火影这玩意基本内定,上忍信任投票就是个形式。

但有没有形式,差别还是很大的。

前者是小股东,后者则是高级打工仔。

不过红豆显然并不在乎这个,咣咣的就往嘴里灌酒,说是庆祝。

没一会儿,就喝的烂醉如泥。

正好这个时候,门外传来了推门声,一个有着酒红色瞳孔的女人提着酒出现在红豆的家里。

熟门熟路的找到红豆兼具卧室和客厅作用的房间后,她慵懒的坐在地上,抱怨说道:

“本来以为会等我过来一起庆祝,没想到自己先喝的一塌糊涂!”

“照顾这样的老师,也算是辛苦你了。”

鹤间信挠了挠头,他记得这个女人应该就是夕阳红。

啊,不对,夕日红。

未来会是一个专精幻术的上忍。

不过现在,和红豆一样,应该都是特别上忍。

“你是红豆老师的朋友吗?”

“那我叫醒她吧!”

夕日红摇了摇头,懒洋洋道:

“还是别白费功夫了,红豆她一旦喝醉了,一时半会儿可醒不来。”

鹤间信毫不理会,直接双手按在红豆的太阳穴上。

然后——

绿色的查克拉将他的手掌包裹,渗入红豆的太阳穴内。

红看到这一幕,放下刚刚倒满的酒杯,惊讶道:

“医疗忍术!!”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