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9章 火遁!豪火球之术!

  • 我在木叶肝经验
  • 咖喱宅牛
  • 2016字
  • 2022-06-09 20:12:29

???

佐助骄傲自信的脸,被鹤间信一句‘你是个好人’搞的一脸问号。

想不明白鹤间信这句话到底是什么意思的他,心一横,直接当作嘲讽和挑衅。

刷!

两个苦无从长袖中落入他的手掌上,然后下一秒被投掷而出。

但目标并非是鹤间信的身体要害,而是将将好擦着鹤间信的身体飞过。

鹤间信站在原地,不闪不躲,任由苦无飞过耳畔,撇了撇嘴。

标准的宇智波炫技!

不过佐助并不这么觉得,他嘴角挑起酷酷的弧度,大声道:

“不要在那儿耍嘴皮子了,信!”

“拿出点真本事吧!”

“下一次,我瞄准的就是你的心脏了!”

鹤间信叹了口气,摇头道:

“真本事吗?”

“那我就不客气了!”

佐助立刻认真起来,身体如同捕食的猫科动物,瞬间紧绷,双眼死死的盯着鹤间信,脑海里瞬间勾勒出鹤间信十几种出手动作的应对方案。

但是鹤间信的动作却不是他脑海中勾勒的十几种出手的任意一种。

只见鹤间信转身,来到操场旁的大树下。

结印,提取查克拉。

然后在所有人的注视下,一步一步走到了树木的尽头。

啪!

站在一棵横着的树枝上,鹤间信放松身体,身体瞬间坠落。

但是脚底涌出的查克拉,却牢牢的将他粘在树上,整个人以一种笔直倒立的姿态,出现在所有人面前。

对于一群一年级的新生来说,这样的动作就一个字!

帅!

“居然用脚爬到了树上,怎么做到的!”

“是什么忍术吗!”

“好厉害!”

而作为当事人的佐助,更是一脸懵逼的看着这一幕。

虽然他也不知道鹤间信是怎么做到的,但他却知道一点,能够随意在树上行动的鹤间信,在这场战斗中占据了绝对的优势。

怎么会这样!

佐助脸上瞬间变得苦闷不甘起来。

这大半个学期以来,他忍辱负重,刻苦锻炼,不知付出了多少汗水。

为的就是能够光明正大的夺回第一的宝座。

向所有人证明,他无愧于宇智波之名!

可是,现在战斗刚开始,鹤间信爬到树上了。

【你是猴子吗!】

佐助双目喷火,死死的瞪着鹤间信,心里发出怒吼。

鹤间信看着这样的佐助,脸上的笑容越发灿烂起来。

他轻咳一声,勾了勾手,吸气,大喊。

“伱过来啊!”

轰!

佐助只感觉自己大脑一阵炸响,就好像被豪火球轰了一遍一样。

什么劣势不劣势,他现在只想打死这个混蛋!

一颗装满苦无、手里剑、忍镖的卷轴,出现在他的手上。

随着碰的一声,喷涌而出。

化作一道怒吼的黑色洪流,冲向鹤间信。

鹤间信有些惊讶的看着这一幕,在他印象里,利用卷轴来装忍具,是佐助在疾风传后的习惯。

没想到因为他的存在,居然提前十年给逼了出来。

不过——

“现在的关键,不是数量啊!”

鹤间信一个挺身,身体从倒立变成了站在树干上。

黑色洪流一般的忍具,瞬间落空大半。

剩下的一些,因为重力作用,力量和速度都显得有些不足,被鹤间信轻而易举的用苦无击飞。

佐助咬牙看着这一幕,憋屈极了。

他早就预料到鹤间信躲避的方法,特意分出一部分忍具封锁鹤间信的退路。

但年仅七岁的他,力量不足。

而没有足够力量的忍具,无论技巧多么优秀,都不过是花哨的杂技表演罢了。

他深吸一口气,从牙缝里蹦出一句话。

“你给我下来!”

鹤间信摇了摇头,直接拒绝。

“佐助,我们现在可是对手,不要太天真哦。”

佐助听到这话,反而冷静下来,看着鹤间信一字一顿的道:

“既然这样,那就不要怪我了。”

“接下来,可不要死了啊!”

话音未落,他双手开始结印。

巳-未-申-

看到这一幕,所有人都意识到了,佐助想要使用忍术。

这让大家顿时提起了精神,尤其是一些平民出生的学生。

按照忍者学校的课程,一年级学习体术、国语、算数;二年级学习筋脉、穴道、结印;到三年级才会真正开始忍术或者说三身术的学习。

对于真正的忍术,他们毫无疑问是渴望和好奇的。

尤其是,来自木叶第一豪门,宇智波的忍术。

但与此同时,牙、鸣人、丁次、鸢尾、八木、北原,开始为鹤间信担心起来。

“信也是平民出身,没有应对的忍术啊。”

“太不公平了!”

“就是,这样佐助就算赢了,也不算首席!”

“……”

比他们更加担心的,则是伊鲁卡这个老师。

作为中忍的他,一眼就看出佐助结的是豪火球之术的印。

虽然在某些群体里,火遁有这慈悲之遁,杀不了人的传闻。

但经历过真实战场的伊鲁卡却清楚,对于中忍、下忍来说,火遁的威胁远在其他遁术之上。

因为,火遁是属性变化最明显,最简单的一种。

下忍、中忍都是如此,更别说忍者学校的学生了。

但就在他试图瞬身冲上去,阻止这次可能造成鹤间信生命危险的战斗时,他忽然发现。

巳-未-申-亥-午-

鹤间信在佐助之后,迅速的结起了同样的印。

并且,速度更快,迅速追平佐助提前一两秒结印的差距。

寅!

最终,两人同时结出豪火球之术最后一个印。

火遁!豪火球之术!

两人同时吸气,胸腔高高鼓起,查克拉从嘴中喷涌而出,在寅印的作用下转化为熊熊怒焰。

怒焰不断膨胀,在半空中形成巨大的火球。

轰!

两颗豪火球在空中碰撞,发出炸裂的响声。

火光与热浪,裹挟着沙尘,席卷八方!

所有人下意识的用手臂挡在身体前方,隔开光与热对眼睛的刺激。

但在意识回归的第一瞬间,他们睁大了双眼,探寻战斗的结果。

“谁赢了?”

一个不知道谁发出的声音,问出了所有人的心声。

没人回答。

火焰散去,佐助半跪着的身影出现在他们面前。

一切,不言而喻。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