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1章 默契

  • 我在木叶肝经验
  • 咖喱宅牛
  • 2021字
  • 2022-06-05 20:23:35

“混蛋,给我起来!”

红豆挣脱束缚,抹了一把脸上的血水、口水混合物,恶狠狠道。

“我认输了!”

鹤间信放弃一切反抗,躺在地上,强调着。

“你身为忍者的根性呢!”

红豆气急败坏,怒斥道。

“我认输了!”

鹤间信闭上眼,化作复读机。

“不准再说认输!”

“你欺负一个忍者学校新生!”

“我这是考验!”

“你欺负一个忍者学校新生!”

“我有三代目的命令!”

“伱欺负……”

“你够了啊!!”

红豆狠狠的抓了抓头发,直接飙出高音,恨恨的退后半步,算是主动结束这场战斗。

鹤间信见此,松了一口气,爬起来整理了一下衣服。

他还真有点怕红豆这家伙不管不顾,直接再给自己来几拳。

这家伙人来疯,下手没轻没重,打在身上那是真的疼啊!

“你这小鬼,果然是我应付不来的类型!”

红豆看着这样的鹤间信,一脸郁闷的说道。

鹤间信翻了个白眼。

【我他妈都被你打吐血了,谁应付不来谁啊!】

不过红豆显然不打算在这方面纠结,只是双手抱在胸前,自顾自的道:

“本来想吓唬一下你,给三代目一个交代。”

“现在闹出这么大的动静,你太差劲的借口也不能用了。”

“小子,算你倒霉。”

“从今天开始,就由我来指导你如何当一名忍者了!”

“不过你也看到了,我可不是那种擅长用嘴巴教人的家伙。”

“能在我的拳头下活下来,自然就是一名合格的忍者!”

“不怕死的话,以后每个星期的今天,来这里等着吧!”

红豆一番杀气腾腾的话说完,直接一个瞬身,消失不见。

鹤间信放开查克拉感知,确定对付已经离开后,顿时疼的龇牙咧嘴。

“难怪以后没人要,简直就是个女疯子!”

鹤间信一边咒骂着,一边处理着身上的伤势。

通过lv4体术对身体的掌控能力,刺激着因为重击而肿胀、淤血的软组织,减轻疼痛,加快恢复。

大约过了十几分钟后,疼痛不再影响行动,鹤间信开始缓慢的朝家走。

这一段路,大概是他穿越以来最难走的一段路了。

每一步,都会牵扯到受伤的肌肉,酸麻胀痛如潮水一般涌向大脑。

好不容易到了家门口,鹤间信却又犹豫了起来。

现在的他,十分的想要泡个热水澡,然后好好的睡一觉。

不过——

“浑身是伤,衣服也乱七八糟,她见了不知道会怎么胡思乱想!”

鹤间信想到自己的母亲凌子,有些头疼的想到。

就在这时,一道怒斥声响起。

“你这出尔反尔家伙,要买就买,不买就给我滚!”

“真以为我只剩一只手,就杀不了人了吗!”

鹤间信循着声音望去,看到了野岛家的门口,一个小商贩模样的家伙背着一个布口袋站着。

野岛本人在他妻子的搀扶之下,靠着房门毫不客气的怒吼着。

小商贩不得不点头哈腰赔着笑脸,然后一脸不情愿的从怀里掏出钱,从野岛妻子手里换回一个包裹。

最后在夜色下匆匆离去。

随着小商贩的离去,野岛家的人看到了站在路上的鹤间信。

夫妻两个低声的说了几句话后,野岛的妻子一阵小碎步走出来,浅浅一鞠躬后邀请道:

“信君,我的丈夫想要邀请你去我家坐坐。”

鹤间信有些惊讶,除了上次回礼之外,他记得自己家里和野岛家并没有什么来往。

为什么会在这个时候邀请他?

不过正好他现在还没想好怎么和凌子解释身上的伤势,所以干脆的点头答应了。

两人一前一后,很快就进入野岛家,然后各自坐下。

野岛妻子做了一点天妇罗,其实就是炸蘑菇,然后和一壶清酒、一杯茶一起端了上来。

做完这一切后,野岛妻子礼貌性的说了一句‘招待不周!’,然后起身退下,将客厅留给鹤间信和野岛本人。

但在她离开的时候,野岛忽然叫住了她,吩咐道:

“去鹤间家说一下,就说我叫住了信,要和他聊些事情。”

野岛妻子点了点头,然后默默消失不见。

鹤间信忽然有种感觉,野岛叫住自己,似乎是有意为自己遮掩。

不过野岛本人却没有给他解释的意思,在他妻子离开后,就自顾自的喝着酒,吃着炸蘑菇。

鹤间信几次想开口找个话,都被他用眼神打断。

最后干脆闭目养神,恢复精力。

这样不知道过了多久,月亮差不多到了半空中了,野岛忽然开口道:

“好了,你也该回去了。”

“记得明天早上之前处理身上的衣服。”

鹤间信睁开眼,肯定了自己的猜测,有些疑惑问道:

“你以前也是这样瞒过野岛阿姨的吗?”

野岛嗤笑一声:“太小看女人,是会吃大亏的。”

鹤间信听到这个回答,顿时疑惑起来。

瞒不住的话,为什么还要折腾这么久。

正好这个时候,野岛妻子过来收拾碗碟,轻声解释道:

“作为忍者,受伤总是难免的。但哭哭啼啼总归不吉利,还于事无补,让人心烦。”

“所以受了小伤就会在邻居家待一会儿,女人也不会纠缠着不放。”

“这也算是忍者家中的默契吧!”

鹤间信点了点头,站起身,脑袋里将野岛妻子的话转了一遍。

不知道,忍者身上类似的默契,还有多少。

不过,看起来似乎还挺有用的。

至少,现在他不用头疼怎么和凌子解释身上的伤了。

在站起身的一瞬间,鹤间信的眼角余光扫了一眼野岛本人。

只见他身体下半部基本没了,右手的胳膊也空了半截,整个人半趴在矮几上,用断了大半截的右手撑着,才勉强稳住身体。

【难怪话这么少,估计只是这样坐着,就耗费了大部分体力了。】

鹤间信欠身、行礼、告退。

回到家后,果然和野岛妻子说的那样,他的母亲很有默契的没有来问他。

而通过呼吸声判断,鹤间信确定自己的母亲并没有睡着。

并且,一夜都没睡着。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