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章 野岛家的回报

  • 我在木叶肝经验
  • 咖喱宅牛
  • 2077字
  • 2022-06-20 00:36:06

三代目静静的听着伊鲁卡的话,深深的吸了一口烟,疲惫的精神为之一振。

年纪还比木叶大五岁的他,现在已经是一个六十三岁的老人,无论是身体还是精神,都已经到了一个极为虚弱的年纪。

在这种情况下,对于绝大多数事情,他都开始看淡。

除了,木叶的未来。

所以一直以来,他都保持着用望远镜之术观察忍者学校的习惯。

在伊鲁卡说完后,他立刻就猜到伊鲁卡所说的学生是谁。

“是那个叫信的学生吗,他确实有不错的天赋。”

“这样吧,伊鲁卡。”

“我知道你的意思了,心里也有引导信走上忍者道路的人选。”

“不过还需要一点时间和对方说明。”

“你安心等待吧!”

伊鲁卡听到这话,低头感激道:

“让三代目您费心了。”

然后缓步退出火影大楼。

走出火影大楼后,他抬头看了一眼天空中的月亮,长长吐出一口气。

虽然在一群熊孩子的折腾下,他已经开始觉醒名为伊鲁卡咆哮的天赋。

但实际上他是一个有些内向、甚至可以说胆怯、害羞的人。

对于这样的他来说,主动寻找火影,提出工作外的申请,心里压力实在不小。

不过——

“不知道,信以后究竟会变成什么样啊。”

“第一次当老师,就遇到这样优秀的学生,真是有些头疼呢。”

“不过,我做的应该还不错吧!”

伊鲁卡没有按照忍者的习惯飞檐走壁,而是漫步走在火影大楼前的木叶主干道上,抱着脑袋放飞思绪,最后慢慢的融入人群之中。

……

另一边的鹤间信,还不知道伊鲁卡为了他跑去找三代目的事情。

此时的他已经做完了每天晚上例行的修炼,正准备洗漱一番休息。

但就在这时,自家的门被轻轻的叩响。

因为正好在庭院,所以鹤间信顺手打开了们,然后月色下一个略带疲倦的中年女性出现在他眼前。

“你是,野岛阿姨?”

鹤间信略微迟疑了一下,然后辨认出来人是邻组的熟人,开口问候了一声,让开身子。

但这位野岛阿姨却有些拘谨,虽然鹤间信让开了路,但却迟疑了一会儿才走了进来。

在经过鹤间信身边的时候,鹤间信发现她手里捧着一个用黑布包裹。

这让鹤间信疑惑起来。

木叶的习俗,是非常介意打扰别人和被别人打扰的。

所以正常情况下,是没有人会在这样的深夜来拜访其他人。

行止可疑!

鹤间信不动声色的跟在这个野岛阿姨的身后,两人很快来到鹤间家的客厅,然后凌子出面招待。

如果是以前,鹤间信会离开做其他事情,家里接人待物都是凌子的事情。

但感觉到可疑的他,这次留在了客厅,以防万一。

不过,他的留下,似乎让这个野岛阿姨整个人都变得不好起来。

几次欲言又止,不断的变化着身位,好像身下的地板会咬人一样。

好一会儿之后,她仿佛下定决心似得,低着头双手捧起黑色包裹,声音低沉道:

“信君,上个星期伱让凌子传授我们家种植蘑菇的技艺,今天蘑菇已经结出菇蕾。”

“饭店的老板来查看后,已经付下了定金,并许诺今后会持续收购。”

“家里的情况,因此大大改善,这都是信君的大恩。”

“我的丈夫说,他已经是一个废人,这辈子都无法回报信君的恩情。”

“只能用这个,来回报了!”

“还请信君收下!”

鹤间信愣住了,不是因为对方的感谢,而是对方的举止似乎太过正式。

在他看来,让凌子交给对付种植蘑菇的技术,只是邻里间的互相帮助,并不指望有什么回报。

非要说的话,大概就是让凌子过的舒心一点。

但就在这时,凌子却拽了拽鹤间信的衣角,示意他收下。

鹤间信伸出双手接过黑色包裹,野岛阿姨顿时松了一口气,整个人都变得坦然许多。

双手按在身前行了个告别礼后,就匆匆离去。

留下一头雾水的鹤间信。

一旁的凌子见他这副模样,笑着解释道:

“野岛家的夫妻俩都十分骄傲,如果不是因为野岛残疾,说不定他现在已经是一位中忍大人了。”

“对于他们家来说,被信这样的小孩施恩,是一件无法接受的事情。”

“所以才会让他的妻子在深夜送来回礼。”

“不过,最初的计划应该是通过我转交,谁知道信你站着就不走了。”

鹤间信有些哭笑不得,但转念一想,倒也是这么一回事。

就好像前世总有人指责,越是穷人越好面子。

但对于穷人来说,除了面子外,他们还有什么呢?

绝大多数人,生活在这个世界上,除了吃喝拉撒外,总还需要一点别的东西支撑。

也许是亲情、也许是爱情、也许是尊严。

而对于残疾忍者野岛来说,维系他继续活下去的,大概就是尊严了。

鹤间信想明白这一点后,再次看向黑色包裹,眼中露出好奇之色。

“里面到底是什么东西?”

鹤间信一边解开包裹,一边自言自语问道。

凌子轻轻揉了揉解开的黑布,温声道:

“质地很不错,包裹的也很细心,应该是野岛他珍惜的东西吧。”

很快,包裹彻底解开。

一把装在剑鞘里的武士刀,和一本薄薄的手写刀谱,出现在他和凌子眼前。

在刀谱的扉页,有着看起来很新的笔迹。

鹤间信看了一眼,是那个野岛的笔迹。

写的大概是,这把刀是他为了增加手段,所以在任务期间向一个实力不错的流浪忍者购买了这把刀和刀谱。

鹤间信翻了翻刀谱,然后又拔出武士刀,清冷的刀光洒在客厅的地面上。

手指略过刀锋,鹤间信立马判断出,这是一把不错的武士刀。

最起码,比从忍具店购买的苦无要高一档次。

不过刀谱看起来就比较寻常了,只是些简单的基础招式。

学了之后,出招收招大概没问题,但更进一步就别想了。

“对于有系统的我来说,倒是没什么问题。”

“只不过,刀术这东西,后期实在太过乏力。”

“花费精力锻炼的话,实在不值得。”

“算了,还是当作收藏品吧。”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