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章 为了一个学生

  • 我在木叶肝经验
  • 咖喱宅牛
  • 2035字
  • 2022-06-01 22:31:50

代表?

鹤间信听到这话,只感觉一头雾水,自己挑战日向宁次,怎么就变成代表一年级生挑战二年级了。

“如果失败了的话,也很正常。”

“要问为什么的话,二年级生比一年级大一岁,这就是现实。”

油女志乃推着墨镜,用着奇怪的说话方式,安慰着鹤间信。

宇智波佐助撇了撇嘴;而漩涡鸣人犹豫了一下,最终还是决定暂时不嘲笑鹤间信。

秋道丁次的安慰算是最实在的,拿起一包薯片塞到鹤间信的怀里,然后肉疼道:

“信,这是特殊口味的薯片,只要吃下去就会开心起来!”

除了这些有名有姓的小强外,还有几个出身普通家庭的男生,也用各自的方式,或鼓励或安慰。

直到——

奈良鹿丸抱着脑袋,慢悠悠的道:

“信好像还没说,他输了吧!”

无论是正在安慰鹤间信的,还是已经安慰过鹤间信的,都愣了起来。

“喂,鹿丸你这家伙什么意思?”

犬冢牙瞪大眼睛,一脸不解问道。

奈良鹿丸叹了口气,摊手道:

“说的已经很明白了啊!”

“而且,信的表情,不是已经说明了问题了吗?”

所有人的眼睛,齐刷刷的盯着鹤间信。

“什么嘛,哪有什么表情?”

鸣人看了一会儿,就急的抓耳挠腮,一脸烦躁。

倒是习惯鹿丸说话说半截的丁次,一边往嘴里塞薯片,一边恍然大悟道:

“没输的话,那就是信赢了!”

赢了!!

所有人的表情,都变的奇怪起来。

如果鹤间信一下来就兴高采烈,然后他们恭贺鹤间信胜利,倒也不会这样。

可是现在他们都安慰了鹤间信半天,结果鹤间信赢了。

这可就太尴尬了!

但是——

“不会是真的赢了吧!”

犬冢牙仔细的打量着鹤间信,忽然嗅了嗅鼻子,然后整个人变得沮丧起来。

“真的赢了!”

志乃推了推墨镜,具体情况大致猜出。

但是剩下的人则面面相觑,完全不明白怎么回事,最后鸣人按捺不住拽住犬冢牙的衣领,大叫道:

“究竟怎么回事!”

“牙你给我说明白啊!”

鹤间信看着这一幕,忽然笑了起来,替犬冢牙解释道:

“应该是血腥味吧!”

犬冢牙点了点头,越发沮丧。

“对,很浓的血腥味。”

“是有人大出血的时候,才会留下的浓度。”

“真是太丢脸了,要是早点注意到——”

在场的其他人,终于明白过来。

“也就是说,信你真的打赢了二年级生!!”

鸣人惊讶的大呼小叫,满脸羡慕。

其他人的表情,则复杂多了。

羡慕、佩服、失落、不甘……

明明是同龄人,却在短短一个月内,彰显出巨大的差距。

就好像一面镜子,照出自己最无能的一面。

实在让人忍不住的翻滚起负面情绪。

尤其是——

自己一群人刚刚还在安慰他!

在这种群体性的负面情绪下,每个人的素质,顿时显现出来。

不说鸣人、佐助,哪怕是犬冢牙、油女志乃这样的小强,也很快摆脱负面情绪。

而其他一起来的男生,则相差甚远。

不过鹤间信却并没有因此而蔑视他们,而是忽然想起刚刚日向宁次说的那句‘平庸之辈’。

如果不是有系统,哪怕身为穿越者,他大概率也会变成这样难以挣脱负面情绪的龙套、背景板!

正好这个时候,犬冢牙略带好奇的声音,在他耳畔响起。

“伱这家伙,是不是有什么修炼的绝技!!”

“明明才开学一个月,怎么变的这么厉害!”

“听说,那可是二年级的首席!”

鹤间信环视四周,发现几乎每一个人,都露出类似的好奇表情。

他忽然笑了起来,调侃道:

“真有绝技这种东西,怎么可能和别人说。”

出身秘术家族的几个小强,顿时露出了理解的表情。

但鹤间信却没有因此停下话语,而是不紧不慢的继续说道:

“不过,关于变厉害的心得,我倒是有一点。”

心得?

这句话,让刚刚平息好奇心的几人,瞬间又热切的看过来。

“什么心得,我学了就会变强吗!”

漩涡鸣人一脸激动,第一个开口询问。

鹤间信看着他,点了点头。

“如果是鸣人你的话,我就不太确定了。”

鸣人一脸抓狂。

“为什么我就不行!”

鹤间信没有理会鸣人,转头看向其他人,平静的开口道:

“我变厉害的心得,就是要在最短时间内,获得下忍级别的查克拉。”

“而这其中的关键,则是查克拉提取术。”

鹿丸听到鹤间信的话,顿时皱眉道:

“可是,查克拉提取术没办法锻炼吧?”

对于忍界的普通忍者来说,查克拉提取术是无法锻炼,也不需要锻炼的。

因为随着时间的增加,提取次数的增多,自然而然的就会熟练起来。

根本没有人,会锻炼查克拉提取术。

但有着系统的鹤间信,却明白这是一种错误。

“查克拉提取术,毫无疑问是可以锻炼的,而且是需要锻炼的。”

“尤其是,对于出身平民,和鹿丸你这样查克拉不多的忍者。”

“不过,这只是我的个人经验,也许对其他人并不起作用。”

“这样吧,天色不早了。如果你们谁有兴趣,明天早上再说吧”

鹤间信说完,摆了摆手,和一群同学告别。

其他人也各回各家,各找各妈。

整个木叶,迅速的安静下来。

但伊鲁卡却出乎意料的,踏着夜色来到火影大楼,提出求见三代目的要求。

“伊鲁卡哦,这是你成为忍者以来,第一次主动找我。”

“有什么事吗?”

三代目看着伊鲁卡,有些好奇的问道。

伊鲁卡深吸一口气,缓缓道:

“三代目,这次我来,是为了一个学生。”

“他的才能,已经超出了我这个忍者教师所能指导的范围。”

“但是,出身普通家庭,父亲战死的他,在忍者道路上缺少指引。”

“如果这样下去,我担心终有一天,他会被自己的才能所伤害。”

“这次我来,就是希望三代目您能够引导他走上真正的忍者之路。”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