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章 我们怎么能不来

  • 我在木叶肝经验
  • 咖喱宅牛
  • 2060字
  • 2022-06-01 20:28:06

碰!

苦无组成的铁蒺藜越转越急,如同一道黑色彗星,在天台之上越转越急。

而鹤间信,以lv3的忍具操控,牢牢的掌控着这颗彗星,使它永远瞄准着日向宁次。

一次!

两次!

终于——

日向宁次来不及闪避,被狠狠的砸中。

呲啦!

锋利的苦无,直接扎进日向宁次左侧的后背,在巨大的惯性之下撕扯着血肉。

“啊!!”

日向宁次咬着牙发出惨叫声,面容扭曲。

开启的白眼,直接在这痛苦的刺激下,失去了查克拉的供给,自动的关闭起来。

噗通!

日向宁次整个人被砸到在地,在天台上滑出一道长长的红色痕迹。

“我操,不会死人吧!”

鹤间信把忍具一甩,连忙跑上前,心里一阵后怕。

刚刚的他,被日向宁次的心理战,弄得很是不爽,算是含怒出手。

在用力转动苦无铁蒺藜时,他也能感受到那股越来越大的力量。

但是却没有想到,这股力量砸中人后,会造成这样严重的伤势。

不过,忍者的生命力,超乎了他的想象。

明明半个身子都变得破破烂烂,但却等鹤间信冲到日向宁次身前的时候,对方已经挣扎着爬了起来。

两人相视无语。

鲜血顺着伤口,从日向宁次的手上嘀嗒嘀嗒落下。

但就在两人相对无言的时候,一道好似金属摩擦的声音忽然响起。

“这样的伤势,如果不尽快包扎的话,会因为失血过多休克。”

宇多田隼!

听到这声音,鹤间信的脑海里立刻浮现那个二年级忍术老师的身影。

一直在旁边观战吗?

鹤间信瞬间明白,看似无人的天台,其实还是有人的。

只是他没有发现而已。

而日向宁次对此并没有什么反应,只是死死的看着鹤间信,声音低沉道:

“没想到,居然被你这样的平庸之辈靠着小聪明打败了。”

鹤间信皱起眉头,心里那点因为弄出这样严重伤势产生的愧疚,也烟飞云散。

平庸之辈怎么了,吃你家饭了!

我好歹也是有系统的穿越人士,你天天平庸之辈挂在嘴上,我不要面子的啊!

不过虽然不爽,但鹤间信却发现,自己意外的没有恼羞成怒。

这大概是因为——

“宁次同学,教伱一个道理。”

“作为失败者,你的每一句贬低、羞辱,在我看来都只是败犬的哀嚎!”

“所以,争取下次不要被我这个平庸之辈打败吧!”

鹤间信看着日向宁次,笑着说道。

然后抬头看向已经不知不觉走到日向宁次身后的宇多田隼,欠身行礼道:

“宇多田老师,宁次的伤势就麻烦你了。”

他的话还没说完,伊鲁卡的咆哮声响起。

“你这家伙,还知道麻烦啊!”

“对同学使用这样威力的招数,你今年的忍具成绩取消!”

鹤间信回头,看着鼻孔开阖,怒气冲冲的伊鲁卡捏着拳头走来。

但还不等他开口解释,宇多田隼那混杂着金属音的声音再次响起。

“好了,伊鲁卡,只不过是学生之间的比试而已。”

“就算是日向家,也不会因此而怪罪一名学生的!”

伊鲁卡听到这话,怒气冲冲的脸顿时变得不好意思起来,对着宇多田隼又是鞠躬又是道歉。

在鞠躬道歉的间隙,还不忘狠狠的瞪着鹤间信一眼。

不过宇多田隼对这种情况似乎有些不耐烦,直接抓着日向宁次的肩膀,一个瞬身消失在天台上。

等他消失后,伊鲁卡长长的吐出一口气。

“本来以为你是最省心的,没想到一出事就闹出这么大动静。”

“你刚刚要是运气差一点,苦无的角度再偏一点,这会儿可能已经被暗部带走拷问了!”

鹤间信听到这话,不由愣了愣神。

“应该,不至于吧!”

伊鲁卡狠狠的敲了敲鹤间信的脑袋,然后表情严肃道:

“鹤间信,我知道你很聪明,也很成熟。”

“但是,你似乎对忍者的力量没有一点儿敬畏!”

“哪怕是最低级的下忍,也是有能力屠杀掉一个村子的存在。”

“这样的力量,一旦失控,对整个世界来说,都是一种威胁,是必须要警惕的对象。”

“而一旦对同伴造成致命伤,哪怕最终没有死亡,也会被打上失控的标签。”

“你以为,那样的结果会是什么!”

鹤间信听到这里,终于回过神来。

一直以来,他虽然生活在木叶,知道木叶是一个忍者组织,但并没有太过真实的感受。

甚至因为木叶那时不时出现的高科技产品,有一种己还生活在二十一世纪的错觉。

但是现在,他才猛然惊醒。

自己生活的木叶其实是一个军事组织。

看似和平温和的外表下,实行的是严厉近乎军法的忍者条例。

而自己,虽然才七岁,但实际上是一个拥有杀人能力,接受忍者条例管束的准军事精英单位。

伊鲁卡看着鹤间信沉默下来后,表情也渐渐松弛下来,但在离开之前,还是警告道:

“从现在开始,你和别人比试,必须要经过我或者其他成年忍者的同意。”

鹤间信苦笑,他正打算在击败日向宁次后,一路打穿忍者学校。

但这个计划,似乎刚刚开始,就失败了。

不过他也知道,伊鲁卡这样做,是为了自己好。

虽然有些郁闷,但也只能接受。

……

顺着教学楼长长的楼梯,鹤间信一步一步的往下走。

天际太阳最后一缕余晖,照耀在大地上,却正好被教学楼挡住。

鹤间信,和这个楼梯间,都沉浸在一片昏暗之中。

踏!踏!

随着脚步的不断迈出,鹤间信最后走出了昏暗的楼梯间,沐浴在昏黄的落日余晖之下。

正当鹤间信沉浸在自己的情绪里时,几道身影出现在他眼前。

“嗨,信。”

“你这家伙垂头丧气的,不会是输给那个二年级生吧!”

犬冢牙走上前,问出了所有人心中的疑惑。

鹤间信却没有第一时间回答,而是反问道:

“你们怎么在这儿?”

犬冢牙一脸震惊,仿佛鹤间信再问什么无法理解的问题。

“信你这家伙是糊涂了吗!”

“你可是代表我们一年级生挑战二年级,我们怎么能不来!”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