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章 在这双眼睛面前

  • 我在木叶肝经验
  • 咖喱宅牛
  • 2050字
  • 2022-05-31 22:33:55

宿主:鹤间信

种族:忍界人

技能:

查克拉提取术:lv3 114/225

查克拉感知:lv1 12/100

体术:lv3 207/225

封印术-一糸灯阵:lv2 141/150

忍具操控:lv3 4/225

查克拉:10/144/480

一个星期后的早上,鹤间信看着自己的系统面板,脸上露出满意的表情。

体术只差一点,就能够再次晋级;而忍具操控更是直接抵达lv3,也就是下忍的水平。

从表面上看,并没有什么神奇的操作,还无法做到宇智波鼬、宇智波止水那样空中拐弯、碰撞的绝技。

但是——

鹤间信拿出一支苦无,竖着放在自己左手的食指上。

稳稳当当!

手指轻轻转动,苦无温顺的沿着他的食指转动起来,灵巧无比。

这就是lv3的忍具操控,熟悉,然后控制。

“也不知道,这种水平的忍具,对上日向宁次能起到什么效果。”

鹤间信收起苦无,插入忍具包,和凌子告别后,慢跑到忍校。

不过——

“没人?”

鹤间信在忍校稍微转悠了两圈,居然没有发现日向宁次的身影,顿时郁闷起来。

辛苦锻炼这么久,好不容易可以展现一下成果,结果对方居然不配合。

实在太不爽了!

不过,今天二年级没有忍术课,鹤间信也没办法借着旁听的名义上门质问。

只好带着一点郁闷,自己锻炼一下,然后上课。

等到下午快放学,差不多已经忘记这件事的时候。

忽然有人告诉他,有二年级的女生找他。

抬头一看,正是包子头天天。

“信,宁次让我转告你。”

“如果你还记得上个星期的约战的话,放学后天台见。”

鹤间信听到这话,爽快的点头答应。

……

很快,放学铃声响起。

踏着五月份温暖的阳光,鹤间信独自一人来到了学校教学楼的天台。

落日昏黄的光晕,打在天台上,拖出长长的黑影,让整个天台显得格外寂寥。

而日向宁次,就这样站在光影的交界处,一双白眼冷冷的看着他。

“就你一个人吗?”

鹤间信下意识的问道。

日向宁次有些模糊的脸上,嘴角忽然翘了起来,嘲讽道:

“怎么,舞台没有观众,让伱失望了吗?”

嗯?

鹤间信有些莫名其妙的看着日向宁次,不明白他在说什么。

但日向宁次却自顾自的继续说着。

“无论是在教室的时候,还是在忍校的操场上,胜利后的欢呼声,让你很喜悦吧!”

“以天才自诩,但实际上却是一个沾沾自喜的平庸之辈。”

“应该说你是幸运呢,还是可悲呢?”

这一下,鹤间信终于明白,日向宁次在干嘛。

“早上没有见到你,你是故意的?”

“你该不会是打算,说几句话,让我投降吧!”

日向宁次并没有回答,而是盯着鹤间信,继续道:

“你的额肌收缩,瞳孔扩张,身体前倾,心脏跳动加快!”

“在生气自己平庸的本质,被人看破了吗!”

“真是可怜啊!”

“在这双眼睛面前,你的隐藏毫无用处!”

不知不觉间,日向宁次的白眼已经打开。

光暗交错之下,暴起的青筋,让他看起来像是某种类人的怪物。

鹤间信不知不觉间,后退半步。

等他回过神来,确定自己的动作,在看着站在光影交界处的日向宁次,顿时觉得他的面目是如此可憎!

深吸一口气,鹤间信拿出忍具,看着日向宁次。

“说实话,在几分钟之前,我还挺喜欢你这家伙的!”

日向宁次皱眉,在他的推断里,鹤间信现在应该努力控制怒气,或者干脆恼羞成怒冲上来才对。

对立之印!

鹤间信结印,宣誓着战斗的开始。

日向宁次连忙提高警惕,同时结印。

呼-吸-

鹤间信并没有冲上去,反而后撤两步。

日向宁次见此,神情再次恢复镇定,缓缓逼近,同时开口道:

“六只苦无。”

“八只忍镖。”

“十米长的钢丝两卷。”

鹤间信停止后撤的脚步,两只手分别拿出四只忍镖,扔了出去。

刷!刷!刷!刷!

日向宁次轻松的闪避。

“很不错的忍具投掷,但在这双眼睛面前,一切都是无用!”

“抬肩,然后胳膊的肌肉收缩,再然后小臂、手指。”

“我比你更清楚,你投掷的方向。”

鹤间信无奈的摇了摇头。

“虽然早就知道白眼的能力,但是亲身体会后,感觉更糟糕啊!”

“对于普通忍者而言,简直就像是天敌一样。”

日向宁次稳步前进,声音平静道:

“终于明白自己的命运了吗,那就乖乖的接受失败吧!”

但鹤间信却忽然笑了起来,拿出全部的六只苦无,对着日向宁次道:

“知道吗,嘴遁之所以有效。”

“是因为敌人已经被打趴下了!”

“真正试图用嘴说服别人的,都是大傻逼!”

日向宁次听不懂‘嘴遁’的梗,但是却很明白鹤间信说的那个‘大傻逼’是自己。

“哼,不知所谓!”

他声音带上了一丝恼怒,原地摆出了柔拳的起手式。

而鹤间信,则毫不犹豫的甩出了六根苦无。

日向宁次从容避开,然后猛地突进。

铮!铮!铮!

飞到尽头的苦无,将系在尾端的钢丝拽的笔直,在空气中弹响铁铮的肃杀之声。

日向宁次嘴角挂起不屑的笑容。

“拙劣的模仿!”

“这种廉价的钢丝,连普通人都瞒不过,还想瞒住白眼?”

但是,出乎日向宁次的预料,捆着钢丝的苦无,并没有试图将他捆住。

而是——

咔咔咔!

钢丝与钢丝搅合在一起,像拧麻花一样,拧成一根钢绳。

而钢丝尽头系着的六把苦无,则在钢丝的作用下,变成一朵满身尖刺的铁蒺藜。

啸!

拽着钢丝绳的鹤间信,猛地用力。

巨大的铁蒺藜如流星一般摆动起来,在空气中发出呼啸之声。

“什么!”

日向宁次看着这一幕,一直以来冷漠的表情,终于破防。

但是下一秒,苦无之花已经来到身前。

在惯性的作用下,这由六根苦无拧在一起的铁蒺藜,狠狠的砸向日向宁次。

闪!

日向宁次急忙闪开。

但是鹤间信却预判了他的位置,用力抡一圈后,铁蒺藜以更快更猛的速度冲向他。

啸!!!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