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章 你又输了

  • 我在木叶肝经验
  • 咖喱宅牛
  • 2136字
  • 2022-05-30 22:21:46

“好,我答应了!”

鹤间信回答的速度,比他自己想象的要快一些。

在他看来,自己身为一个现代穿越者,肯定会畏惧受伤、计算得失、等等。

但实际上,他答应的十分爽快。

并且心里还有点小激动。

似乎,他比自己想象中的,更加好战。

反倒是佐助,对鹤间信的反应没有半点奇怪,点了点头之后,高冷的扭头离开。

“信,你这样是不是有些鲁莽了。”

“要知道,哪怕你的实力已经不弱了。可是忍具对战不同于体术,对你这个年纪来说,还是太危险了!”

伊鲁卡忧心忡忡的说道。

虽然很久以后的第四次忍界大战,苦无之类的传统忍具,几乎成了一个笑话。

团藏的苦无捅须佐,更是囧的突破次元壁。

但对于绝大部分忍者来说,苦无和其他忍具之下的威胁,并不比那些千奇百怪的忍术小。

尤其是年纪较小的忍者,身体还没有充分长成,脏腑器官脆弱,威胁更大。

鹤间信对此,倒是很从容,直接笑着道:

“伊鲁卡老师,放心!”

“反正明天比赛也是在学校,伱肯定观战。”

“真危险了,你出手救一下呗!”

伊鲁卡目瞪口呆。

对于他这样的传统忍者而言,忍者对决是非常正式的。

像鹤间信这样,还没开战,就直接开口让他出手救援,十七年来都没遇到过!

他最终只能无奈的叹了一口气,苦笑道:

“你这也——”

“算了,看来确实不用担心你!”

一旁的牙、志乃,神情古怪的看着鹤间信;而鸣人则眼睛滴溜溜乱转,似乎被鹤间信的话打开了奇怪的脑回路。

……

一天时间,转眼即过。

第二天早上,佐助呼哧呼哧的背着一大摞的忍具,来到忍者学校。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担心和好奇,他的哥哥宇智波鼬难得的送他来了,手里还帮忙提着另一包忍具。

第一次见到宇智波鼬的鹤间信,甚至都没有反应过来对方是谁。

直到佐助用着别扭的声音喊着‘哥哥’,才反应过来这就是传说中的‘宇智波鼬’。

这让他下意识的多打量了对方几眼。

没想到宇智波鼬敏锐的察觉到了鹤间信的目光,瞬间就顺着视线看了过来,温和的点头笑了笑。

虽然早就知道,宇智波鼬对佐助的溺爱。

但是亲眼看到这一幕的鹤间信,还是无法将眼前这个面容柔和、满脸宠溺的家伙,和那个杀死宇智波一族老幼数百人的家伙联系到一起。

不过鹤间信这样盯着宇智波鼬看,一下子就让佐助的兄控病爆发,很是不开心的道:

“信,你这家伙盯着我哥哥干什么!”

“你这个混蛋难道想打他的主意吗!”

佐助一下子站到宇智波鼬身前,试图拦住鹤间信的视线。

不过七岁的他只有十三岁的宇智波鼬身高的一半,根本不可能起到作用。

“好了,佐助!”

“不可以在同学面前失礼哦!”

宇智波鼬轻笑着揉了揉佐助的脑袋,然后对着鹤间信点了点头,算是道歉。

“不要摸我的头!”

佐助眯着眼睛,摇头晃脑,试图反抗。

不过动作很轻微,更像是在嬉闹。

很快他自己就发现了这一点,立马变得严肃起来,‘凶狠’的看着鹤间信。

还有因为知道消息,前来观战的大半个一年级生。

“怎么有这么多人!!”

佐助这个时候,才注意到周围还有这么多人,顿时不满的喊出声。

随着他的视线转移过来,人群顿时变得热闹起来。

“佐助,要加油哦!”

“信,这回不要留手了!”

伊鲁卡站在人群中,有些手忙脚乱。

这一回可是真正意义上的忍者战斗,很有可能出现意外。

这种意外,不仅仅是对于战斗的鹤间信和佐助。

对于没有丝毫防护意识的一年级生,也是同样。

毕竟,两个人互相扔忍具,片叶不沾身,结果全都扎到观战的人身上,在忍界的历史上也不是没发生过。

“都给我后退!!”

伊鲁卡大喊大叫着,努力的避免意外发生。

学生们嘻嘻哈哈的后退,但有时候又被后面的人挤到前面,现场只能说很活泼。

人群的后方,日向宁次、小李和几个二年级生,静静的看着这一切。

在远方的火影楼中,三代目敲着烟斗,透过水晶球,借助望远镜之术俯视着忍者学校。

半晌后,在伊鲁卡的努力下,现场的学生终于让开了足够的空间。

“结对立之印!”

鹤间信和佐助相对而立,结印。

然后——

一个后跳!

一个瞬间提取查克拉,进入下忍状态。

战斗,正式开始!

刷!刷!刷!刷!刷!

五枚忍镖,瞬间袭来。

鹤间信立刻向侧面闪避。

落地后,还没来得及反应,又是‘刷刷刷’三枚忍镖。

“因为负重不足,所以选择忍镖来控制距离,消耗对手吗?”

日向宁次在后方观战,一眼就看出了佐助的战术。

“那么,你会选择怎么应对?”

他的视线转向鹤间信,心中默默想着。

鹤间信的应对方法,十分简单。

冲过去,近身战!

“哼!果然如此!”

佐助看着冲向自己的鹤间信,嘴角露出一丝得意的笑容。

直接从手中两把忍镖。

刷!刷!刷!刷!刷!

无数忍镖,带着黑色的残影,飞向鹤间信。

鹤间信迅速闪避。

但是,在闪避的一瞬间,他感觉到了不对。

忍镖的速度,似乎比刚刚慢了一点。

下一秒,他看到佐助那张带着得意笑容的脸,以及依旧紧紧攥着的双拳。

嗯?

下一秒,佐助双拳后拉,原本飞到尽头的忍镖,忽然被一股力道牵引,漫天飞散!

钢丝!

鹤间信只感觉,自己仿佛是落入蛛网的昆虫,危险从四面八方扑来。

下一秒,整个人被钢丝结结实实的捆住。

“怎么样,这一招可是我特意向哥哥学习,用来对付你这样擅长体术的忍者!”

佐助看着鹤间信,骄傲的开口道。

鹤间信叹了口气,闭口不言。

“嗯?不打算认输吗?”

佐助皱起眉头,十分不满。

然后面色一冷,提起一枚苦无,扔向鹤间信。

但是鹤间信用力一滚,避开了。

佐助这下彻底生气了,直接提着苦无冲到鹤间信面前。

“这下看你怎么躲!”

但就在他冲到鹤间信身前的一瞬间,鹤间信笑了。

“佐助,你输了!”

“一糸灯阵!”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