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章 在战斗中学习

  • 我在木叶肝经验
  • 咖喱宅牛
  • 2057字
  • 2022-05-30 20:39:26

“你这家伙,又想偷学!”

佐助听完鹤间信的话后,恨恨的说道。

那天实战课,鹤间信偷学他体术后赢了他,他气得晚上饭都没吃。

可没有这么容易忘记。

不过,鹤间信可不会让自己的经验宝宝逃走。

“我的查克拉比你多,体术比你强。”

“忍术的话,提前旁听高年级的课,肯定在伱之上。”

“今后很长一段时间内,除了现在利用我对忍具的不熟悉,你是没有机会赢我的。”

鹤间信笑盈盈的看着宇智波佐助。

虽然原著里刻画的佐助,是一个拥有敏锐观察力的冷酷天才。

但天性敏感、骄傲的他,其实比看起来蠢笨的鸣人更加一根筋,不愿意动脑子。

所以,面对危险的时候,鸣人会经常发挥出意外性第一的特性,用意想不到的方式破局。

宇智波佐助则会一咬牙、一瞪眼,高呼‘宇智波的荣耀’之类的口号,直接a上去。

所以,面对鹤间信这样半是挑衅、半是诱惑的言语。

佐助瞬间心动了!

没有言语,他直接从靶子上取回两把苦无,抓在手里,一言不发的看着鹤间信。

鹤间信见此,满意的笑了起来,向伊鲁卡借了两把苦无后,与佐助相对而立。

对立之印!

两人按照礼节结印,然后瞬间行动起来。

砰砰砰!

金属的碰撞声,犹如激情饱满的鼓点,在空气中响起。

提取查克拉!

在最初的接触之后,鹤间信毫不犹豫的提取出100点查克拉,进入下忍模式。

靠着充裕查克拉赋予的力量、敏捷、感知全方位增强。

直接压着苦无技巧在他之上的佐助打。

“又是这一套!”

佐助感觉到苦无碰撞中传来的压力,顿时愤愤不平起来。

身为骄傲的宇智波一族,却被人用同一种方式压着打,感觉太糟糕了。

可是,查克拉不够就是不够,无论他怎么不甘心,都没有用。

碰!

又是一次碰撞,佐助咬牙借着碰撞之力退开,然后试图保持距离。

希望借助更高一筹的苦无投掷能力,来获取优势。

刷!刷!

两把苦无一左一右,形成夹击,逼退想要追击的鹤间信。

等鹤间信停下格挡的同时,又是两把苦无,从侧面刁钻的角度攻过来。

一时间,哪怕鹤间信有着lv3体术的基础,也有些手忙脚乱。

只能连闪带躲,同时借助手里的苦无格挡,才勉强挡了下来。

但是,战斗到此就结束了。

因为——

“我的苦无没有了!”

佐助不甘心的开口道。

他可不知道鹤间信今天会提出忍具作战,所以只带了四把苦无,用于放学后的练习。

结果,现在好不容易占到了优势,但是却没有苦无了。

这让他恨不得当场来个时间倒退,回到早上上学前,把自己的忍具包塞满。

鹤间信看着气鼓鼓的佐助,大气的挥了挥手,道:

“没事,就算是你赢了。”

“宇智波不愧是木叶第一豪门,忍具的使用技巧让我受益匪浅!”

再说受益匪浅的时候,他瞥了一眼系统面板。

短短几个回合的交锋,原本lv2 1/150的忍具-苦无,已经变成了lv2 17/150。

可不是,受益匪浅吗。

他的话,让佐助脸上的表情变得和缓许多。

但是生性骄傲的宇智波,却不肯接受这样的‘胜利’。

“这次算平手,下次我会真正打赢你!”

鹤间信对佐助的话浑不在意,现在的他,只想着一件事。

“下次是什么时候?”

佐助皱着眉头看着鹤间信,总觉得鹤间信这样的热切,让他有些怪怪的。

就好像自己被占便宜了一样。

“你这家伙,是有着在战斗中学习的天赋吗,所以这么着急和我比试?”

佐助用着怀疑的语气,看着鹤间信问道。

鹤间信有些惊讶的看着佐助,没想到这家伙居然这么敏锐。

虽然不是完全正确,但也算切中要害。

看到鹤间信的表情,佐助越发肯定自己的猜测,一脸不屑的说道:

“果然如此!”

“我就知道,你这家伙不会做没有好处的事情。”

鹤间信挠了挠头,被人发现系统的运作方式,着实超出了他的预料。

“不过,连年幼的佐助,都能通过几次比试,猜到我的情况。”

“那三代、宇智波鼬这样的顶尖高手,猜到这些只会更快。”

“既然迟早被发现,那就不必大惊小怪!”

鹤间信稍微整理了一下思路,看着佐助道:

“佐助你说的不错,我确实擅长在战斗中学习。”

“不过,身为忍者,在战斗中成长,不是理所当然吗。”

佐助听到这话,顿时无话可说,只能不爽的瞪了鹤间信一眼。

而在场的鸣人、牙、志乃,则惊讶的看着鹤间信。

尤其是志乃,更是若有所思的道:

“所以说,每次实战课,信都会全力以赴,是因为能在战斗中学习吗?”

而牙则挠了挠头,一脸不解道:

“可是,信他实战课的对手,大多是鸣人。”

“鸣人这家伙,能让他学习什么。”

本来还懵懂的鸣人,在听完牙的话后,顿时高兴的大呼小叫起来。

“原来是这样!”

“连信都要向我学习,你们知道我厉害了吧!”

听到鸣人的话,所有人都翻了个白眼。

佐助更是怀疑,自己是不是猜错了,而鹤间信则是顺着他的猜测迷惑他。

不然的话,和鸣人这样的蠢货战斗,能够学什么。

学习更蠢吗?

一时间陷入迷惑的佐助,最后甩了甩脑袋,轻声道:

“不管了,只要在他学会之前打败他,就行了!”

心里有了定计后,佐助不再疑惑,开口对着鹤间信道:

“明天早上这个时候,我们再比试一次。”

“我会带上全部忍具。”

“那些都是宇智波一族,在战场上杀死过无数敌人的必杀忍具。”

“你最好准备好止血的药剂,不然因为受伤流血而死的话,我可不负责!”

佐助半是炫耀,半是提醒。

伊鲁卡听到这话,顿时眉头一变,有些担心道:

“这样会不会太过危险了?”

鹤间信也有些不安,宇智波忍具投掷技巧的危险,他今天已经见识过了。

为了经验,冒着受伤的危险,值不值?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