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章 佐助的苦无投掷

  • 我在木叶肝经验
  • 咖喱宅牛
  • 2014字
  • 2022-05-29 22:37:58

鸣人被油女志乃的话,说的恼羞成怒,张牙舞爪。

但在他扭头的一瞬间,猛然发现,自己三人已经被鹤间信‘发现’了。

顿时张牙舞爪的动作变成了笨拙的掩饰。

“那个,信,你今天来的也很早啊。”

“吃了吗?”

犬冢牙则站起身,不满的嘟囔道:

“都怪鸣人太吵了。”

鹤间信饶有兴致的打量着这三个人,大致猜到了他们来的原因。

大概是昨天看他去二年级旁听,有些羡慕。

又被漩涡鸣人一顿半真半假的忽悠,脑袋一热,就跑过来了。

不过——

“你们该真不会以为,伊鲁卡老师教了我什么绝招吧。”

鹤间信看着犬冢牙和油女志乃,语气中带着疑惑。

在他看来,这两个人出身忍族,应该不会妄想一步登天的绝招才对。

更何况,伊鲁卡不过是个中忍。

就算有那种一步登天的绝招,也轮不到他啊。

不过,犬冢牙和油女志乃,却一副半信半疑的模样。

性格比较冲动的犬冢牙,更是直接开口问道:

“难道没有吗?”

“可信你这么厉害,肯定有原因啊!”

鹤间信自然不能告诉犬冢牙,自己这么厉害是因为有系统。

也懒得糊弄小孩,所以干脆不开口。

但就在这个时候,伊鲁卡略显惊讶的声音,忽然在操场的另一边响起。

“佐助,伱在干什么?”

听到这话,鹤间信、漩涡鸣人、犬冢牙、油女志乃齐刷刷的转过头。

没一会儿,脸色微红的宇智波佐助,低着头,慢吞吞的从一棵大树后面走了出来。

鸣人看到这一幕,顿时大声嘲笑道:

“哇,佐助你好卑鄙!”

“昨天你明明一副不屑一顾的样子,没想到居然也偷偷摸摸的过来偷学伊鲁卡老师的绝招。”

旁边的犬冢牙,赞同的点了点头。

“鸣人说得对!是吧,赤丸!”

“汪!!”

佐助气呼呼的抬起头,扭过脑袋。

伊鲁卡听着鸣人的话,却有些摸不着头脑。

“绝招?什么绝招?”

鹤间信把自己的猜测给伊鲁卡说了一遍,伊鲁卡这才明白过来,没好气道:

“你们这些家伙,给我听好了。”

“忍者的力量,是来自一次又一次的艰苦卓绝的锻炼,没有任何捷径可言。”

“信他之所以强大,是因为他有天赋,同时刻苦努力。”

“而不是靠什么我教授的绝招!”

经过鹤间信和伊鲁卡两个人否定之后,犬冢牙终于放弃了偷学绝招,然后逆袭成为首席生的幻想。

不过,天性乐观的他,倒没有因此受到打击。

反而精力充沛、一脸好奇的看着伊鲁卡,问道:

“那么老师,你每天早上和信在一起,是怎么锻炼的?”

伊鲁卡耐心回答道:

“只是用对战指导一下信体术,帮他增加一下经验。”

“不过信的进步太快了,现在我也只是单纯的陪他对练而已。”

听到伊鲁卡这话,犬冢牙几人惊讶的看着鹤间信。

虽然他们早就知道,鹤间信很强。

但却下意识认为,那只是学生间的强。

万万没想到,已经强到,伊鲁卡这个老师都无法指导的地步。

而一直默不作声,却偷偷竖起耳朵的佐助,在听到这话后,则咬着嘴唇,不甘心想到:

“可恶,这样的话,我要怎么才能夺回第一!”

这些天来,他的父亲宇智波富岳几乎没有主动询问过他学校里的事情。

在年幼的佐助看来,这一切都是因为自己败给了鹤间信,玷污了宇智波的荣誉。

所以他背地里加倍努力的训练。

更是在昨天听到鸣人吹牛后,特意的早起,偷偷的跑到学校来。

为的就是,重新夺回第一名,让他父亲知道,他宇智波佐助并不比哥哥宇智波鼬差。

可是,现在却听到,鹤间信的实力又进步,已经到了忍者学校老师都无法指导的地步。

这顿时让他感觉到一阵无力。

鹤间信无法体会佐助此时的心情,也不在意。

他在伊鲁卡教训完其他人后,笑着开口道:

“伊鲁卡老师,我和二年级的日向宁次约定下个星期比试。”

“他的柔拳让我很是头疼,所以接下来几天,我想向您请教一下忍具的使用。”

伊鲁卡听到这话,爽快答应道:

“为了应对日向家的柔拳吗?”

“没问题!”

伊鲁卡答应后,从随手携带的忍具包里取出两把苦无。

“忍者最常用的忍具,就是苦无、手里剑和忍镖。”

“我今天没有带忍镖和手里剑,就先教你苦无的使用技巧吧。”

伊鲁卡向鹤间信展示了一下苦无和手里剑的基础技巧后,然后又让鹤间信尝试了一下。

苦无的形状,类似短剑,可以近战,也可以投掷。

在掌握lv3体术的情况下,苦无的近战技巧鹤间信一点就透,甚至能够举一反三。

远程的投掷虽然稍差,但也能中靶。

所以技能刚一出现,直接就是lv2。

但就在他甩出苦无的一瞬间,佐助的声音响起。

“哼,所谓的首席生,也不过如此嘛。”

鹤间信听到这话,还没什么反应,鸣人和牙就按捺不住气冲冲的开口道:

“什么嘛,臭屁佐助。”

“难道你很厉害吗!”

佐助冷哼一声,一言不发的从忍具包里取出两把苦无。

然后单手扔出,同时命中靶心。

鸣人和牙瞪大眼睛看着这一幕,嘴巴张的老大,满脸不可思议。

“好厉害!”

鹤间信对此,反应倒没那么大,因为他早就通过原剧情,知道宇智波一族神乎奇乎的忍具使用技巧。

“不过,我给佐助造成的压力,好像不小啊。”

鹤间信看着在扔出苦无后,一直往自己这边瞥的佐助,心里想到。

然后他忽然想到,练习体术的时候,两个人对战可以获得更多的经验。

忍具的练习,不也应该同样可以吗。

而且,还可以顺便偷师。

鹤间信想到之前实战课上,自己模仿宇智波佐助体术的事情,嘴角忽然笑了起来。

然后笑着开口道:

“佐助,我们两使用忍具比试一次吧。”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