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章 交谈

  • 我在木叶肝经验
  • 咖喱宅牛
  • 2021字
  • 2022-05-29 20:20:51

喷!

就在鹤间信沉浸在自己的天网计划中时,忽然蘑菇屋外面,传来一阵打喷嚏的声音。

回头一看,大角鹿硕大的脑袋,正透过好奇的打量着他。

“你这家伙,也没睡吗?”

鹤间信走出蘑菇屋,摸了摸大角鹿的脑袋,笑着问道。

这头大角鹿原来在森林里的作息是什么样的,他并不了解。

不过随着住进鹤间家后,它的作息就开始慢慢与人类趋同,而且还是早起早睡作息良好的那一种。

“大概是感觉到,信今天的心情有些烦闷的缘故吧。”

主屋的木质走廊上,凌子静静的站在那儿,轻声说道。

鹤间信不由摸了摸脸。

“有这么明显吗?”

凌子笑了起来,眼睛弯弯的像个月牙,柔声道:

“是啊,信虽然看起来很冷静,但意外的不会隐藏自己的情绪呢。”

“从小就如此!”

鹤间信愣了一下,回忆了一下过去后,每次他心情烦闷的时候,似乎接下来几天都会吃到一些好的。

以前的他,一直想着其他的东西,并没有注意到。

但是现在回想起来,应该是作为母亲的凌子,察觉到自己情绪的变化,用这种方式安慰,或者说‘哄’吧。

发现这一点的他,顿时有些不好意思起来。

穿越过来后,他一直都以一直平视,甚至俯视的目光看待自己的家庭。

也总是自觉,自己要比这一世的母亲更加成熟、理智。

虽然年纪还小,但确实照顾对付的人。

但没想到,其实一直以来,自己反倒是被照顾的那个。

凌子敏锐的察觉到了鹤间信的情绪变化,捂着嘴轻笑道:

“信害羞了吗?”

鹤间信被这么一说,心里那点不好意思反而烟消云散,坦然的走到凌子身边,随意的坐在木地板上反问道:

“有那么一点。”

“不过,感觉妈妈这两天心情很不错?”

凌子压着衣服的裙角跟着一起坐下,笑着说道:

“是啊,自从信带回大角先生后,家里就宽裕多了。”

“虽然说邻组里的人来借用大角先生不会付钱,但都会在事后送来一些用的上的东西。”

“另外,信培养的蘑菇,品质也出奇的好,送出去后,大家都特意过来感谢呢。”

“甚至有一些邻组之外的人,因此拜托人过来询问是否出售呢。”

凌子说话的时候,带着骄傲和自得,整个人有点儿精神焕发的意思。

鹤间信对此感觉很是复杂,既羡慕她这种满足的心态;又觉得在这个忍者世界,因为这些简单的小事而满足,有点肤浅。

但总的来说,看到自己这一世的母亲,因为自己的努力而变得开心起来,还是比较满意的。

不过,在听到最后,有人询问蘑菇是否出售的时候,他又下意思的转动了脑筋。

要不要借此机会,以蘑菇养殖为切入点,做大做强,当一个忍界商业大亨。

下一秒,这个念头就被鹤间信自己掐灭。

无论是前世还是今生,成为一个商人的基础条件就是,点社交技能。

而鹤间信,在这方面的极限大概就是基础的接人待物。

以这样的条件去经商,除非老天再给一个主角光环,不然结局肯定是今天开门,明天破产。

“不过,就算不能经商,但做个小个体户,还是勉强应付的来的。”

鹤间信心里想着,然后对凌子开口道:

“有人询问是否出售,这倒是一件好事。”

“我记得邻组里有好几户家里忍者战死,生活比较艰难。”

“妈你有空的时候可以去问一下,他们有没有兴趣学习种植我们家的蘑菇。”

“虽然不可能大富大贵,但或许可以借此改善一下家里的条件。”

“风险也不会太大,最多也就是浪费一些木材、谷壳和时间。”

凌子脸上露出惊讶之色,似乎在奇怪鹤间信为什么会忽然提起这个。

但略微思考片刻后,脸上就变得开心起来,由衷的感慨道:

“已经开始考虑照顾邻组的人,信真的已经是一个大人了呢!”

鹤间信懒洋洋的躺在木板上,抬头看着天上的星星。

耳畔凌子的声音渐渐遥远,不远处的大角鹿漫不经心的伸进院子里的树枝,不时的朝鹤间信和凌子这边打量一眼。

夜色渐深,忽然鹤间信感觉到一阵困意。

本来他打算起身回房睡觉,但不知怎么的忽然发懒,干脆躺在走廊的木地板上睡着了。

过了一会儿后,自言自语的凌子终于发现了熟睡的鹤间信,将他抱回房。

……

第二天,鹤间信一早起来,感觉自己精力充沛。

按照习惯慢跑到学校后,伊鲁卡还没有到。

原地自己练习了一下体术。

但刚练到一半,就听到不远处传来一阵悉悉索索的声音。

借着眼角的余光一瞥,发现是漩涡鸣人、犬冢牙两人。

不对!

除了他们两个外,还有一个人。

那就是存在感有些稀薄的油女志乃。

这三个人中,漩涡鸣人和犬冢牙脑袋擦着脑袋,而油女志乃则高冷的站在三米外。

“喂,鸣人,伊鲁卡老师到底教给信那家伙什么绝招。”

鸣人支支吾吾,语气含糊。

“那个,就是那种,那种绝招吗。”

犬冢牙听到这话,顿时磨起了牙,不爽道:

“到底是哪种!”

“你不会是,不知道吧。”

鸣人顿时急的跳脚,声音也跟着放大起来。

“我怎么会不知道!”

“每次伊鲁卡老师教信的时候,我都靠着出色的潜伏能力,在一旁看的一清二楚!”

“如果不是我看信可怜,现在首席生就是我了!”

鹤间信这个时候,正好做完了一套热身体术,满脸无奈的看着漩涡鸣人、犬冢牙和油女志乃三人。

漩涡鸣人还在和犬冢牙较劲,自己究竟知不知道伊鲁卡传授给鹤间信的绝招。

而油女志乃则推了推墨镜,声音冷淡道:

“这是不可能的。”

“要问为什么的话,鸣人伱的潜伏能力几乎为零,根本无法瞒过身为忍者教室的伊鲁卡老师和能够提前旁听高年级课程的信。”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