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章 白眼!开!

  • 我在木叶肝经验
  • 咖喱宅牛
  • 2003字
  • 2022-06-19 21:14:29

“喂,一年级的,你很嚣张啊!”

一群二年级生看着鹤间信嘴角翘起的笑容,一个个义愤填膺。

就和鹤间家所在的邻组一样,在忍者学校每一个年级就是一个小团体。

小团体内部团结,而对外部则是若有若无的排斥。

这种若有若无的排斥,造成了不同年纪之间老死不相往来的局面。

这种情况,在战争结束后,木叶不再允许跳级和提前毕业的情况下,更加明显。

所以在原著中,哪怕是在一个学校呆了五年,但是日向宁次却对同为首席生的宇智波佐助,只是听说。

所以在这群二年级看来,鹤间信作为一个一年级生,跑到他们班级来‘旁听’,已经是一种极大的冒犯了。

现在还表现的这样‘嚣张跋扈’,根本就是在挑衅。

一群二年级学生里面脾气暴躁的,已经按捺不住蠢蠢欲动,下意识的撸起袖子了。

但就在这时,一道好似金属摩擦的冷酷声音,在他们身后响起。

“你们,在干嘛!”

伴随着声音,整个教室的二年级学生,瞬间安静下来。

鹤间信顺势转身,一个国字脸中忍出现在他身前。

不等鹤间信自我介绍,国字脸中忍就看着他开口,语气冷淡道:

“你就是伊鲁卡说的那个天才?”

“我是宇多田隼。”

“自己找个位置坐下,我要开始上课了!”

短短几句话,这个宇多田隼老师就让鹤间信感觉到他和伊鲁卡风格上的不同。

面对这样风格严厉的老师,鹤间信也不打算套近乎。

所以乖乖的向教室后方走去,准备找个位置坐下。

眼睛环视一圈之后,鹤间信很快就锁定自己的目标,日向宁次。

木叶的忍者学校教室,有点类似阶梯教室,巨大的教室分成三列,每列都有竖排可以容纳四个人坐下的横桌。

但仿佛是独居的猛兽一样,日向宁次了靠着窗户的左侧一张横桌,并且前后都空空荡荡。

鹤间信毫不犹豫,直接走到日向宁次身旁。

日向宁次抬头,眼神冰冷。

鹤间信回以微笑,然后没有丝毫停顿的坐下。

整个教室的二年级生,一个个不动神色的看了过来。

如果说,刚刚他们只是觉得鹤间信挑衅的话。

那么现在,就是百分之百确定鹤间信在挑衅了。

“好厉害,这就是天才之间的相互吸引吗!”

忽然一道激动的声音在教室中响起,吸引了所有人的注意。

鹤间信也回头一看,正是还没有穿上绿皮紧身衣的小李。

被他这么一打岔,教室里的气氛稍稍和缓,但是所有人还是会不时古怪的看向鹤间信。

同时,同样多得目光,看向日向宁次。

日向宁次皱起眉头,显得有些烦躁。

站在讲台上的宇多田隼,饶有兴致的打量了一会儿,然后敲了敲黑板,拿出一块提前准备好的人体经络穴道图。

“忍者从身体内的一百三十兆细胞中提取查克拉,通过穴道汇聚,经络流转。”

“牢记穴道和经络的位置,是一个忍者使用忍术的基础。”

“按照原来的计划,我应该教伱们一个个的辨认穴道和经络。”

“不过现在,我有一个更好的方法。”

宇多田隼说话的时候,目光看向了鹤间信和日向宁次所在的位置。

“日向家的白眼,拥有者看穿穴道经络的能力;而他们家传的秘术-柔拳,则可以直接攻击穴道。”

“日向宁次,现在你用柔拳和这个一年级比试一下,让他们直观的感受一下穴道经络对忍者的影响。”

宇多田隼说完,就算是对鹤间信恶意满满的二年级学生,也一片哗然。

“让宁次出手,而且还要使用柔拳,这个一年级生是得罪了宇多田老师吗?”

“话说,这未免有点过分吧,毕竟只是个一年级生。”

“……”

宇多田隼听到这些话,面色陡然阴冷,声音也忽然放大。

“够了,你们这群蠢货!”

“真正的忍者,是不可以用常理来度量的!”

“忍者的战斗,更没有过分这一说!”

金属摩擦的声音,响彻整个教室,瞬间将所以议论压下。

宇多田隼缓缓收声,目光看向鹤间信,淡淡道:

“一年级的天才,想好了吗?”

“现在要退出的话,还来得及。”

鹤间信有些摸不着头脑。

他不知道,到底是自己得罪了这位宇多田隼老师,让他生出了教训一下自己的打算。

还是对方认为自己是个天才,打算借此让二年级生开开眼。

不过对于鹤间信来说,这些都无所谓。

和日向宁次战斗,本来就是他来旁听的目的之一。

噌!

刚坐下没多久的鹤间信,再次站了起来,平静的回道:

“什么时候开始,宇多田老师?”

宇多田隼听到这话,国字脸上露出了一丝笑容,干脆利落道:

“现在!”

鹤间信回头看了一眼日向宁次,日向宁次冷着脸缓缓起身。

两人一先一后,走到教室的前段。

宇多田隼不动神色的将讲台挪了挪,将位置让给鹤间信和日向宁次。

“结对立之印!”

鹤间信和日向宁次,同时结印。

然后日向宁次缓缓摆出了一个柔拳的起手式,看着鹤间信淡淡开口,带着一丝嘲弄道:

“真是愚蠢!”

“在这双眼睛面前,你的天赋,只不过是一个笑话。”

鹤间信听到这话,摇了摇头,猛地起身。

碰!

一道残影瞬间飞出,来到日向宁次的左侧。

一脚踢出!

猝不及防的日向宁次,直接被踢中脑袋,翻倒在地。

鹤间信金鸡独立,站在刚刚日向宁次站的位置,轻笑着开口道:

“给你个建议,在打赢之前不要说太多话,不然只会显得你很蠢。”

日向宁次眼中闪过一丝恼怒,但却不动神色的起身。

一阵查克拉涌出日向宁次的双目,眼眶周围的青筋暴起,让原本还有几分可爱的日向宁次,变得面目狰狞。

“白眼!开!”

“八卦,二掌!”

“这个建议,还是留给你自己吧!”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