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章 鹿山遇鹿

  • 我在木叶肝经验
  • 咖喱宅牛
  • 2006字
  • 2022-06-24 19:25:48

在鹤间信和奈良鹿丸说话的时候,总是坐在奈良鹿丸身后的秋道丁次,好奇的打量着鹤间信。

这个小胖墩因为家族的秘传阳遁忍术,需要大量进食储存脂肪,身体很是笨拙,总是会被人嘲笑,因此显得有些自卑和敏感。

所以尽管体型很大,但在班级里的存在感却意外的低。

不过鹤间信很清楚,作为少见的阳遁秘术家族继承人,这家伙属于大器晚成的类型。

所以见他看过来,干脆就开口邀请道:

“丁次你星期天要不要一起去。”

秋道丁次有些惊讶,指了指自己,讷讷道:

“我也可以吗?”

“会不会拖累你们?”

鹤间信知道,秋道丁次说的是他体型太胖,不适合森林野外行动的事情。

不过他也没太在意,只是随意道:

“没什么,蘑菇也不是什么稀奇的东西,一天时间再怎么慢也够了。”

“再说了,你和鹿丸总是在一起。我把他拉走了,伱一个人岂不是孤零零的。”

秋道丁次听到这话,总算放心下来,但还是没有直接答应,而是看了一眼鹿丸。

鹿丸见此嘟囔了一句。

“真是的,想去就一起去吧。”

然后又趴倒在桌子上。

鹤间信见此,也不再打扰他上课摸鱼的大业,做回到自己位置上。

不过不知道为什么,他总感觉有人盯着自己,但扭头一看又发现好像是错觉。

好在几次下来后,总算消停了下来。

“难道是,三代那个老不修的偷窥?”

鹤间信脑海里瞬间浮现三代的望远镜之术,额头跳了跳。

虽然在二十一世纪里,他早就习惯了各种监视器。但不知道为什么,一想到自己被三代这个老头子用望远镜之术监控,就格外的不爽。

不过现在的他,对此也无能为力,只能甩甩脑袋,然后暂时忘记这件事。

……

很快,周末到了。

放假期间,他显然没办法和伊鲁卡对练,但还是习惯性的早起。

锻炼了一下腿部和髋部后,他开始向约定好了足球场赶去。

在奔跑的过程中,他渐渐加速,运用体术技巧一跃而起,跳到道路旁的屋顶上。

眼前的世界,瞬间开阔起来,一阵阵风扑面而来,让整个人都变得神清气爽起来。

“lv2的体术,就能够飞檐走壁,这个世界虽然操蛋,但还是有不赖的东西嘛!”

鹤间信一路忽高忽低的乱跳,很快就抵达足球场。

不过奈良鹿丸和秋道丁次,来的比他还早一些。

一个躺在树荫下咬着嫩枝,一个站着不时张望。

见到鹤间信到来后,秋道丁次顿时露出了开心的笑容,而奈良鹿丸则翻了个白眼,拍了拍身上的枯叶起身。

“来的这么早?”

鹤间信有些诧异的开口。

奈良鹿丸无奈的叹了口气,看了旁边的秋道丁次一眼,然后声音含糊的道:

“这家伙起得早,我们等你半个小时了。”

鹤间信看了秋道丁次一眼,见他背着一个小包,立马明显装的是一堆吃的,一副小学生春游的架势。

不过想一想,现在他们才六岁,可不就是小学生吗。

想到这里,鹤间信不由失笑起来,然后道:

“既然这样,那就出发吧。”

“鹿丸,你带路?”

鹿丸听到后,懒洋洋的动了起来,一行三人慢悠悠的向着村子的西面走去。

在路上,秋道丁次像个小叮当一样,一包又一包的拿出各种各样的吃的。

每一次都会主动分享给鹤间信和奈良鹿丸。

不过就和原来剧情一样,这家伙对最后一口食物有一种奇怪的执着,每次吃完都一脸满足。

但因为错误的估计了食物的数量,导致刚刚进入奈良家的鹿山没多久,他背后的小包就彻底空了。

然后森林的崎岖道路,密密麻麻的灌木藤蔓,让他没一会儿就气喘吁吁,大汗淋漓。

不过奇怪的是,他却死活不开口休息,最后还是鹤间信主动提出好几次休息,才没让他彻底累瘫。

对于这种情况,鹤间信很是迷惑。

在他印象里,秋道丁次是一个内心温柔的家伙,在关键的时候很靠得住。

但是平时,尤其是小时候,其实性子有些软的,没什么毅力才对。

奈良鹿丸看出了鹤间信的疑惑,小声道:

“你这家伙,大概不理解自己身为首席生的意义吧。”

鹤间信扭头看着奈良鹿丸,微微皱眉。

不过奈良鹿丸却没有给他详细解释的意思,见他看来直接抬头看天,吹着口哨。

对于这种聪明人来说,是懒得和人解释一些基础的东西。

稍微提一下,差不多就是极限了。

鹤间信见此,也只能自己慢慢琢磨。

但就在两人一个看天,一个琢磨的时候,森林中忽然传来一阵树枝碰撞的沙沙声。

很快,一头大角鹿出现在鹤间信三人眼前,扭头向后,似乎在逃避着什么。

但下一秒,那大角鹿回过头来时,却意外的发现自己前进的路上站着三个人类幼崽。

可是身形庞大,接近地球大象程度的它,显然没办法在这么近的距离急刹车。

顿时急的‘嘶嘶’直叫。

而同一时间,一个梳着奈良家祖传凤梨头的中年男子,悄无声息的出现在鹤间信三人头顶的树干上。

看着刹不住车的大角鹿,立刻准备起忍术。

但就在他动手的同时,鹤间信也结起了印。

“咦,这个印是!”

奈良家的中年男子,惊讶的出声,准备结印使用忍术的双手也停了下来。

“一糸灯阵!”

鹤间信轻喝一声,黑色的扇形封印结界,以他为中心展开。

原本像一辆坦克一样笔直冲过来的大角鹿,瞬间被固定在原地。

“果然是封印术啊!”

站在树干上的奈良家中年男子,轻声说道。

但是在树林里,却显得格外清晰。

鹤间信、奈良鹿丸、还有被吓倒在地的秋道丁次,立刻抬头看向上方。

鹤间信眼里有些好奇、秋道丁次则是不好意思。

而奈良鹿丸则双手插兜,喊了一声:

“老爸——”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