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重生
  • 重生85之财富人生
  • 湖畔听雨
  • 2152字
  • 2022-06-09 20:51:48

赵冰大口大口的吐着刚才喝进肚子里的水,缓缓的睁开酸涩的眼睛,然后伴着一声咳嗽。在妈妈刘玉芳的呼唤中醒了过来。

他目光呆滞的看着这陌生的环境和眼前的丁大叔,连妈妈刘玉芳也似曾相识又似曾不识。

【我这是重生了吗?难道人们传说中的转世在我身上应验了吗?】

“冰冰!你怎么又梦游了呢?吓死妈妈了,多亏你丁大叔把你从水塘里救上来不然我可怎么活呀!”

看着妈妈刘玉芳的伤心样子胡洋的记忆信息被现在重生的赵冰掩盖。

“妈妈!我这不是没事吗?我也不知是怎么就走到水塘里了,本来我可以自己爬上来的突然腿抽筋就喝了很多水。”

“大叔!谢谢您救我!你怎么这么晚才回家?”

“没事就好!谢啥!今天修车的修鞋的都赶一块了,到现在才弄完,快和妈妈回去换干衣服去,夏天的夜晚风还是挺凉的别感冒了!”

丁大叔叫丁水根是个能人在镇上摆摊修车修鞋。

回到家中胡洋不禁仔细打量着现在属于他的家,赵冰的生活信息占据了他百分之九十几的大脑记忆,他现在是赵冰,胡洋只是他的前世,回不去的过去,胡洋的辉煌只能是一个回忆,他得接受赵冰的生活轨迹。

梦泽县,柳堂镇,是距省会汉昌市以西八十公里的乡镇,铁路汉西线和公路303国道把它分割其中,得天独厚的地理条件,柳堂火车站给人们出行带来很大程度上的便利。

303国道把柳堂镇一分为二,再往西边便是汉江的支流府河,六七十米的跨度终年水流湍湍,水清则鱼肥。

父亲赵志国是当地有名的渔把式,一条由两个单边船组合成一个双边的渔船,人在中间可以挑着行走,放入水中则可以站立撑行,加上六只鸬鹚便是他养家的行头。

三间土工烧制的砖和立柱木梁建成瓦房,属于当时五六十年代的砖木结构。顺着后墙抹着一个斜坡便是厨房和猪圈,坐落在国道和火车道中间叫柳湾的村子里。

村子里住着几百户人家,都以种地为生,多年以前长江的冲积平原造就这一方鱼米之乡。父亲赵志国是村里当时唯一一个不以种地为主的人,他和他的渔船属于镇上副业队的,每天抓的渔都上交镇里食品公司统一分配,然后食品公司折成工分到组里,分配一家人的全年口粮。哪怕父亲整日和他的鸬鹚拼命劳作,到年底也不能充足的解决全家人的温饱。

赵冰每天看着身体瘦弱的父亲,在为全家七口人能填饱肚子而不知彼倦的奔波挣扎。

父亲五十几岁的年纪便已经驼背,挑着渔船越发驼的厉害,目送父亲渐行渐远的身影,不禁眼泪模糊了他的眼睛。

父亲赵志国是个有故事的人,年轻时和府河下游付店镇以捕鱼发家成为当地地主的师父学习捕鱼,手艺刚学成便被国民党抓了壮丁。在部队便和镇上的马国泰叔叔,县城武装部长王新叔叔是战友。

后来在战争中被共产党部队争取过来,本着在哪都是干革命的原则父亲和马国泰叔叔便回到农村,而王新叔叔选择留在部队后转业成了现在的武装部长。三个人是过命的交情更甚是兄弟。马叔叔武艺很高曾在国民党抗日战斗中和父亲、王新叔叔以三对六完胜RB兵全身而退。

赵冰和同村的同龄孩子都是听着父亲的故事长大的。并且他的这些经历是全村人都喜欢听的,每次都感到新鲜百听不厌,可能是父亲讲的比较生动的原故。

父亲深知好体质的重要性,赵冰在七八岁时就让马叔叔教他武术,直到现在他已经得到马国泰的真传,只是力度和功夫还得加把劲。

“冰冰!怎么了?”妈妈刘玉芳看着赵冰眼角带泪不安的问道。

“没有!就是突然发现爸老了许多,有点心疼他!”

说完,赵冰用衣袖擦了下眼角转身走进屋里。刘玉芳有些惊诧,心中滴咕道:

“这孩子几天功夫就长大了,脾气也温和了很多,以前总喜欢犟嘴,唉!孩子总要长大的!”

她叹了口气,说完也没多想便去忙自己的事去了。

只此胡洋想到前世的父母,他过着衣来伸手饭来张口的日子,只到大学毕业,他人生的第一桶金是他们无私提供的,虽然事业做的很大又有什么用,都没有时间陪他们更别说孝敬了。他是带着遗憾离世的,即然上天又给他一次重生的机会,他心里发誓赚钱的同时更注重亲情。

星期天赵冰不用上课,离放署假还有一段时间,大姐赵敏正准备和妈妈一起去上工,她和妈妈刘玉芳可是家里的主劳动力。二十二岁的大姐遗传了妈妈的基因,是全柳堂镇最水灵的姑娘,凡是家中有同龄男孩的家长都会来搭讪套近乎。希望大姐能做自家的儿媳妇。

可是他们都没有机会,大姐赵敏有自已喜欢的人就是镇上的喜柱哥,大姐只读过小学五年级就辍学帮妈妈挣工分,而喜柱哥初中毕业,要不是家里出现了变故,喜柱哥都上大学了,国家恢复高考制度他正复习备考,为社会主义国家做贡献呢!

老二赵雪二十岁,上学有点晚今年参加高考,平常不爱读书这会要考试,可能急眼了不知去找哪个同学补课去了。老四赵海更是没边了,伙同村里一般大的孩子去捉泥鳅挖蟮鱼去了。只有老五幺妹赵娜消停点一个人拿着树枝逗蚂蚁,大姐帮她梳的羊角小辫配上她稚嫩的小脸特别可爱,犹如哪吒托世。

要说把姐弟五个比着感叹号的话,幺妹就是那一个点。按时间顺序间隔一到两年,生到赵海便把赵志国和刘玉芳吓得不敢再生了,左躲右闪了十年在刘玉芳三十八岁那年幺妹突破他俩的防线,顺利的完成“!”号下面那一个点。

她现在已经六岁。

“幺妹!和大哥去镇上去玩吧?哥给你买糖!”赵冰冲着幺妹喊道。

“真的!大哥!别哄我,你又没钱光想让我陪你玩,我还得给蚂蚁指路找食物呢!看它们都迷路了,明明这里有食物它们非去那里。真傻!”幺妹嘟着小嘴生气的把树枝扔到一边说。

【新手写作,敬请阅读爱好者驻足围观,(湖畔听雨)更希望有您的支持!】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