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0章 玄武殿主 司溟

  • 异世三生莲
  • 旧梦千盏
  • 2842字
  • 2022-06-21 19:31:29

我就知道,我就知道,在这么个安静出奇的地方,长了个这么独特的植物,又是师父点名要的,他就没那么好取!!小凌一脸一看我早就知道没那么简单的表情。

“跑!”叶子宸喊道。

闻声,几人向来时的方向跑去。

还没跑出几步,前方两侧的树木居然移动起来,连成一排,挡住了去路!

转身向后,后面的树木也围成一圈,不留缝隙,无路可去了!!他们已经被参天高的树木包围,宽大的树叶聚集汇拢,枝干交叉重叠,只一瞬间,他们三个就被巨大的阴影笼罩,将原本就阴暗的树林深处变得更加昏暗了。

三人背靠着背,作出防御姿势,警戒地看向四周。

在树木全部围成一圈后,地面停止了晃动,树木也停止了移动。

在昏暗的环境中,一团迷雾已经在无声无息间悄然袭来,,,小凌晃了晃头,发觉有些不对,一起手发现连聚集灵力的力气都没有了,转头看向身后的叶子和乔少爷,发现他们的身影也逐渐迷离,三人相继晕了过去。

朱雀殿

朱雀殿主坐在正殿之中悠闲地自己与自己下着棋,黑白双子分别占据了棋盘三个区域,她似乎正在思考下一步该怎么走,许久,她缓缓拿起一颗白棋正要落下棋盘之际,嘴边轻哼一声,又把棋子放了回去,然后她起身望向了正殿之外。

只见朱雀殿殿门被缓缓打开,一袭墨绿色长衣,衣边绣着金色玄武花纹,头发花白,只微微盘起的老者向前缓步走来,虽然脸上已经爬上了岁月的皱纹,但眉眼间的神情与流露出的气质都让人觉得他老当益壮,老骥伏枥,,可以联想一下曹操那般乱世枭雄的气质,大概就是这样。

“火黎啊~经年不见,近来可好啊?”老者开口问道。

火黎缓步走出殿外,微微微笑:“司老,什么风把您给吹来了?”

被叫做“司老”的老者大笑:“哈哈哈哈,小丫头,瞧你说的,我这千里跋涉,也不说先请我进去坐坐?”

火黎挤出个微笑,心里确是不悦,小丫头?呵!:“司老,我这里太长时间没有人来过了,这基本的待客之道都给忘了,来,您,请进。”

火黎边走着边说:“哎呀,瞧我这记性,几月前司老还派小兵来这打过招呼的,怎么还给忘了?”

“哦?啊~这不是听说了你对战九头妖兽受了重伤,我让他们来问候一声,怎么?我那几个愚钝的属下是有什么没讲清楚的?”老者缓步走进,并极其自然地坐到了刚刚朱雀殿主坐的正殿位置上。

“是啊,这圣域中顶数您司老最‘关心’我了。”火黎说着,坐在了他的对座。

司老看了看火黎刚下的棋盘,皱了皱眉:“我说火黎啊”,他摸了摸自己下巴上并不长的白胡子,“你这棋艺不行啊,该和你哥好好学学,长进长进了。你哥的棋艺还是我教给他的呢,现在可是很厉害了。”

火黎笑了笑,单手托起了侧脸:“司老,这是五子棋。”说着火黎笑容更深了。

“哦?五子棋?还有我却都未曾听过的棋艺?”司老真切地疑惑了。

“您啊,年纪确实是有些大了,你看五星连珠,白子胜了。”说着朱雀殿主又拿起了那颗白色棋子放在了刚刚未放下的位置。

“啊哈哈哈哈,,”司老笑了:“你啊~”

“司老您找我来有什么事吗?”火黎不愿意跟他多做虚伪的交谈了,直接切入正题。

“近日,圣域附近的御婳山频有异动,许是那群土系灵力的人又不安分了,近年来魔域三番两次地向我们挑衅,这一次,也该好好挫挫他们的锐气了。”司老起身:“圣域这阵子都要忙圣会的事,所以火黎啊~你愿意去跑这一趟吗?”

火黎盯着司老,不知道这玄龟又在盘算着什么,居然亲自来让她去御婳山镇压魔域?

见火黎没有讲话,司老又接着说:“你啊,整日都自己关在这殿中,也该出去走一走了,要不然别人都忘了咱们朱雀殿主当年的威风了。”

“司老,瞧您说的,再威风哪有您的玄武殿辉煌鼎盛啊,再说我一个人也清净惯了。不过您让我去镇压魔域,按理说,我自当尽我全力,可是不巧,您也知道前阵子去与九头妖兽恶战,我这身体啊受了些伤还未愈,真是心有余而力不足啊。”哼,管你说什么,憋着什么坏呢,总之,直接拒绝你就对了。火黎装作为难的说道。

“伤在哪儿了?用不用我帮你看看?”司老一脸真诚地问道。

“不打紧,只需静养调息一段时间自可痊愈。”

“好吧”司老轻挥衣袖,一个金色底纹,样式精美的盒子出现在桌面,他轻轻打开,边说:“我这有株赤火芝,正与你本源相通,或可助你早日痊愈。”

这老头儿,会这么好心?火黎慢条斯理不慌不忙地推辞说道:“司老,无功不受禄,魔域作乱我未帮的上什么忙,怎么还能收您的礼物呢,您快收回去吧,这礼我受不起。”

“哪有什么受不受得起的,我给你,你就收下,不必推辞!”司老神情严肃,略带怒意。

“好好好,我收着,那就,谢过司老了。”火黎把盒子盖子关上。

“欸?我听说,你最近收了个徒弟?怎么不见她人呢?”司老坐在椅子上环顾四周。

好家伙,臭老头儿,说了这么久终于表明来意了啊,来找我镇魔是假,想探小凌的虚实才是真吧。

“哦,前段时间确实是收了个徒弟,不过是个寻常部落中的小丫头罢了,看着投缘就收着教一教,也没什么大本事。”

“你说得也太谦虚了,你朱雀殿主收的徒弟还能差吗?我看啊,不如就让你的徒弟代你上御婳山,去好好挫挫魔域的锐气,也正好当是你小徒弟的历练了,怎么样?”

明明话说得是那么商量的委婉的,可语气上确实丝毫没有让步的,让小凌去御婳山?万一有危险怎么办?她若是使用了玄晶的力量被魔域人发现一定更加危险,不过,那段地界,倒是有个人可以帮上忙……

“行了,我替你做主了,就这么定了,三日后就启程吧。”司老笑着说。

这玄龟老头儿亲自跑一趟一定不会无功而返的,若是处处都拒绝他也是不妥,就让小凌去试试吧,不管发生什么,我都会保护好她的。

“好,司老,就让我这小徒弟出去历练历练,不过啊,我这小徒弟初练灵力,灵力掌控不好,有时候下手没轻没重的,这万一惹了什么祸,您可一定得站在我们这边,保护好我这小徒弟啊。”

“哈哈哈,好,好,时候也不早了,我就先回去了。”

“好,您慢走。”

望着司老离开殿门,火黎盯着他走掉的远方,一个挥手重重地关上了朱雀殿的大门,神情严肃。

“啊~~嚏”小凌打了个大喷嚏后,缓缓醒来。

刚刚,我们在大树林中,摘了玉露草之后,树木移动,然后,,啊!想起来了,被迷晕了,她握了握手掌,忽然发现动弹不得,仔细环顾四周才发现,她被什么又粗又硬的东西绑住了手,乔少爷和叶子也是一样!

这时的树木似乎已经恢复成了原位,而他们被扔在了一片林中空地上,前方有一个不大的石台,刻着什么花纹,应该是像个,,大鸟之类的东西,而那棵被冻住的玉露草就在石台上放着。

“小凌,你终于醒了!”乔少爷道。

“我们还在刚才那片树林中吗?”

“嗯”

“叶子他,还没醒吗?”小凌看到倒在地上的叶子心疼的说。

“是啊,我醒来的时候你们俩都在睡”

“你帮我看看是什么东西绑着我的手,我看看有没有办法把它弄断。”小凌想着在这边多待一秒就多一秒的危险,现在应该尽快离开这!说着,小凌背过身去给乔少爷看。

“是像硬树枝一样的东西,我刚刚用力扯过它,可是怎么都扯不断。”乔少爷说道。

“硬树枝?那我能不能把它烧断?”小凌手中燃起了火苗,才刚刚一个微型火苗她却顿时觉得天旋地转,头晕的厉害。

“别使用灵力!”乔少爷忙叫停,这感觉在他醒来之后已经第一时间尝过了。

可惜,他说晚了,小凌已经用上了灵力,忽然一阵强烈的眩晕感再次袭来……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