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章 永宁的抉择

  • 异世三生莲
  • 旧梦千盏
  • 3746字
  • 2022-06-14 10:00:00

在路上,火黎早把遇到小凌之后的全部事情都说给了凌洛霖听。

凌洛霖的心情也是此起彼伏,努力控制着自己激动的心情,想着一会见面时的情形,构思着一会要说的话,虽然表面云淡风轻但心里已经波涛汹涌,一遍又一遍的在心里告诉自己不要失态,不能哭,要高高兴兴地重逢,即使她不记得了,自己也想把这份来自亲人的温暖传递给她,让她不要害怕……

“等下等下,给我点时间让我消化一下先。”小凌这初见异世界的第一位啊不对,第二位亲人,倒是也不紧张,只是多少有些别别扭扭,不知所措。

好在凌洛霖不是一个内敛的人,主动问起各种各样五花八门的事情,小凌有问就答,倒也慢慢放松下来了,而且叶子在身边陪着,还有相对熟悉些的朱雀殿主,就开始慢慢熟络起来了。

“你们从荷羽国回来的??”凌洛霖摸摸鼻子:“怎么会呢?难道荷羽国还有一个界?”

看到小凌疑问的眼神,他解释道:“我曾经把一切线索查到了圣山,在那个地方一定发生过什么事情,你们四个人,或许是五个人最后消失的地方,很可能就在那里。”

“圣山?消失在那里?”小凌发出疑问。

“五个?”火黎也发出了疑问,毕竟这么多年,天元世界丢失的四个孩子都在反复被人提起,怎么会有五个呢?

“嗯,之所以这么想就是因为各大殿丢失的玄晶,如果四块玄晶聚齐,很可能利用四大玄晶相生相克的力量将土系灵力玄晶重塑,而相应的,能够承载土系灵力玄晶的人一定也会在,在这里玄晶似乎作为了一把钥匙开启了界之门。”凌洛霖很认真的说道。

“这样最近魔域那边的频频异动也就说的通了,也许他们也在寻找土系玄晶。”火黎恍然大悟。

小凌不自觉地看向叶子宸,心中无数想法飘过,比如:该怎么瞒过他们叶子是土系灵力的事情?他们会想到叶子身上可能会有土系玄晶吗?哪有这么巧的事一共就丢了五个?然后这五个就在十年后一起跑回来了?怎么可能?被他们发现叶子怎么办呢?(荷羽王:一切看似巧合却并非巧合……去,你少来添乱。)

“之前这里的异动可是你造成的?”朱雀殿主以一种咄咄逼人的气势看向叶子宸。

叶子宸想到冷香最后留下的话,决定不再轻易告诉任何人,他摇了摇头,火黎还想再追问一番,被小凌拦下了:“师父,我们俩都是火系的,你不是喜欢收徒吗?要不再收一个吧。”

朱雀殿主嗤笑:“有一个他(她指向洛霖),再有个你,已顶千军万马。(听明白了,潜在意思是两个人就要了她半条命,她想再多活几年哈哈哈)”

“哎姑姑,别带上我啊,我一向都是很听话的。”凌洛霖一脸真诚地笑。

火黎白眼。

“小洛伊,我还有一些事要处理,等我解决完了就来找你,我先走啦!”洛霖与小凌告别,忽然又想到了点什么,对小凌说道:“要小心玄武殿的人,保护好自己,等哥回来。”

玄武殿的人?是不是就是上次在朱雀殿遇到的那个猥琐男?嗯,确实不像好人。

说完洛霖就离开了。

“嘿!我回来啦,看我找到了什么~”不远处乔少爷用树叶包裹着些什么正向他们走来……

乔少爷你可真棒,一切都完美错过了。

澜荒部落

“殿主大人,您可终于回来啦!我都想你了”卫槿老远就看到了小凌一众人,冲出部落外高兴地喊道。

说完,小瑾冲到了小凌跟前抱住了小凌,火黎还正在奇怪,我们老远就变回人形步行回来,就是不愿意多生些不必要的麻烦,这孩子怎么一下就认出自己了?!结果,她却把小凌抱住了?

小凌把小瑾从身上拉下来,清了两声嗓子:“咳咳,小瑾,我跟你说多少遍了,我不是……来来来,我给你介绍个人。”说着把小瑾往朱雀殿主正主身边拉,“你看,你眼前的这个人呢,就是正宗的,朱雀殿,,”

迎面而来的火黎十分严肃的威慑眼神杀过来,小凌这话也不好收回去了,只能硬着头皮往下,,编:“正宗的,朱雀殿主身边的贴身侍卫!”

“哦~您的手下啊!”卫槿似懂非懂,直接一个90度鞠躬“前辈好!”

“……”

小凌苦笑。

“小瑾,澜叔呢?感觉今天部落有点冷清啊。”乔少爷过来说。

“哦,爹爹他去参加部落集会了。”

“部落集会???是什么?卖好吃的的地方?”小凌好奇的说。

“殿主大人您又想考我了!部落集会是这雀山附近的几大部落每隔一段时间都会进行一次的集会呀,他们会互相交流分享信息或者一起商讨些什么事情。”小瑾认真地解释道。

“哦~这样啊,那也没什么好玩的”

“说起好玩的,今天晚上大溪水那边有启灵智盛会呢,附近几大部落的小到几岁的小娃娃大到十几岁的哥哥姐姐都会去,到时候会有羽贝们来开启灵智,这个盛会也是很有趣的呢!”

“哇,小凌,我们去凑凑热闹吧!”乔少爷想起了在荷羽国开启灵智时的事情,当时的心情也是十分激动的呢。

“好呀好呀,叶子,一起去!”

“好”

“师父,要一起去吗?”

“你们去吧,我回朱雀殿了。”

“啊?师父,你要走啊?”

“怎么舍不得为师,那一起回去啊?”

“那,倒也不是,您,慢走。”

“不要贪玩,保护好自己,我走了。”

火黎以普通飞行方式离开后,小瑾凑过来悄悄地问小凌:“殿主大人,您怎么还叫她师父啊?她不是您手下吗?”

“孩砸,你醒醒吧!”小凌走进了部落,准备休息一下,叶子也紧随其后。

“我没睡啊,您说什么?”小瑾依旧傻傻地站在原地,一脸疑问。

“小瑾啊~”乔少爷摇摇头也跟着他们进到了部落里。

几人分别在澜荒部落的房间休息。

叶子宸房间秘籍梦境

“永宁!!”星渊追着永宁,大声喊道。

“星渊,我找到了自己的来历,一个曾经想称霸天元世界的殿主之子,一个被人遗忘甚至仇恨的土系灵力拥有者。”永宁还是停下了脚步,眼里噙满泪水,不敢回头。

“永宁,,”

“如果我只是一个普通的部落族人就好了,如果我没去寻找答案,也许咱们还能一起修炼一起长大。”永宁含着泪跑出了圣域的大门,就在刚刚他找到了圣域王,将老者与他说的事情一一询问。

他还是叫他‘父亲’,可当父亲真的把一切都告诉他后,他还是无法接受,眼前的父亲是合力击杀自己亲生‘父亲’的人之一,也是把自己从血泊中救回并一排众意执意抚养他长大的‘父亲’,不能恨,不能爱,他,不能再继续留在圣域了,再也无法面对了!!永宁奔溃地跑出门外。

圣域王紧紧地握着椅子扶手,早就知道他迟早要知道的,封印可以修改灵力属性,可却无法抑制人的本源流动啊。

他把一切都告诉给了永宁,除了老者说过的事,还有永宁留在圣域后的事,在刚刚组建圣域的时刻,各殿都派遣出了本殿最优秀的能力强者,推举圣域王人选,在战斗中勇敢果断的他本是受众人追崇的,可他却在战斗之后决定抚养罪魁祸首之子引起非议,他不顾反对最后虽仍有不满之言不服者闹事,他还是当选了圣域之王。

而他当选后的第一个规定就是:世人从此不得再提及此事,今后他就是自己的儿子,为他取名为:永宁,意为希望世间永远安宁,不再有战争纷扰。

永宁多希望他再说几句应龙殿殿主的坏话,说他罪有应得,说他死有余辜,让他可以没有半分留恋,去恨自己的亲生‘父亲’,去把他看作罪人,反正没有任何有关于他的记忆,随便您怎么说都好,别让我对血缘关系有半分留恋啊。

可圣域王没有,他只是客观地描述了当年发生的一切,没有爱恨憎恶,没有评价,甚至他还告诉自己,当年在战场上,应龙殿主在最后的残存之际,心里一直挂念着他,心里最放心不下他,甚至他这个一生孤高自傲从未求过任何人的人,却为了他去求了圣域王,求他护自己孩子周全,而后灵力消散。

在一个成年人面前,是非自有评判,在所有已知的事实面前,他纠结又无助,该如何面对,又该如何抉择……

时间似乎过去了许久,他还是回到了圣域,这份亲情已然是无法割舍的,,养恩大于生恩,回想起圣域王一家人对他的好,他们从来没有把自己当成外人,自己却在自己心里横加一道隔阂,他想尝试去接受这一切,回到家,与家人生活在一起。

一家人还如往常一样,嬉笑打闹过回平凡的日子,除了他修炼的是土系灵力以外。

转眼间又来到了另一幅画面,是圣域举办的启灵智大会的一个角落,一个小男孩痛苦不已,他蹲在地上哭着:“呜呜呜呜呜~”

永宁和星渊一起走过去,他的哭声实在是太大了,在热闹的盛会上显得格格不入,一眼就能让人注意到他。

“小朋友,你怎么啦?”

这一问候他微睁开眼睛看到是不认识的两个人哭得反而更来劲了:“啊啊啊呜呜呜~”

星渊与永宁面面相觑不知该如何是好,好像他们两个大人在这里欺负小孩子一样:“别哭了,小朋友,有什么事跟哥哥说,哥哥帮你解决呀”星渊蹲下来好心地说道。

“你能帮我??呜呜呜呜,你才帮不了我”小男孩并不相信他。

“你告诉我们,我们可以试试看呀”永宁弯下腰帮着星渊开导他。

“我,我明明有灵力的,为什么不能修炼不能为我开启灵智,我也想像爹爹一样呜呜,,,”

两人大概是听明白了,原来是在启灵智大会上的无法开启灵智的孩子,这样的孩子每年都会有几个出现,他们被告知无法开启灵智。

在圣域这个人人天赋异禀的地方,无法开启灵智确实是一件让人不能接受的事情。

毕竟生活在圣域的人们都是各殿中齐聚的佼佼者及他们的后人,自从成立圣域后便在这边慢慢生活下来繁衍后代,圣域也由当年的一个小小的队伍成长为如今天元世界的真正霸主,凌驾于四大殿之上的,最具有能力和规模的,人人向往和追求的天元领主。

所以小男孩的难过他们也能理解,只是人总要接受自己的不完美嘛,条条大路都能走向前,也不一定非要开灵智才可以啊。

“没关系的小弟弟,不开灵智也照样可以生活呀,我们可以过一个和圣域其他人都不一样的人生。”星渊安慰道。

“你懂什么!你什么也不懂!我有灵智!我就是有,和父亲一样的灵智!”

永宁看着他倔强的眼神,似乎感觉到了些什么莫名的,莫名的感同身受……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