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章 应龙殿

  • 异世三生莲
  • 旧梦千盏
  • 3477字
  • 2022-06-10 10:00:04

小凌一落到朱雀殿门前便化为了人型,跑到了火黎身边。

“师父,你没事吧?有没有伤到?之前受的伤严不严重?”

小凌一个劲的问着火黎,可火黎却看着小凌出神,刚刚本打算出手的,只不过是一个小小的玄武殿小将,那些冰刃对自己根本毫无威胁,若不是自己给他们开门,他们真的以为自己能走进这朱雀门吗?

不过是恰巧让他们进来给小凌练练功,只是,没想到,这丫头为了保护自己,这么卖力……

“为师无碍。”朱雀殿主反倒有些不好意思的推开小凌,您这是心生愧疚了吧。

小凌捂住自己的胳膊,挽起袖子一看,刚刚被那长袍男抓的地方一片铁青,他手劲怎么这么大!!才反应过来,好疼啊!!小凌倒吸一口气,把袖子放下把手臂藏在了背后。

“你没事我走了。”小凌转身要走。

“你去哪”朱雀殿主站了起来,偶见一丝慌乱。

“去我房间呗,我能去哪,我又飞不,,下,,去”小凌忽然反应过来,自己刚刚明明是变成朱雀了,怎么就变回人形了呢?,,???怎么回事?不是说变多了就变不回去了吗?

半晌小凌终于反应过来:“你骗我!?!”看到朱雀殿主眼神有些躲闪后,她更加确定了自己的想法:“你真的骗我!!”

“过来我看看,受伤的地方怎么样了?”朱雀殿主直接拉过小凌的手臂,实在是在拉拉扯扯有些疼痛下小凌还是气鼓鼓的坐在石凳上拒绝反抗了。

火黎直接弯腰蹲了下来,轻轻地卷起小凌的袖子,直接从怀中翻出了一瓶药,把药放在自己手心轻轻揉搓再擦在小凌的胳膊上,小凌看着蹲在地上的朱雀殿主倒觉得这样的她有些陌生了,不是那么高高在上的样子,还那么温柔,那么亲切,明明自己身上还有伤呢。

哼,小凌忽然甩了甩头,假象!她那一副认真地说变多了就永远是只鸟了样子忽然冒了出来,可恨!亏我还一次次数着,生怕超过7次就再也变不回来了,刚刚想都没想就变成朱雀给她挡着,万一真的变不回来了我可就永远是只鸟了!!

她可倒好,欺骗如此真诚的我!

“还有哪伤到了?”朱雀殿主轻声问。

小凌索性毫不遮掩了:“肩膀!后背!大腿,,都伤了!特别疼!!”

“好,我来给我的小徒弟看看啊,肩膀,,来给我看看”朱雀殿主依旧是自知理亏的柔声回应。

“不是这边,那边”小凌忽然觉得朱雀殿主这个样子还是头一次见,必须抓住机会啊,反正跟那帮坏蛋打也是我自愿的,受伤了也是成功的保护她了,就大人有大量原谅她了,受伤又不是她造成的。

她怎么说也对我挺好的,本来就是担心她的伤才来的这里照顾她的,嗯……(小凌,你猜,她是不是故意让你和他们打架的,,)

火黎用力揉了揉小凌的肩膀,疼的小凌倒吸一口凉气。

“啊!好疼你轻点啊!”

火黎微微一(个坏)笑,“不行啊,这药需得用力揉才可见效。”片刻后,火黎边揉边说:“化身需要很多灵力才能维持的,不到万不得已,不可擅用,伤身的。”小凌轻轻“嗯”了一声,觉得心里忽然暖暖的。

接着小凌疼的被她揉了大腿、揉了后背,最后疼的筋疲力尽被火黎给抱回了房间都不知道了。

澜荒部落

秘籍梦境

“永宁,我知道你决定的事从来不会改变,我不会劝你留下,如果可以,我多希望能陪你一起去找寻真相,但是,父母亲年岁大了,我们两个一起离开,我怕他们一下子承受不住。”星渊低下头有些失落,这时的星渊看上去又成熟一些了,似有二十多岁的样子。

“星渊,谢谢你。”永宁也更加成熟稳重,他伸出手拍拍星渊的肩膀,转头离开了。

“永宁!”星渊大声喊道:“圣域永远是你的家!你永远是我的兄长!”

永宁已经走出一段距离,听到星渊的话心里暖暖的,他深吸一口气,微笑着转身朝星渊摆摆手,更加速地,跑开了。

不知是过了多久,叶子宸看到永宁找到了一个部落,那部落门口立一土黄色岩石,上面圆且窄,下宽而厚,上刻有一个像是“十”的字。

部落中一老者用一掌风将永宁逼出了门外,并说:“你非我族人,也非我同系,我这里不收外人。”

永宁不放弃地进入屋内:“老伯,您刚刚击退狼群所用的灵力是我从未见过的大地之力,不同于常见的金木水火,是土系灵力对不对?”

“休要胡说!”老者眼神露出哀伤与愤怒,摆手离开。

同部落的两个人不客气地将永宁赶出屋子。

永宁试着将灵力转换,院中的沙砾缓慢聚集围绕老者而去,老者有些惊讶,发力的一瞬间沙砾全部落下,转头看向永宁:“你明明掌中有火焰之识,又怎会这土系之法?怎么会有人有两种灵力?”

永宁见老人有转变态度,忙弯腰行礼:“我自幼修行火系灵力,不见大成而且体力消耗极快,直到有一次的修炼中我尝试转换灵力,忽然地动山摇,之后我化作一只黄龙,那之后父母便劝我不要再用这种方式修炼,可我实在不明原因父母也不肯告知于我,我便离开家出来寻找原因。直到在雾祁森林中见您使用同样的灵力才跟着您来到这,我”

“黄龙?你能修炼化作应龙?!”老者不等永宁说完,惊讶开口。

永宁点了点头,见老者一脸怀疑的表情干脆直接运转灵力,一时间土系灵力再次聚集,沙砾环绕着永宁的身体积蓄,老者惊讶之极,一时间竟老泪纵横,忙不顾沙砾环绕尽管擦伤了手臂也向永宁一跃而去,制止了永宁。

永宁见老者如此激动怕再继续误伤了他,忙停下了。

“我应龙殿终是后继有人了!!呵呵呵呵,哈哈哈哈哈!”老者忽然很激动地笑了起来,同时泪水相伴。

“应龙殿?”永宁疑惑,天元世界上能够称为殿一级别的,便只有四大圣殿,分别占据一方圣兽而立,为何从未听过应龙这一称呼?

老者笑罢,颤抖着双手握住永宁的双肩:“我们土系灵力一脉还有机会!还有机会啊!”老者拉着永宁进到屋中,问起了永宁的来历,永宁一五一十说与他听。

“没想到你竟是来自圣域!十几年过去了,那圣域领主竟能把你当作幼子与亲生儿子一起养大,没想到,我真是没有想到啊!”

老者看出永宁一头雾水的样子,定是对自己的来历与那段过往都不知道,便解释与他听:“十几年前的天元世界是由五大殿镇守的,并没有如今的圣域,当年五殿相互制衡,共同统治天元。

如今少的那一殿,便是我们土系灵力拥有者,应龙殿。”

老者接着说:“殿主是我们这一届的青年中最为出色的人,他年少成名,靠着不凡的灵力与卓越的统治才能,我们收服了应龙殿外的一众闲散部落,我们那时跟着殿主四处征战,所到之处人人俯首称臣,那时是何等风光啊,可随着我们的势力不断壮大,其他四大殿感到了危机,说我们打破了天元世界的平衡,希望我们安守本分回去专心守殿。

可那时正是战力气盛的我们哪听得进这样的话,觉得分明是他们怕了,我们威胁到他们了那也正是说明我们足够强大啊!

于是我们不但没有后退,反而更加的冒进,殿主也,逐渐杀红了眼,对于违抗我们的部落纷纷灭掉,后来我们的野心越来越大,殿主直接带着我们去攻打白虎殿,那个号称天元第一战力的圣殿,我们跟着殿主只觉得无比勇猛与优越,只要打败了他们,我们应龙殿,将统治整个天元世界!”

老者忽然沉默了,眼神也逐渐暗淡:“我们打伤了白虎殿主,这也直接激怒了其他三大殿,他们四殿最终合力击溃了我们,那场战役殿主他,,战死沙场,而我们也遭到了四大殿的合力追杀,应龙殿从此,不复存在。”

“后来他们四大殿为防止再出现这样的事情,一同组建了圣域,同时,粉碎了我们土系灵力者赖以生存的土系玄晶,玄晶一碎,这世上,再也不会有土系灵力的人降生了”老者越说越是落寞:“当年年轻气盛时我真的不甘心,他们四大殿合力击杀我们时也不过是打个平手,那一战若是胜了,如今便是应龙殿的天下了。

可老了老了又觉得当年是不是做的错了,无端打破平衡,造了一番杀孽,每当想起屠杀过的那些部落时,都会心生忏悔,一统天下又能如何呢?有什么比亲人朋友都在身边共享天伦更加快乐呢?现如今落的这样一番境地,隐藏土系灵力,苟延残喘,终年无伴,唉。”说罢,老人重重叹了一口气。

永宁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好,能感觉到老者此时此刻的心情,也不知该作何评判。

“来,孩子,我带你看一件东西。”老者领着永宁走进内室,在一个木制箱子中拿出了一幅画作,缓缓打开泛黄的纸张,一张张脸浮现在永宁眼前,

“这便是应龙殿当年的样子,还有殿主,还有我们,这是我凭着记忆后来画下来的,当年逃出城时什么也没有带出来,就想着啊,把他们的样子都画下来,等有一天我老的不记得他们了,这些孩子们还能有个念想啊。”

永宁看到画像后,说不上来是一种什么样的心情,那一群人中会有人是自己的家人吗?

他们身后的那座宏伟的殿堂是自己小时候生活过的,家吗?那一群人正中间的黑衣男子,风华正茂,眉宇间都透着一股子自信凌人的傲气,微微扬起下巴得意的,目视前方,似乎是有着远大的抱负。

“你看,这就是我们殿主,你父亲当年可真是大家崇拜的神主啊!”老者提到应龙殿殿主的样子总是有着几分自豪。

“???什么??父亲??您说,应龙殿的殿主是我的,父亲???”永宁十分惊讶地问道,怎么会,原本只是当个故事听,没想到故事的主人公竟是。。。我父亲吗?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