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章 牛刀小试

  • 异世三生莲
  • 旧梦千盏
  • 4261字
  • 2022-06-09 10:00:04

朱雀殿

小凌独自一人在黎亭轩“拆家”。

拆累了呢,她就躺在亭子里用食指燃起星星火焰,在眼前摆弄,她先是画了个“S”然后又把“S”拉长,接着又用另一只手画了个反面的“S”,忽然觉得很有趣,把两只手的“S”缠在了一起,像个麻花一样。

可惜麻花状火焰在头顶上空不一会就消散了。小凌又燃起火焰画了自己拿手的一只猪头,不一会也是消散了。

“唉,要是火焰能画出实体的就好了”小凌叹了口气闭上了眼睛。

脑海里浮现出朱雀殿主刚刚的样子,那不就是实体的利箭嘛,还有那火索,怎么变出来的呢?

为啥我就只能做个火球啊?

火球?

小凌猛地做了起来,手掌中燃起一个火球,哦~原来是这样!

小凌把火球扔了出去,那火球打在地面上出现了一个小坑,小凌一下跳了起来,原来是我自己把自己给框住了,火球谁说只能是火球了呢?火球不就是个实体嘛!

小凌再次燃起了一个火球试着改变火球中能量的流动,把自己原本的集中在火球中心的能量集中在它的一个点,把多余的能量收起来,那火球竟然真的改变了形状!

这个样子像是,,像个横在空中的漏斗,小凌把它大头朝上扔在地面上,地面又出现了一个小坑,只是这次小坑的形状不像火球那样宽了而是变得窄了许多,并且更加的深了,这杀伤力明显比之前的大了,而且小凌并没有用多少能量在里面,原来是这样啊!

小凌像发现新大陆一样,玩了起来。

正玩得起劲儿,忽然听到外面一声响动,这朱雀殿主在干什么?一个人弄出这么大的声响?(这满地狼藉你这样真的好意思说别人吗?)还是有些担心的小凌决定跑去看一看。

等小凌跑到正殿前面,只见朱雀殿殿门大开(莫非刚刚的响声就是门被打开的声音?)朱雀殿主正和一个身着暗青色长袍的男子正说着什么,那暗青色长袍男子背后还有一排手下个个身着铠甲,大约有10人左右的样子。

那个长袍男面相一点都不友好,看着好像还挺年轻的样子,但是即便是笑一下,小凌都觉得很不舒服,他的那双眼睛尤其透着狡猾阴险。

小凌躲在正殿门后看着他们,还没等看两下,那双狡猾阴险的眼睛的长袍男便与她直视了。

“小凌,出来吧”朱雀殿主头也不回的说道,她说话的语气不似平常一般戏谑,而是十分威严的语气。

小凌听朱雀殿主这么说,只好慢慢走过来,但那长袍男的眼神实在看的让人不舒服,小凌躲在了朱雀殿主身后。

“呦,我当殿主大人您这朱雀殿十年前就已经空无一人了呢,没想到还有个这么青春年华的小姑娘呐,相必身份不一般吧?”终于听清楚那个猥琐长袍男说话了,果然不负众望的和他的脸一样让人不舒服。

“在我没发火之前,滚”朱雀殿主眼神犀利,威严且霸气,小凌即便是站在她身后都能感觉到她给人的压迫感有多么强烈,而且站在她身后被她保护着是一件十分有安全感的事,仿佛天塌了她都能给补上一样。

正当小凌正得意着呢,朱雀殿主却在这个时候不合时宜的轻咳两声,小凌心想:果然,她还是受伤了,这可咋办!

那边猥琐长袍男也敏锐地听到了朱雀殿主的低咳,露出了更加猖狂的表情,仿佛他之前只是在试探朱雀殿主的底,接着说道:“听说朱雀殿主大人前两日对战了九头妖兽受了重伤,果然传言非虚啊”

正说着长袍男给了旁边手下一个眼神示意他上前去探个虚实,那手下举起两手的兵器有些犹豫地走上前,那兵器是嵌在手腕处的,一个双头利刃从一个菱形甲片中突出,大概有一尺长的长度,他做出战时姿势,准备上前攻击朱雀殿主,朱雀殿主见他上前倒也不慌不忙,三只利箭飞出正落在那人要前进的脚步前,吓得那士兵浑身一抖,马上做防御姿态。

三只利箭一发出,朱雀殿主又轻咳一声,小凌有些担心地掺着她,小心翼翼地轻声问:“您没事吧”

她轻轻摇了摇头,可小凌还是有些放心不下,还从没见过她在自己面前咳嗽呢,如果能忍住又怎么会在敌人面前咳出声来呢,一定还是很难受的,小凌把朱雀殿主拉到一边的石桌边坐下,扬起声音对她说:“师父,您休息吧,这些小角色哪用得着您出手,徒弟就代劳了!”

朱雀殿主眼底带了一丝不被察觉的狡黠笑意看了看小凌,轻轻点了下头,然后在小凌转过身后手拄着桌子轻轻托腮,悠闲地露出了一副事不关己的看戏姿态。

那长袍男听到小凌叫朱雀殿主师父之后愣了一下,从没听过朱雀殿主收了徒弟,这小姑娘当真是她徒弟?若真是如此,她的实力不知是深是浅。

那士兵本就被三只利箭挫了锐气,又听到是朱雀殿主的徒弟,还看到小凌双手燃起高高的火焰气势汹汹地向他走过来,不自觉向后退了两步,被长袍男瞪了一眼后与小凌正面交锋,小凌直接把手里的火焰变换成细长形态旋转着向那士兵扔了过去!

那士兵躲闪不及只好把自己的两个菱形甲片合在一起挡在身前,被“风火轮”一样的火焰打的后退,小凌顺势加上个转身后踢直接踢在那士兵两个甲片上,士兵被两股力量打的措手不及,直接摔在了长袍男的脚前,长袍男看着他狼狈的样子顺势补上一脚给他踢到一边去了。

小凌面不改色心不跳,但是心里已经紧张地打起鼓来,刚刚那士兵的兵器是个啥,太硬了吧,好硌脚!小凌悄悄活动了两下脚趾头,缓解一下麻麻的脚儿。

长袍男一看就不是什么君子,见一个士兵打不过直接叫剩下的手下一起上。

小凌虽说打过群架吧,但是跟这个人人手里拿着利器的人们打架好像完全是两码事,这可真的是拿生命在打架啊,但是如果自己失败了,她跟朱雀殿主都有危险,这场战,不能输!

见一群人向自己冲了过来,小凌用火焰横着拉成一条长绳从腿以下的位置扔过去,在他们应对火绳的同时小凌划出无数火焰点,像密集的豆点一般飞了过去,有三个士兵没躲过火绳摔在了地上,另外几个机灵的躲过火绳后又被火焰点打到身上,上面的火焰点用兵器挡住了,可奈何火焰点太多了,落在衣服上后直接点燃了衣服,衣服点燃后士兵们变得很慌乱,结果互相碰撞又点了身边的人的衣服,场面一度很混乱,小凌得意的想,原来他们这么蠢的吗?

那长袍男有些不屑的仰起头,双手打开做了一些什么动作,然后一只手向前一摆,那几名士兵衣服上的火全部熄灭了,灭了的衣服上还滴着水,几名士兵冷静下来觉得被小丫头羞辱了,刚刚的畏畏缩缩转成怒气,举起两刃叉向小凌冲过去。

小凌见他们气势与刚刚完全不同,只好更加认真起来,奈何自己没有兵器,只好把能量燃在双手双脚上,在躲过攻击的同时用积聚能量的赤手空拳打向士兵,这是刚刚在黎亭轩小凌刚试过的,直接把能量聚集在手上打在地面是杀伤力很大的,当然了,就是有点费手。

在一群穿了笨拙的盔甲的士兵中穿行,小凌还是非常灵活了,在躲过攻击的同时去攻击士兵们,在灵力加持下还是能够打败他们的,没过多久,他们就被打得连连后退了。

长袍男一直在后面观察小凌,在士兵被打的后退时,再次双手运转灵力,一排兵刃直接飞向小凌,小凌连忙蹲下躲了过去,只是长袍男并没有给小凌调整的机会,又一个冰刃直接打过去,小凌忙向后躲得坐到了地上。

长袍男轻蔑地笑着说:“原以为朱雀徒弟有多厉害呢,原来就这点本事?哈哈哈哈”

小凌趁他说话的这会功夫站了起来,怎么能丢朱雀殿主的脸呢,你是冰,我还是火呢,我化了你!

长袍男单手轻摆又是一排冰刃向小凌以极快的速度飞去,小凌深吸一口气,燃起火焰准备接住这排冰刃,她挡住了这排冰刃!但被冰刃的冲击力向后推出了一大步。

“何必化了呢,不用白不用啊~”朱雀殿主的声音不急不慌地从后面漫不经心地响起。

小凌一听,顿时明白过来,用力把冰刃用火焰推得旋转起来,调转方向,发出!!

那排冰刃微微融化滴下了几滴水滴,跟着水滴冰刃旋转起来!!并且在火焰的动力下调转了方向!!直奔长袍男而去!

长袍男一摆袖口,便把冰刃打到了地上,碎成了多截。

小凌的火箭已初具模型,在长袍男挡冰刃时,小凌做了十只火焰箭头,向长袍男一瞬而发!

那火箭被几名士兵的菱形甲片挡住,而长袍男却突然,不见了!

朱雀殿主眉头微皱,这速度上怕要吃亏了。

小凌肩膀忽然一阵剧痛,那长袍男用带有寒冰灵力的三指钳住了小凌的肩膀,小凌下意识用另一手抓住他的手腕,并顺势低头转身,从手臂下转过变为正面对敌,她一拳狠狠打向了长袍男的腹部,长袍男有些吃痛的松开了抓着小凌肩膀的手,但似乎也并没有耐心再与小凌周旋,一眨眼的功夫再次消失不见,小凌的后背被猛踢了一脚,摔向前去。

小凌两手握拳,眼望四方,为什么看不见他的动作?

突然那长袍男从一侧抓住小凌的手臂,还是那三指以及犹如寒冰一般的触感,小凌用另一只手紧紧抓住他的那一只胳膊,然后一脚踢向他的腿,那长袍男加重了手上的力道,小凌疼的直咬牙,但就是没有松开抓住他的手,然后用膝盖踢了他的裆,,,

那长袍男疼的咬牙切齿,片刻之后气急败坏地向小凌发动冰刃,一排接一排,小凌边躲边挡,千钧一发之际,眼见那冰刃就要刺到胸口了,小凌直接用手握住了冰刃,另两根划过了肩膀!!

疼痛使小凌加大了握住的力气,手掌心传来的寒冰一般的触感让小凌想要松开手掌,可那冰刃一旦松手就会刺入胸膛!!!小凌燃起火焰加深力气,直接捏碎了冰刃!!

长袍男继续攻击,几次划伤小凌,惊险中被小凌躲过了,见小凌动作灵活,那长袍男趁小凌躲闪之际将小凌脚下的地面化为冰面,猝不及防下,小凌摔倒在地,冰刃刺入地面,小凌翻身躲开,就在这时,长袍男竟发出无数冰刃向朱雀殿主飞去!!!

“师父!”小凌急忙站起来却又被冰面滑倒,焦急万分!!卑鄙的长袍男!!

长袍男奸计得逞的看向小凌,这才是他的目的!在佯装与小凌打斗中偷袭朱雀殿主火黎!!

眼看无数利刃要刺入朱雀殿主身上,而朱雀殿主并没有任何反应。

忽然,刺眼红光一闪而过!!

长袍男和他那群手下被强光晃到眼睛忙用手臂挡住,再睁眼时,,

只见两扇巨大的金光闪闪的火红色羽毛包裹住石桌!!抬头向上看去,朱雀长长的脖颈微微转头,凌冽的气势,单单转了个身便用那金翅凤尾把一干人等全部扫地出门!!

听到朱雀门外山崖下一片惨叫声,小凌慢慢打开双翅,坐在里面的朱雀殿主镇定自若,有些木木地看着挡在身前的朱雀小凌。

小凌微微后退两步,打开翅膀向朱雀门外飞去。

这时候一开始就被踢到一边的士兵呲牙咧嘴的揉着脑袋醒来,发现眼前只剩下朱雀殿主一人,刚刚他在一边有幸没有被推落山崖,眼下除了自己跳崖而亡可能只有打败这个受重伤的朱雀殿主还有一线生机了,他战战兢兢地举起武器,大喊着为自己壮胆:

“我跟你拼了!”

朱雀殿主握着他的手臂,笑着说:“我徒弟,还不错吧~”

那士兵懵懵的,不知道她在说些什么,但还是没有停下手上的武器,在刺向朱雀殿主头顶的瞬间,武器、手臂、包括那个士兵,全部化为能量点,破碎了。

小凌飞下山崖挨个接住了掉下的士兵,把他们送到了朱雀山脚下

“今后若再敢踏入这里一步,我便,,让你们灵力散尽,快滚!”小凌学着朱雀的样子说着狠话,吓得那帮人成功屁滚尿流后小凌得意地飞回朱雀殿。

糟了,情急之下变身成了朱雀,我永远就是只鸟了吗??

求小凌的心里阴影面积……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