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章 应龙现世
  • 异世三生莲
  • 旧梦千盏
  • 3499字
  • 2022-06-08 10:00:08

朱雀殿

小凌躺在“自己”的小床上,双脚因为放不下而搭在床的栏杆上,她看着这屋子中的一切,并没有什么自己曾在这里住过的回忆,可朱雀殿主又是那么一脸认真的样子,说她是自己的姑姑……

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呢?就当我是穿越了,那怎么她还是叫我“凌洛伊”勒?青龙殿主一直说他的女儿是白沁瑶,这怎么小桃就成了她女儿了呢?还有玄晶的问题,我身上有玄晶,小桃身上有玄晶,那不会叶子、乔少爷还有闫妍身上都有玄晶吧??

他们天元世界是丢了多少个孩子啊?哎?不对啊,一个属性只有一块玄晶,那叶子和我都是火系灵力啊?叶子又是怎么回事呢?

啊!!脑子好乱!算了,不想了,走一步算一步吧,我明天要跟朱雀殿主辞行!

我得回去澜荒部落。不行啊,我要是再变成朱雀,我就变不回来了,那永远是只鸟我还怎么回地球啊,就算真回去了,我就会被当成什么稀有物种被抓住关起来研究吧,不要!那可不行。

怎么办?用普通飞行回去?不行啊,普通飞行穿不过雀山的那层灵雾啊。愁人……算了,睡了。

一大早被敲门声叫醒的小凌揉着自己凌乱的头发,还真是不太习惯长发,又难打理,又麻烦。

凌乱的头发加上惺忪的睡眼,小凌爬下床打开屋门。

朱雀殿主早已等候在门口,双手环胸,靠着等候。

还没等小凌反应过来便被朱雀殿主抓到头发拉到了黎亭轩。

“哎!!疼,疼疼疼!”小凌一下精神了,这长头发,要它何用!

“从今天开始,每日寅时你都要出来修炼,不许偷懒!”朱雀殿主看着她那狼狈的样子,一脸恨铁不成钢的无奈。

“我不想修炼,我要睡觉!”小凌懒洋洋的趴在地上。

“你不想回去了?”

“哎呀,你再让我睡一小会,就一小会好不好嘛,我现在真的好困啊!!”小凌打了个大大的哈欠,眼角挤出了泪花。

朱雀殿主单手运起灵力,在山泉边裹住一汪清泉,在小凌头上,释放。

冰冷的山泉水打在小凌的脸上,刺骨的寒意瞬间袭满全身,小凌打了一个激灵跳了起来,甩了甩那被水浸湿的长发:“你!”

“清醒了吗?”朱雀殿主冷眼看着小凌。

“……”

“我不要修炼!!!”小凌气鼓鼓的对朱雀殿主吼道。

“不行”

“我就不练!”

火黎坏笑着走过去:“当真不练?”

“啊!我就不(练)”最后一个字还没说出口,小凌扭头看向火黎,那眼神,那凌冽的气势,愣是把小凌吓得把最后一个字生生咽了下去。

“不练?”火黎轻轻歪了歪头,微微弯了弯腰,眼睛冷冷地盯着看小凌。

小凌默默的吞了一口口水,这让人大气都不敢喘一口的可怕气势是怎么回事?难道是路飞的霸王色霸气吗?

“反正吧,,练也行,那你能不能别这么粗鲁。”小凌默默地把马尾上的水用力挤了挤,扭头不敢看她。

朱雀殿主火黎不易察觉的悄悄翻了个白眼,当你多厉害呢。

“我见过你使用火球,既耗费灵力又破坏力很弱的低级方法,不实用。”朱雀殿主迈着高傲的步伐,不屑的说道。

“那该怎么办?”

“想想该怎么做可以把破坏的范围增大?”

“两个火球”

“……”

“你来攻击我”

小凌犹豫的燃起一个小火球朝着她的脚边打了过去。

朱雀殿主轻松迈开步子,提高音量提示到:“认真点!!”

小凌又燃气了一个稍大些的火球,朝着她的胳膊扔了过去,朱雀殿主只是微微一个侧身就轻松的躲了过去。

“再来!”

小凌继续,可三次五次,十多次,她连朱雀殿主的衣角都碰不到。

“该我了”看到小凌有些泄气,火黎来帮助她认真起来。

火黎轻松燃起一个火球,向小凌扔过去,正中小腹,因为控制了很大的力度,所以小凌只是被打的后退了几步,但还是很疼啊!就像练跆拳道没穿护具的地方被人踢了一脚,酸爽!

小凌只好全神贯注的盯着朱雀殿主的双手,预判她打出的方位,来躲开她的攻击,何曾想到朱雀殿主一个火球打过来,轻笑着看着小凌得意的转身躲了过去,却在小凌回过头的一瞬间被另一个火球从另一侧擦肩而过。

好在小凌反应够快,及时跑开,可谁知道那狡猾的朱雀殿主居然在膝盖以下放了一根火索等着她“自投罗网”,小凌猝不及防的被绊了一个大跟头,三根锋利的火红箭矢直奔头顶!!

来不及反应,小凌在地上翻滚起来,箭矢深深刺入地面,就在小凌起身的一瞬间,朱雀殿主俯身抓住了即将刺入天灵的一根火红箭矢,吓得小凌瞬间一头的冷汗直冒出来,后背一阵发凉,惊险!可怕!这要是一不小心,那不就死翘翘了吗?!

“厉害,还是您厉害!”

朱雀殿主不以为然的说:“哼,没点本事怎么当朱雀殿主。”

“就一个人的大殿,可不是最厉害嘛!”小凌小声嘀咕着。

“你说什么?”

“没,没说话”小凌有些怕她再露出那副恐怖的表情,赶紧闭上嘴巴。

“好了,你自己练”

“啊??我练什么?你什么也没教我啊?”小凌有些发懵。

“我已经教过了。”朱雀殿主头也不会的离开了。

???

她那个刚刚怎么做到的?这火还能变成绳索?变成箭?还有啊,她速度怎么可以那么快啊?我该怎么做???

小凌一个人在黎亭轩研究了起来。

小凌尝试了很多种办法,也没办法用灵力来变成火索、变成利箭,似乎自己的每一个招式都少了些力气,也少了些戾气。还记得之前叶子体力不支时卫澜无所谓的态度时,自己心中有些怒气,那次的火焰明显要骇人的多,难道是因为自己的心态?自己不够坚定?

小凌逐渐变得认真起来,开始研究起来手中的火系灵力。

澜荒部落

今天的乔少爷起了一个大早,这位每天不到日上三竿不起床的大少爷要干什么呢?

只见他混迹在澜荒部落的晨练中,也就是凸凸凸凸凹凸凸的那个凹,在这些人高马大的部落壮士中,乔少爷差点就要自卑自己1米八的身高长得太矮了,他跟着卫澜首领还有一众族人们一起操练起来了!

要不仔细看有个人老是慢了半拍,还真是看不出来咱们这位细皮嫩肉的乔少爷有一天也会拿澜荒部落同款长矛一起练习呢。

那么叶子宸同学在干什么呢,,,睡觉!

说来也奇怪,叶子宸一直都是一个非常自律的人,通常都起的很早,还要再晨跑一个小时来锻炼身体,可今天,乔少爷都起来练很久了,叶子宸还在睡,额头竟还冒出大滴的汗水。

昨夜叶子宸再次翻开了那本秘籍,明明感觉一切都很熟悉,却又很陌生,那个哭着喊“父亲”的小男孩到底是谁,为什么自己会看到那么可怕又凄凉的画面,而那名叫做“冷香”的姑娘说自己曾看过的这本秘籍,里面究竟藏着什么秘密?

怀着这样的疑问,他再一次翻开了这本“秘籍”。

还是那个满眼泪水的小男孩,还是那满地血泊的冰雪天地,在小男孩近乎绝望之时,终于,一名青年男子从远处缓缓走来,向他伸出了一双粗壮而饱经沧桑的手掌。

小男孩跟着那个男子离开了,回到了男子的家,那个家里一个女妇人领着一个与他差不多大的小男孩,他正在用一双天真稚气眼睛盯着他。

只见那女子与青年男子一起说了些话,女子脸上露出了悲悯之色,轻轻摇了摇头,看着小男孩又缓缓点了点头。而她手里领着的小男孩爬上了青年男子的肩头,搂着他的脖子高兴地叫着“爹爹”。

听到这一声“爹爹”泪水在小男孩的眼睛里打转,几乎要奔涌而出时,他倔强地用本不干净的染了血色的袖口拭去,就在刚刚,他失去了自己的父亲,眼看着父亲灵力散尽,离他而去。

一股极度的悲伤席卷了叶子宸的五脏六腑,他紧闭着眼睛,握紧拳头,到底,这本秘籍里藏着什么秘密,而那小男孩又究竟是谁?

“星渊,永宁~来吃饭了!”时间一转,是那个领着小男孩的女子,可看起来比那时苍老了许多,不过脸上洋溢的笑容仍是如初见般和蔼慈祥。

“来啦,母亲!”两个男孩这时看身高样貌也比之前成熟了许多,星渊英气十足,眼神仍是那样干净又仿佛装着万丈星辰的样子,而永宁则是少年意气风发,又比星渊看起来内敛而沉稳许多,如果说那时初见像5、6岁左右的孩子,这时,已有15、6岁的样子了。

星渊,永宁一起答道。

不一会儿,那个青年男子也走了进来,四个人一起吃饭,气氛轻松愉快。

叶子宸缓缓放松下来,原来那站在血泊中的小男孩名字叫做永宁啊,看样子,他是被星渊的爸爸妈妈收养了,总算过起了普通的快乐的生活呀,还好。

时间再次转过,星渊与永宁在一起修炼,只见星渊掌中的火龙一飞冲天,火光四射,四周云雾霎时间被冲散开来,威力十足。

可永宁却怎么也无法使出火龙,拼尽全力也不过是团丈高的火柱而已,他不甘心地一次次尝试,却都无法成功。

收回火焰,他两手轻轻转动手腕,闭上眼睛,慢慢的,地上的黄土盘旋至他掌心,跟随着他的指引旋转、编织缠绕,四周开始飞沙走石,大地微微颤动,星渊停下手中的练习火焰,惊讶地看向永宁,只见永宁身体慢慢腾空,升至半空中,闭上双眼,周身黄沙围绕,大地开始剧烈摇晃!

天空中犹如雷霆般的惊雷交替迭起,震撼天地四极,充斥九垓!

星渊眼见四周飞沙走石,即便在空旷的练武场内情况也要难以控制,忙叫永宁:

“永宁!永宁!快停下来!”

可永宁似乎根本听不见,忽地睁开双眼,瞳孔中现出一道狭长的金色光芒,随后,身体被金色光芒掩藏,当光芒炸裂开后,全身布满黄色金鳞,两边生出五彩羽翼的五爪应龙腾空现世!

叶子宸忽地睁开双眼,那条生着五彩羽翼的应龙有一种好熟悉的感觉!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