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5章 战略伙伴
  • 逍遥绿茵
  • 中帝人
  • 2064字
  • 2022-07-03 07:52:16

将一只烤鸡翅吃完后,马速这才悠悠道:

“也罢,看你和本门有点渊源,贫道等会就将这完整的《降龙二十八掌》传给你。不过,师傅就免了,算是替本门先辈弥补一点遗憾吧。烤鸡味道不错,吃吧。”

马速给洪七公面前的小酒杯,倒上了纯净清亮的白酒,这一下酒香更加浓郁。

他也是见洪七公资质极高,人也年轻,有能力学会《降龙二十八掌》,这才答应下来。

“你们这些公子哥儿,喝酒简直不爽快,我还是第一次见到用这么小的酒杯。”洪七公酒还没有喝,说话就有点随意了。

马速微笑不语,端起酒杯,向洪七公虚敬一下,便仔细观看起酒色,只见杯中酒色正清亮,仅从观感上,比这个世界的白酒,显得晶莹剔透了许多。

再凑近鼻子,轻轻嗅了一下,浓香纯正。继而举杯抿一小口,缓缓吞下。只觉得一股火烧般的热流,从喉咙直达心肺,然后“爆炸”开来。让人精神为之一振。火辣感没持续多久,一股香味返回到味蕾中,醇厚、绵柔。

看来在小洞天仓库里自然陈酿,效果让人喜出望外。

这酒从空间里直接取出来,没经过勾兑、淡化,度数不详。品尝后才发现,估计至少有60-65度。

“好酒!”两个声音,同时响起。

洪七公没有马速品酒那么多的程序,刚把酒给倒上,就毫不犹豫,直接一饮而尽。

从未喝过高浓度白酒的他,立刻被呛得脸通红,半天说不出话。直到适应火辣的烈度后,尝到非同一般的浓香后,才后知后觉,发现和之前喝的酒完全不是一种档次,其浓烈实在过瘾。

等他反应过来,正好赶上慢条斯理的马速,同时喊出了这句话。

两人对视一笑,此时洪七公哪里还嫌弃马速小酒杯。这样的琼浆玉液,能喝上一小杯,都是幸运呀。

“如此美酒,从未听闻,可有名称?”

“神仙醉。”马速将酒瓶拿起来,给洪七公看了一眼,再缓缓满上一杯。

“神仙醉,名副其实,好酒。”洪七公若有所思,赞赏到。

“尝尝烤鸡,再品酒吧。”马速担心洪七公醉酒,等会还需自己照顾,便好意提示了一句。

洪七公好吃著名,没有拒绝马速的美意。不过他没有马速那样的优雅,直接双手用9根手指,抓起盘中的烤鸡,撕下大鸡腿。

“香,味道好极了。叫花子吃过几次皇宫御厨,也没见得比你烤的鸡好吃。对了,还没请教,尊姓大名?”

“贫道免贵姓马名速,号达生子。隐世宗门逍遥宗传人。”

“啊!你就是重阳真人说的先天高人?”

“高人谈不上,去年在终南山停歇了几日,和重阳真人有过一些交流,相谈甚欢。”不过,马速有点纳闷,都和王重阳交待过,不要暴露自己的身份,可这一路走来,萧抱珍、洪七公都知晓了自己。

好在,估计王重阳只随口介绍了他是一个高手,并未透露其相貌、年龄等信息。故他们之前都不认识自己。

古人从未经历高浓度“酒精考验”,酒量其实有限,就连洪七公如此嗜酒之人,大概喝了三两,就舌头粗大,成为了话痨。

从他小时后流浪街头,又因贪吃误事,砍了自己的手指,以及加入丐帮后,还四处游荡,专门找大户人家的厨房找美食,甚至偷偷潜入皇宫里,就是为了品尝御膳的美味等“英雄事迹”,都讲述了一番。

或许知道马速非凡人,所以也没什么戒备心,没有运功解除酒劲。酒逢知己,说话也无所顾忌。

过了半个时辰,洪七公终于发现,好似自己又因美食忘记了正事,这才打住了唠嗑节奏。

“达生子呀,你可害苦我了,如此美酒之后,哪里还喝得下其他酒了。”说话间,眼睛盯着还没喝完的酒瓶。

马速知他所想,没有应招,道:

“这酒瓶不能给你,不是我小气,一旦这种酒被外人知道,你可以猜想那些达官贵人,尤其是嗜酒如命的金人,还不得来找我麻烦?”

“是这个理,不过,你可以把酒倒进我的葫芦里,酒瓶我不要,酒也只在一个人的时候喝。”洪七公为了美食美酒,智商立刻上线。

“呵呵,其实你若喜欢此酒,以后还是有机会大量获得。但得等我有能力保护此酒的时候。”

“唉,你说得在理。这个世道,什么时候是个头呀。”洪七公游荡江湖,见识极广,闻音知雅,也对各种歪门邪道、欺哄讹诈门清。

“不去反抗,自然没有尽头,但我辈若像贵帮先辈那样,不断努力抵抗外族入侵,也算不冤来此世间一趟,甚至推翻金朝统治也不是没有可能。”

“我们都是一帮叫花子,能做些什么呀。”洪七公没有那么乐观,更没有那么高的觉悟,面色黯然到。

马速不失时机,把天龙八部里有关丐帮的故事简单讲了一遍,道:

“你们丐帮一直有抵抗外族侵略的传统,当年汪剑通帮主,一直带领丐帮,冲在抗击西夏、辽国战场第一线,功不可没。他的继任者乔峰帮主,也是一位英雄豪杰,为大宋做了许多事情。可惜最后被人陷害,知道了自己出身于契丹,被迫辞去了丐帮帮主职务。即使他回到辽国,自始至终,没有忘记是汉人将其抚养大,最终为两国和平做了许多事情。”

接下来,马速将乔峰和逍遥派虚竹的关系,以及《降龙二十八掌》怎样变成《降龙十八掌》等原因,介绍了一番。

洪七公也是第一次系统性听闻百年前波澜壮阔的典故,十分神往。

“既然我们有如此渊源,怎么合作,叫花子听你的。”洪七公走南闯北,见过形形色色的人,也有自己辨别忠奸的眼力,此时他已基本相信了马速的身份和品性。

“嗯。但我们不能太着急,这一路北行途中,观金朝气数,短时间内并无有衰败迹象。所以,我们先要广积粮、缓称王。暗中发展壮大势力……。”

马速如此这般,讲了他的一些构思。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