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3章 北丐

  • 逍遥绿茵
  • 中帝人
  • 2143字
  • 2022-07-01 08:46:38

这个冬季,马速都呆在庄园里,除抽空监督一下庄园的改造工程、教导一下护院团队武者们的修炼、检查一下蒸馏酒生产的状况外。其他时间全部用来抄书、读书。

从北宋故宫中搜集来的《政和万寿道藏》残本,共计有3000多册,内容极为丰富。荡漾在书海中,马速的心灵更加通透,修为不断巩固,气质更加内敛、儒雅。

举手投足间,洒脱缥缈,好似融入自然、随时御风而去的样子。

日子过得平静、逍遥。

当然,这个平静,是建立在拥有一定实力的基础上。

虽说逍遥庄园远离城区,但济南府还是有不少地头蛇、官吏,对突然出现的神秘、低调,刚落户的富翁还是起了觊觎之心。

遗憾的是,他们各种手段,往往刚使出一部分,还没有对逍遥庄园产生影响,就无疾而终。

济南府最近,陆续增加了不少失踪、病亡的官吏、地痞流氓。

被动不是马速的性格,从抓获的来犯者口中,他顺藤摸瓜,知道了背后黑恶势力,便主动出击。花费了几个夜晚,悄然潜入城里,开始清理济南府里的黑势力。还将与他们的合谋的官吏,全部吸干生命力。

为消除隐患,马速还将周边300里方圆内的土匪窝点,进行了清剿。凡是罪行大的匪徒,均在战斗后,经过审讯,全部作为了他修为的养料。手上没有鲜血者,警告不可再犯后,发放路费遣散。

不到一个月,逍遥庄园周边的安全形势,便稳定下来。

护院武者队伍也开始迅速成长起来,几乎所有人都达到了三流以上,原来的6个三流,以及两位根骨不错的青年武者,更是突飞猛进,达到了二流武者。

这些护院不是马速心目中的嫡系成员,征求他们意见后,教授给他们的,是一些快速提升修为的功法。代价就是这些护院们的潜能,被提前释放完,以后除非出现奇迹,基本没有希望晋升先天。

不过,相信这些首批班底,即使在武学上达不到顶峰,但其他方面,只要能力足够,马速还是乐意给他们提供一个美好的前程。

这些对马速而言,不会用于自己和徒弟的,有一点缺陷的武学秘诀,对这些出身于散修的武者,简直就是顶级秘宝,短时间内便纷纷突破。

护院们都有自己的圈子,因为他们快速提升修为,将逍遥庄园名头在武林中小范围打响了名气。武力上有了一些威慑力,但马速还是安排管家,不时给济南府的官员们送些小礼物。

至于济南府的府尹、同知、少尹等官员,都被马速下了生死符,绝不可能给逍遥山庄添乱。当然,打了一棍大棒后,马速还是给了他们一颗甜枣,来自前世的知识,随意指点他们做点生意,财产嗖嗖地往上涨。

马速可不愿意第一个落脚点,在自己外出游历时,就后院起火。

渐渐地,济南府及周边的白道黑道,再也无人愿意来招惹马速了。

充实的日子,飞快流逝。

大地残雪如画,大多数田野露出了本来的色彩,黑的是肥沃的土地,细如绒毛的绿色,是抢先冒芽的冬小麦。

山坡上,野生杜鹃开始迎春,率先绽放出自己的色彩,与铁角海棠等,争芳夺艳。一些树木,开始冒出了嫩芽,万物复苏。

安排好庄园的事宜,留下一些银两,马速再度启程。

顺着黄河,往东北方向,行进了约500里。来到了山东东路益都府管辖下的乐安县(现代DY市),这里是黄河入海口。

马速在这里和渔民交流了一番,晚上还专门潜入到县官府,查阅了县志等资料。了解到近海距离黄河入海口不远,有7座海岛。如月牙贝壳岛、埕口岛、飞雁岛、贝壳岛、仙河镇东岛、广利岛、天鹅岛等(这些都是前世现代的名称,此时只有位置和岛屿大小信息)。脑海中,有了一些构思。

古代河运是大型物质运输的主要工具。若将河运及海运结合起来,运输效率、物流半径都将极大提高。考察岛屿,也是为以后实施一些计划,建立隐秘的海上基地做准备。

调整方向,沿着渤海湾,向北行进。

这天,马速正在一片树林外的草地上歇息。他可以辟谷,但两匹宝马却是需要进食、休息。乘此空闲,马速从森林中打来两只野鸡,慢条斯理,仔细烘烤起来。

有现代烹饪知识,来到这个世界8年时间,他的厨艺早已锻炼出来。

突然间,他的神识扫描到一位健硕、鹑衣百结的年轻人。见来人身着破旧衣裳,马速以为是附近的农户。可是此人越来越近,方向竟是直奔自己这里。且见其步伐矫健,功夫在身。

马速艺高人胆大,装着没发现来人的样子,继续专注于精湛的厨艺,摆弄着篝火架上的美食。

“少侠,叫花有酒,有肉否?”

马速这才缓缓回头,见说话的青年是一乞丐。

青年一张长方脸,粗手大脚,身上衣服东一块西一块的打满了补钉,却洗得干干净净。手里拿着一根绿竹杖,莹碧如玉。背上还负着个朱红漆的大葫芦,脸上一副馋涎欲滴的模样,神情猴急。

似乎若不答应给他鸡肉,就要伸手抢夺了。

尚未等马速回话,青年乞丐已大马金刀的坐在对面,取过背上葫芦,拔开塞子,酒香四溢。

“相见是缘,喝一口吧。”青年乞丐将酒葫芦递向马速,又目不转睛,盯上烤得金黄的两只野鸡上,继续说到。

马速已猜出了来人的身份,颇感有趣。茫茫人海,射雕世界的顶尖武力代表“五绝”,今天碰见了第二个。

北丐洪七公乃河南蔡州人氏,他父母曾一度沦落为女真人的奴隶,后举家逃往南方,父母被金人杀害后,年幼的洪七公为丐帮所救,并被帮主向日天收为弟子,学得“降龙十八掌”和“打狗棒法”。

在为丐帮立下诸多功劳后,洪七公接任了帮主之位。深知原中原被金人侵占后,百姓的疾苦,他上任不久,就来到北方地区活动。

“贫道只喝自己的酒。”马速没接酒葫芦,起身后假意从马鞍上悬挂的行囊(其实是从空间中)里,拿出了一瓶亮黑、精美的酒瓶。

用拇指轻松弹开了木塞,一股浓烈的香味飘散开来。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