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章 萧抱珍

  • 逍遥绿茵
  • 中帝人
  • 2397字
  • 2022-06-21 08:45:02

太阳从地平线上露出半边羞红的脸,映射在马速身上,一片金辉。

思索、修炼了一晚的马速,缓缓收功。

下山回到重阳宫,正值早课结束。马速拱手与王重阳及全真七子等人告辞,再度启程。

此次行程,计划一路向东到胶东半岛顶端,再向北,到外兴安岭,去领略北极光的绚丽,还想去往西走一段,看看苏武牧羊北海浩渺。

不过,马速仅制定了初略的方向,除沿途要去拜访道家的洞天福地外,行程并无什么具体的规划,随心而动。

道教的十大洞天、三十六小洞天、七十二福地,大多分布在长江以南。此次北方之行,顺路仅有为数不多的洞天福地。好在马速没有强迫症,这次能拜访多少不重要,未来人生的路还很漫长,以后去到南方,有的是机会。

深秋的中原大地,树叶大多落叶,景色十分单调。一人两骑奔驰在松软的泥土官道上,天气干燥,背后已黄土漫天。

地形逐渐平缓,田野里要么是枯黄的秸秆、茅草,要么翻耕过的土地里,已播下了冬小麦。偶尔可见几株小麦长得着急,冒出了一寸绿色。在一片黄色中,十分显眼。不知这些幼苗,是否能经得起漫长寒冬的摧残。

陕西境内,因16年拉锯战,人口锐减,好似战争硝烟还未散尽。而刚进入到河南,好似换了一个朝代,觉得氛围平和了不少,人烟骤然密集起来。

黄淮海冲积平原土地肥沃,成就了几千年华夏文明,并成为最繁华的地区之一。这里古时候也称为中州,是历史上建都朝代最多、建都历史最长、古都数量最多的地区。先后有20多个朝代,300多位帝王,建都或迁都于此。

故而有“得中原者得天下”之说,逐鹿中原,方可鼎立天下。

金人南侵后,得高人指点,实施了南迁北移政策。毕竟女真族在最鼎盛期,也仅约500万人,还不到金朝辖地内5500余万人口的10%。他们开始将大量的汉人,强制移民到东北苦寒地区。再将出自黑山白水的女真人,和其他附属游牧民族,移民到山东、河南等中原地区。

马速一路走来,也看到了贫困,但没有陕西路那么混乱、破旧不堪。改朝换代20多年了,老百姓已不在意换了谁来当皇帝。只要不兵荒马乱,就是生存下去最大的希望。华夏人就是这么坚韧朴实、勤奋耐劳,几千年来,都是在艰难困苦中,繁衍生存,不断壮大。

哪怕知道历史,现在亲身经历,也更有体会。靠金朝内生混乱,自行亡国,短时间很难实现。外部的南宋,龟缩江南,全然没有了夺回故土的雄心壮志和勇气。好战的元蒙,部落还在争斗,暂时看不到统一的趋势。

所以,夹在南北中间的金朝,还有段好的日子。当然,和平环境,并非代表了清廉。贪官污吏、欺行霸市同样存在,甚至更加泛滥。毕竟中原腹地,是原北宋经济中心,可谓遍地黄金。

于是,马速的“业务”更加繁忙起来。

一路上,不断有官员、富豪“病亡”。马速空间里积攒的银两不断增加,效率可比打劫匪巢还要高了不少。金人在官场上的贪污、掠夺,没有多少底线,肆无忌惮。入侵中原已20多年,每一个金人贵族,通过掠夺所积累的金钱,都不是小数目。

一时间,之前听闻在陕西境内行走的“无名大盗”,现在莅临中原,让不少官员、贵族们胆战心惊。官府自然也加大了城镇的巡查,对那些江湖人士,更是加强了监督。

而肇事者马速,这时已来到了他的第一个目的地,距终南山东面900里外,位于河南府孟州(济源市辖地)的王屋洞府(又称“小有清虚之天”)。

王屋山东接太行,西依中条,北望太岳,南眺黄河。因传说中轩辕黄帝大破蚩尤,祭天于峰顶,而闻名天下。

马速来此,则是因老子李耳曾在这里隐居修道,并创立道教。可谓是道教第一圣地,且《愚公移山》的传说故事,也发生在这里。

登山过程中,马速无聊中,开始猜想,愚公移山,可能是修真者的手笔。只不过后人无法理解,才有了这样的故事,并给王屋山,又增添了几分凝重而神秘的色彩。

古人崇信天圆地方。王屋山主峰天坛峰为方山地貌,于是道家认为这里是与上天沟通的最佳场所。故轩辕黄帝要到这里设坛祭天,历代朝廷也来济源“岳渎同祭”。

天坛峰顶现在已很是繁华,有南天门、三清殿、虚皇殿、玉皇殿等。唐代又在二级台地,建了玉皇殿,旁边有御爱松、黄帝更衣亭。

马速登顶后,暂时没去道观拜访。找到一安静的悬崖边,盘膝而坐,细细感受道教圣地的修行氛围。

一个晚上修炼下来,或许是心理暗示起了作用,先天之境,居然再度巩固了几分。尤其是精神力,强化了不少。

避开早课时间,马速开始逐一拜访各个道观,请求借阅道藏。

王屋山的道观众多,出阳台宫沿途便小庙不断,有山神庙、燕罗子祠、愚公洞、龙王庙、包公庙等。

在垂珠峰下建的迎恩宫、华盖峰不老泉、白果树旁设广生老母殿,寓意生生不息、源远流长。三官岭下的中岩台,是王屋山三宫之首的紫微宫,司马承祯早年自称中岩道士,建筑规制、祭祀神灵一如阳台宫无异。

远尘沟十方院,相传轩辕黄帝、浮丘公、王子晋、老子李耳、商山四皓、道君张良等都曾留住,千年白皮松下的司马承祯写经洞。

这是庙观林立的人界,人们纪念的地方。

马速在王屋山盘桓了十天,拜访了二十座道观,浏览了2000多本之前没有看过的典籍。

心满意足,下得山来,马速继续东行。

这天,路过卫辉路卫州(卫辉市),马速突然想起一个道家奇人,当即去了城东,寻找“太一道”的茅庵。

他知道太一道擅长救治病人,问了几人,便打听到了具体地方。

到了地方,果然见道观其实就是几间茅草房。但小院前,还有不少病患百姓正排队侯医。马速给门口小道士递上了拜帖,便退后一步,站在小院门侧,静静等待。

马速对这样忧心忧民的道家,还是非常佩服。虽道教强调清静无为,但也还是有很多流派,入世救苦救难,也是一种修行。

求医队伍陆续减少,约半个时辰,小道士招呼马速进来。只见一耄耋年龄的白须道人迎上前来。

“老道元升有礼了,让小友久等。”

“贫道马速,经重阳真人举荐,冒昧来访。”元升便是萧抱珍的号。马速这时突然反应过来,来到这个世界,就基本上是独自一人,还是沿袭现代的习俗。入世以来,也没来得及给自己取字号,每次自我介绍时,总有点格格不入。

一边应酬着老道人,一边转动心思,给自己取一个道号。瞬间,他想到了庄子的一句“达生之情者,不务生之所无以为……”。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