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1章 讲道

  • 逍遥绿茵
  • 中帝人
  • 2058字
  • 2022-06-26 12:56:27

马速在重阳宫里住了下来。

重阳宫藏经阁里,收藏的典籍足有两千余卷,一方面是王重阳多年的心血,同时也因全真教是北方最大的道家门派,弟子众多,资源丰富。

十天时间,马速一直呆在藏经阁里,足不出户,将全真教所有的道藏、典籍全都阅览了一遍,并深深地记忆在脑海中。

晋升先天后,浏览书籍的速度更快了,好似拍摄照片一样,一眼就能将一页书的内容刻印在脑海中。

心满意足,环视了藏经阁书架一圈,见再没有遗漏,这次不虚此行。这也坚定了他继续拜访其他道观的决心。

休息一晚后,次日辰时,马速戴了一幅之前没有说用过的面具,如约来到大殿前广场。盘坐高台,开始了他人生第一次讲道:

“混沌之初,天地造化,蒙昧不分,日月星辰光辉万千,不分天地。造化天地,轻者浮,浊者沉。方成一片天地,春夏秋冬运转不穷。天不施政,任其自生自演,天若有情,天亦老。”

“万物生一,一生十,十生百,百生千,千生万。万物分行,皆有相,灵有灵相,物有物相,生有生者相。芸芸众生,皆在迷惑,寻不到真我本性。人相,众生相,寿者相,其实都是我相。贪念、嗔念、痴念,为三毒,明者有三惧、三恐怖,是说孤独,幽怨,疾病……”

全真道所信奉的经典有三,《道德经》、《心经》、《孝经》。有意思的是,《道德经》是道家的经典之作,而《心经》,即《般若波罗蜜多心经》是佛家的经典,至于《孝经》,又是儒家的经典。

这正是全真教独特的地方,王重阳将儒释道兼容并蓄“三教圆融,识心见性,独全其真”。

“贫道理解的‘全真’,就是‘全其本真’的意思,那么,‘本真’又是指什么呢?全真道认为,精、气、神是一个人性命的根本,应确保这三要素不亏损、不玷污,所以就必须‘全精’、‘全气’、‘全神’,这里的‘全’,大概有‘使动用法’的意味,即使之周全”。

这几天,马速在全真教藏经阁里,浏览了所有藏书,也包括王重阳自编的全真教典籍。

他很认同全真道这种集“儒释道”为一体、有容乃大的思维模式。

实际上,前世真实历史中,全真教是道教的主流教派之一,秉承了老君的教化,主张的观念是苦己利人。

继王重阳之后的全真七子,也继承了全真教的理念,将全真教发扬光大。明清两代,全真思想传播于各个地区,对现代道教,影响巨大。

可惜的是,在《射雕》原著中,全真七子大都是王重阳的亲朋故旧,拜师王重阳时,大多人到中年,错过了修习上乘武学的最佳年纪。即使年龄最小的丘处机,也是20岁才拜师。

全真七子又不善于教徒,只能将自身对教中武学的粗浅领悟交给弟子。于是后代弟子,没出什么高手,甚是可惜。

全真教的立教根基是玄功《全真大道歌》,练此玄功需心无旁骛,才可大成。而全真三代弟子入门时,大都是十二三岁,最是心猿意马的时候,哪里能够降服住心中散乱念头,安心打磨真气。

只有人到中年,历经人生风雨,心性沉稳,涵养增加,自然而然就符合了全真玄功要旨,是以全真弟子到中年后反而比之前精进更快。

才有了全真心法越练到后面越是容易的说法。

正是了解了这些,马速今天的讲道,在简单概括性讲述了修道要旨后,就将重点放在修道修心的主旨方面,他知道在座的不少弟子,文化程度有限,便用更浅显易懂的白话,道:

“修道重修心。只习武,而忽略了道心修炼,则是本末倒置、修炼效果也是事倍功半。”

“何为修心?其实就是树立正确的宇宙观、价值观和人生观。简单说,就是行侠仗义、为国为民。在日常修行和生活里,需心静泰然,师法自然。若一个人接人待物,总是粗枝大叶,甚至控制不了自己的情绪,做事不顾后果,还不会自省。其实就是道心不稳的具体表现。”

马速说到这里时,暗中环视了在座的全真教弟子们,不知在这个真实的射雕世界里,是否还会上演叛教、龙骑士等悲剧。

“更有甚之,若道心不稳,还机缘巧合、侥幸拥有了强悍的武力,则对江湖危害更大。”马速想到欧阳锋、杨康、梅超风等,都是如此。

“反之,修心有成者,往往大智若愚,能提升对武学的感悟力。甚至,因为悟性增加,还能抵消资质低下的缺陷。因此,若只注重练武,便如无源之水,无米之炊。如何修行、修心,其实全真教的核心教义,已阐述得非常精到,不愧是玄门正道,道友们该细心体悟。”

马钰从小聪明,弱冠能诗,后中进士,擅针灸。今日听马速的讲道,体会很深,有共鸣。

“修为之中,真气,功力提升其实相对简单,甚至资质尚可的情况下,无需修炼,服食各种灵药也能提升。若是本贫道愿意,可一夕之间。让一个不入流者,瞬间突破到一流。然而,这等修道者,就好似一个乞丐凭空获得万贯家财,来之太易,反倒是祸患必生。”

“修心最难。它不是修炼出来的,只能靠领悟。昔日有强者一朝顿悟。境界连连突破,亦有强者经历大喜大悲,心神受到刺激,领悟出更多修行真谛;还有一些人,天赋出众,悟性惊人。触类旁通,快速领悟。至于平庸之辈,没有惊人的悟性,唯有多读书、读书可明智。”

“既然是在道观,就不要忽视每天的早晚课,应更加用心体会所学。”马速没有客气,直指弊端。

这几天,他虽在藏经阁足不出户。但看书之余,偶有好奇,也感知到全真教一些真实的状况。不少人弟子把早晚课,当成了一种仪式,而非修行。

马速如此批判的言辞,众人闻言,神色一整,似有所思。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