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章 甘河遇仙

  • 逍遥绿茵
  • 中帝人
  • 2344字
  • 2022-06-18 07:15:59

“武道,更注重的是强身健体,强大体魄。修真,则讲究感悟天地,淬炼元神。当然武道并非没有前途,若修炼内天地到极致,拳破苍穹也不无不可。而修真即为仙道,高深之后,可掌控天地法则,法控天地元气,以敌之矛破敌之盾。”

“那道友是修真还是习武呢?”王重阳很是感兴趣,道教典藏中,一直有修真方面的论述。但现在接近末法时代,几百年来,修真者仅在传说中。

马速听到这个问题,笑而不语。再好的朋友,也不可能将自己的底牌都说出来。何况,他今天还是和全真教的诸位第一次见面。

“唐突了,贫道不该问这个问题,请喝茶。”王重阳也发现了自己今天过于迫切,他本意并非是要探究马速的武学底蕴,而是听到马速将修真说得如此逻辑清晰,便随口一问。

为掩饰尴尬,王重阳讲述了他自己修道的过程:

“早年间,贫道报国无门,遂四处游学。大概是10年前的一天,贫道游学于鄠县甘河镇,正准备去酒肆饮酒。忽见两个身材高大,长相、服饰一模一样的人,散发披毡,大摇大摆地行走在街上,提气吆喝,声若洪钟。”

王重阳陷入回忆中片刻,叹了口气,喝了一口茶,继续讲述道:

“我当时见状,十分惊讶,紧随他们来到了一个僻静处,欲磕头跪拜。两位异人相视而笑,异口同声地说道:‘此子可教也!’。便让我和他们一起盘腿打坐。两位奇人口中振振有词,传授给我一道口诀。好在贫道日常熟读诸多道藏,记忆力还不错,记住了法诀,并陷入到沉思之中。待我醒悟过来,发现两位奇人,已站起身来,飘然而去。”

“那口诀正是正宗的道教内修真诀。此后,我便潜心苦修。不过,这法诀仅是修炼内力,强身健体之法。于是我以此为基础,边修炼,边继续研读各种道藏、儒学甚至佛学典籍。同时,周游四方,与同道切磋,观察他人的武学、武技。终于创出了《先天功》、《全真剑法》、《金雁功》、《履霜破冰掌》、《一炁化三清》等全真教功法。”

“最为重要的是,我找到了核心价值观,便是儒释道三教合一之全真。今见道友一面,更知天下之大,我等乃井底之蛙。”

马速听到这里,也是莞儿一笑,这不就是前世流传甚广,王重阳“甘河遇仙”的典故吗。

王重阳没有师傅,仅两位奇人一会功夫的传授,且只比自己早三、四年修炼,就成为开宗立派一代大师,真是天纵奇才。自己可是站在巨人肩膀上,拥有完整传承,且法武双修,才有今天的成就。

这也提醒了马速,这个世界远非表面上那么简单。

虽说之前也有这方面的猜测,但今天听王重阳亲口讲述,便知道那两个道士功力不凡,且极有可能是修真者。如此奇人,还有多少在隐世呢?他再度告诫自己,千万别浪。

“不过,贫道被两位奇人引入门后,再没机会拜师,所以对修炼知识,全靠自行探索,没有什么系统性。与你们古老门派的传承,还终究是底蕴不足呀!今日听君一席话,胜读十年书。多谢了。”王重阳诚恳地抱拳致谢。

马速很是理解王重阳的境况。

自己与之相比,幸福太多。有前世信息,了解《天龙八部》、《射雕》等世界的故事情节,获得了宝藏,否则哪能在短短六、七年时间,就从一个武学小白,晋升成为先天高手。

“道友你看这样,本教所有典籍都全部开放给道友阅读。武功秘诀也自无不可。但有一不情之请,烦请道友抽出时间,给全真教弟子们授一次课,好让大家开开眼界。不知道友能否成全?”王重阳有点迫切的问到。

他现在很清楚,马速拥有远比自家功法高明的传承,将全真教的所有展现给他,或许还能得到一些指点,总是好事。

马速沉默片刻,大脑急速运转,分析了利弊。乱世即将到来,全真教整体实力再强一些,齐心对抗外族,也多一份力量。

“固所愿也,不敢请耳。但本门贫道终归是隐世门派弟子,现在不方便公开身份。故有两点要求事先说明,其一,讲道时,贫道会戴一面具。也请真人和各位道友,不要暴露我的身份。毕竟贵教人数众多……。其二,贫道不会具体介绍本师门的功法。请重阳真人谅解则个。”

“理解,多谢道友了。那我们是否可以约在10天以后,具体时间则请道友确定。还有不少弟子在外历练,准备将他们召集回来,都来聆听你的教诲。”王重阳见马速答应下来,便乘机要将此事落实下来,否则十年、八年后再来终南山讲道,意义就不大了。

“哦……,这倒无妨,那就10天后吧。”马速也不清楚全真教收藏了多少典籍,但以在敦煌博览群书的经验,10天足够他浏览上千卷典籍了。

“刚才贫道及众弟子,都没有逼出道友的武器。你看全真剑法,还有何改进之处呢?还请道友不舍赐教。”

“说到剑法,贫道远不如一位奇人,他的剑法可谓出神入化,已达化境。”马速没有直接回答,并将话题转移开来。他可不愿意刚刚才认识,就为他们讲解具体剑法纰漏和改进之法。这已属授业之恩,升恩斗仇,时刻要记住。

“哦,还有令道友钦佩的高人,他在何处?”王重阳很知趣,没有继续纠缠这个问题。

“此人名为独孤求败,或许是这个世界‘无我之境’的开山鼻祖。”

“何为无我之境?”

“陶渊明的‘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寒波孱孱起,白鸟悠悠下。’便是无我之境的具象描述。”

“有我之境,以我观物,故物皆著我之色彩。无我之境,以物观物,故不知何者为我,何者为物。”

“兵无常势,水无常形;运用之妙,存乎一心。与万种招式里寻破绽,在千般武艺中览漏洞。以无招破有招,有我之境重招式,无我之境重运用。”

马速在讲解时,也在感叹,独孤求败的武功,充满传奇色彩、高深莫测、璀璨夺目。这与他对人生境界领悟,渐进至境、再无它物不无关系。

从名号看,曾经成魔的独孤求败,必定是不可一世、桀骜不驯且不为世人所理解和容纳的武林怪杰。

晚年的他,了身知命,早已到了物我两相忘的境地,唯有那份骄傲,不曾失去。故而,临终遗言,仍然自称“剑魔”。

算是无悔于自己的一生,无愧于自己的剑道。令人追思,心驰神往。独孤求败,最终埋剑、弃招,返璞归真,一切归零。正应了人生循环往替的道理。生来空空如也,最后还是空空如也,尘归尘、土归土。正所谓人生万象,尽归于尘。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