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章 切磋
  • 逍遥绿茵
  • 中帝人
  • 2220字
  • 2022-06-15 07:12:34

此时,已天色昏暗,马速不想此时上山引起误会,便在山脚随意找了块山石,盘膝而坐,准备修炼一个晚上。以他现在的境界,土匪、野兽都对他无法形成威胁。

次日清晨,尽管一尘不染,但马速还是找到一溪水处,简单洗漱一下,整理了衣着容貌。

拜山总得稍微讲究一点,虽现在他已一尘不染。但心理上,总觉得洗漱是一个必备程序。

从空间里拿出一些吃食,用了早餐。同样,先天后已可辟谷,但他依然保留了饮食习惯,品尝各地美食,也是一种享受。当然,五谷杂粮,对修真者而言既有利、更有害。好在马速的《北冥真经》,对食物产生的毒副作用,可轻易化解。

马速牵着马,没有运转轻功,缓步攀登。

山路险峻,蹑乱石,冒悬崖,屈曲而上。好在全真教已开辟出了一条上山的小道。过日月岩时,天渐明亮,到得抱子岩时,太阳已从天边升起,彩霞满天。

只见那抱子岩生得甚是奇怪,就如一个妇人抱着孩子一般。此时,被朝阳映射成橙色,十分温暖。

又行走了一阵,只见迎面一块大岩石当道,形状阴森可怖,自空凭临,宛似一个老妪弯腰俯视。

绕过这块岩石后,便是个极大的圆坪,四周群山环抱,山脚下有座大池,水波映月,银光闪闪。好一幅世外桃源的景色。

一个年龄约40多岁道人,迎上前来。只见他身着道袍,白须飘胸,中等、微胖的身材,和睦谦逊、面容极善。

“隐世门派逍遥宗马速,前来拜会重阳真人。”马速对道人做了一个道家拱手礼。

“道友有礼了,贫道乃全真教马钰。现观中正早课,烦请稍侯,待我请示师尊。”

马钰?这可是全真七子之一,王重阳之后的全真教第二任掌教。

现在的全真教,风气还算是清明,为人也十分客气。当然,马钰为人本就和善。

“劳烦道友了,是贫道冒昧了。”难怪刚才上山,未见什么道人走动。马速是自学成才,一些基本的道家生活常识,还是有所不知。

马速将两匹宝马栓在一颗大树旁,便站立在原地,没四处张望。只是用上丹田的感知能力,对周边环境进行了一番查勘。

片刻,一位身高约5.7尺,英气勃勃的清瘦道人,出现在马速面前。

“道友有礼了。贫道乃是全真教王重阳,请问贵客可是逍遥派传人?”王重阳一边行礼,一边也在观察这位飘逸绝伦、空灵清秀的少年。

如此近距离,依然感受不出马速的修为程度,王重阳心中便是一惊。何时江湖上出现了这么一位少年英才,功夫甚是了得。好在,他博览群书,对百多年前神秘消失的逍遥派,还是有所耳闻。

“有礼了,贫道逍遥宗马速。久仰终南山钟灵毓秀,更有全真教道家宝地,便冒昧来访。见谅则个。”

“欢迎之至,有请。”王重阳听马速气息稳定,声音不大却极具穿透力,便知功力不浅。以他一流巅峰的境界,也难以达到如此功力。

转头对马钰交待,让他去将全真七子都全部叫到大殿陪客。

王重阳或许是想考校一下马速的功力,运转起轻功绝学《金雁功》,提身快步,引导马速往山上跃去。

但见马速面色淡然,好似没有功力一般,视崎岖山道为无物,如云朵般轻盈,且无一丝元气泄露出来。还始终保持着略落后王重阳半个身位。如此举重若轻,让王重阳刚才对马速功力的猜测,更加明朗。

此时,马速不仅没耗费灵力,轻松写意,还能分出一股心神,观赏全真教整个道观风景。

立教不久,但这时的全真教的宗门建设,已颇具规模。虽远没达到元代时五千多间殿堂楼阁、万余道士那么宏大的规模。现在仅有百余间房屋,顺山势而建。不过,显然还是有高人指点,建筑鳞次栉比,气象万千。

难怪百年后,外人称之为全真祖庭。

落座后,大殿外马钰、丘处机、谭处端、王处一、郝大通、刘处玄、孙不二等人也鱼贯而入。

和全真七子见礼后,马速拱手向王重阳道:

“贫道此次入世,欲遍访天下道家洞天福地。久闻全真教盛名,特来拜访。希望能获准在贵观修习几日,拜读一些典籍。不过请真人放心,贫道只读道藏,不观功法。虽有些冒昧,但请看在贫道求道心诚,通融一二。若需贫道做什么,也请重阳真人提出。”马速知道,初次见面,就要看别人的藏书,实在有点冒昧,但他现在不想浪费时间,且相信王重阳的品性,便开门见山,坦诚地交待来意。

“道友的意思,我们全真教的功法不入你的法眼。我们俩先比划一二,再议可否?”丘处机年龄最小,刚二十出头。性格较为暴躁,一大早被师傅和所有师兄叫来陪这个少年,心中早已有点不爽,便出口找茬。

“师弟……”马钰阻拦到。其他几人见王重阳没吭声,也没说话。

“自无不可。贫道入世,尚未和名门正派交过手。正想请教。”马速虽觉得一句不合就开打,和自己想象的不一样,但有挑衅他还是不可能畏惧,便淡然应到。

果然还是要做过一场。江湖就是如此,谦虚未必能得到尊重,实力至上。

但他转而想到,沿途见全真教已有数百人,等会轻松赢了王重阳或全真七子,实在有点驳主人的面子,他是来游学,并非树敌。便又补充道:

“能否找一清净场地,贫道出自隐世门派,不好让太多人知晓。”

丘处机等人以为马速是少年心态,好面子。原本想当着全真教所有弟子的面,教训他一番,便未答复,都看向王重阳。

“当然可以,还请道友手下留情。”王重阳也想看看马速的真实功力,但他刚才在上山路上已有些了解,至少轻功方面,已不亚于他这个全真创始人。而且少年的功力完全看不透。

众人起身,来到后院一个较大的庭院,这里是全真七子的修炼场所。没有其他弟子。

“有请全真七子一起吧,我功力在各位之上,就不谦虚了。”马速想速战速决,全真七子这时也仅是二、三流水准,实在不如他的法眼。但总不能一来,就要求和王重阳对决。

七人闻言,也都有点愠怒,但见师傅没有拒绝,全都抽出长剑,各自归位,按一种规律,摆好了阵势。

马速见此,便知这是全真教的护法大阵“天罡北斗阵”。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