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章 西岳

  • 逍遥绿茵
  • 中帝人
  • 2235字
  • 2022-06-08 07:27:38

华洲,华阴县南10里,华山古镇。

“客官有礼了,请问几位?”古镇唯一的一座酒楼,店小二仰头,招呼这位从雪白的骏马上,翻身而下、身高近6尺的高大少年。

“仅我一位,随意安排点小菜,一斤最好的黄酒。给两匹马喂些草料,各加2斤黄豆。”少年温和地应到,并随手丢了一锭银子给小二。

“好咧,请贵客放心用餐,楼上雅座有请。”

马速入关后不久,就换上了日常的青衣长袍,也摘去了遮脸的头巾。此时已无人人将儒雅、白净的少年和“丝路鹰侠”联系到一起。

缓步登上二楼,不动声色地迅速扫视了四周一眼,见虽有几个江湖武者,但均为三流以下,没有值得关注的高手。他还是依靠墙一角、临窗处落座。

尽管武力值极高,但深知自己江湖经验甚少,故时刻保持警惕性,不能把后背暴露给陌生人。

半盏茶不到,四碟素菜,一盘卤驴肉,一壶黄酒送上桌来。

在西域吃惯了牛羊食,回到关内,绿油油的小菜,看起来就更有胃口。马速优雅地夹上一撮小菜,芝麻油的芬芳和蔬菜本身的味道融合,清爽可口。

再从壶中轻轻倒出一小碗黄酒,没急着品尝,先观其色,见酒水如琥珀清亮色泽,从观感看,这黄酒算是上品了。

前世众人大多只知黄酒出自江南,如加饭、花雕。却不知黄酒始于宋朝。素有“宋分两朝,酒分两派”之说法。苏轼诗中的“应倾半熟鹅黄酒,照见新晴水碧天”,李清照的“莫许杯深琥珀浓,未成沈醉意先融”,都是形容北宋的黄酒。而北宋的黄酒产地本在中原,随北宋亡这才南下。

悠闲地品了小口,不同于啤酒的温顺、白酒的刚烈、葡萄酒的青涩。黄酒诸味杂陈,口味上充分体现出“浓、醇、润、爽”之醇厚甘鲜、中正平和、味醇爽口、回味悠长。

这种口味分别为甜、苦、酸、鲜、涩、辛六种味道,和谐地融合而成。

“品酒,如品人生。没人生来只有苦,更不会只是甜,人生百味,才是真实呀!”马速感叹到。

好的黄酒口感,取决于各呈味物质味觉之间的平衡。一定浓度范围下,各呈味物质相互掩盖、叠加与促进,达到平衡时,便呈现出舒适、平衡、和谐的味觉特征。“酸不露头、苦不留喉,甜不腻口”即是这种平衡的一种体现。

马速没有贪杯,些许20度以内的黄酒,对他不会有丝毫影响。

为了保持清醒,他时刻告诫自己,在武功还没有完全成为本能时,不能喝烈酒,尤其在陌生的环境中。尽管现在的功力,已可瞬间消除酒精的麻痹,但或许那个万一的瞬间,就是生命的漏洞。

马速的到来,没有影响到在座饮茶、吃饭的人们,华山常有文人骚客来游山。邻座是几位道士,喝着清茶,桌上摆的都是素菜。他们低声闲聊着:

“这次贫道到西岳,参拜云台观陈抟老祖隐居地,也沾了点老祖的光。算是达成了多年心愿。”

“恭喜道友,道学大成。我等这次来到西岳,也准备游历华山的道观。道友能否指点一二?”

“嗯,贫道也知之甚少,据说华山最早的道观是玉女祠。相传春秋时代有一善吹玉箫的隐士萧史,以箫声引动了秦穆公的女儿弄玉,抛弃了宫廷生活,与其一同来到此处隐居修炼,均得道成仙。后人为了纪念两位仙人,便于此修建了一座祠宇,以供祀其像。”老道讲起华山的历史,有些滔滔不绝。

“可考证的最早道院是汉武帝时建造的‘集灵宫’,就是现在的西岳庙。唐朝以来华山的道观逐渐增加,例如‘白云宫’就是唐金仙公主的修道处。‘玉泉院’是陈抟老祖的弟子贾得升道长所建。还有华岳观上院,就是现在的镇岳宫也始建于唐……。西岳不愧是道家洞天福地之一呀!”

“道友果真博闻强记,多谢指点,看来这次拜山,将不虚此行了。”

“对了,重阳真人去年从山东归来。在终南山创建了全真教,广招门徒。就连真人属下弟子也非同小可,被同道誉为全真七子。现在全真教在北方地区,可是颇有声望。终南山距此不远,我等准备参拜西岳后,就去终南山拜访重阳真人。”

马速听到这里,心里一咯噔:

“按金庸原著以及前世真实历史,王重阳这时并未创建全真教(真实历史是1167年创建全真教),怎么就如日中天了?”

“另外,全真七子在前世真实历史上,可都是有大成就、创派祖师的人物,可没《射雕》一书里,写得那么不堪。”

“现在自己来到了这个世界,真相如何,当然得自己去观察和判断。看样子要抽时间去拜访才知道。”

好似听见了马速内心的嘀咕,古玉这时突然冒了头,解释道:

“小世界是真实平行世界,其时间轴与宿主原世界的历史,以及金庸小说描写,都会有些许差异。当然,小世界更接近原世界历史一点。金庸小说为了故事情节的逻辑自洽,将王重阳的平生经历延迟了约30年。”

马速这下明白过来,看来以后不能完全凭记忆中《射雕》一书的时间线考虑问题。何况金庸先生的小说,虽参照了历史,但也有大幅度的编撰。

运转起《达听》法术来,马速将酒楼里所有人的谈话声收集起来,幸好他的脑域比常人宽阔了近3倍,一心多用,庞杂的信息才不算费劲。

在酒楼里小憩了大半个时辰,收集到不少资讯后,马速将两匹宝马托付给酒馆照料,只身往华山走去。

离开小镇一段距离后,见四周无人,便施展《凌波微步》,开始登山。

这个时代的华山,登山道路十分险峻,且时有时无,并不连贯。

秦昭王曾命工匠施钩搭梯攀上华山,这是开发华山的最早记录。魏晋南北朝时期,还没有通向华山峰顶的道路。直到唐朝,随着道教兴盛,许多修道求仙的隐士们来到西岳,开始居山建观、凿洞为祠,逐渐在北坡沿溪谷而上,开凿了一条险道,形成了“自古华山一条路”。

由此,也引来了许多诗人和画家,来到西岳,留下无数的诗篇、画作。其中写出《黄鹤楼》的唐代诗人崔颢,就在华山写下了《行经华阴》:

岧峣太华俯咸京,天外三峰削不成。

武帝祠前云欲散,仙人掌上雨初晴。

河山北枕秦关险,驿路西连汉畤平。

借问路旁名利客,何如此处学长生。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