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章 反伏击

  • 逍遥绿茵
  • 中帝人
  • 2400字
  • 2022-06-06 06:52:37

“那个少侠……不对,是那个奸贼,身高5.8尺,有些瘦削,穿一身奇怪的花衣服。因为他每次都带着面具,不对,是头套,面容无人知晓,”一个矮小的匪徒恭敬地回答到。

“花衣服,是丐帮的人?”

“应该不是。那人的花衣服非常整洁,对了,他手持一把手柄上镶嵌有宝石的长剑。好似富家公子,应该不是叫花子。”

“丐帮还有净衣派呢。”

“我们在丐帮里有细作。他们提供的消息,没有哪位长老西出丝路。而且那人武功如此之高,或许能达到洪七公那样的级别。但我们的人对洪七公以及丐帮的主要人物都有重点监视,他们的具体行程虽无法完全掌握,但肯定都没有出关。这一点完全可以确认。”

“能否从那人的口音辨认是何方人士呢?”

“他主要说的是汉语,但也会回鶻、突厥语等几种西域的语言。”

“我们从被覆灭的山寨时间顺序上进行推测,最后找到了可能是最早被剿灭的嘎顺戈壁几个匪帮,最终推断,此人大概是从天山一带才出现的。”

“天山?是哪个隐世的老怪物,或者他的子弟出山了?这就麻烦了。”

“管他哪个老怪物,敢动我们的财路,我们就要灭掉他。”

“这条商道上来往的人,大多是结伴而行。前不久,我们的探子发现了一个独行者。他的身高、体型都和那些山寨幸存下来的人描述有点吻合。但此人看起来却是一个15、6岁的少年。这就让我们无法确定是否是那人了。”

“敢独自行走在西域,肯定有些本领,或许就是这位少年呢。”

“少年能有这么大的本领,和拥有二、三流及上百人对抗,还能保持全胜记录?”

“不用争论了,没有其他怀疑对象,此人就有重大嫌疑,他现在何处?”

“有人在敦煌见到过这位少年。这段时间,他在莫高窟,据说是书痴,成天就是在观摩壁画、查阅各种典籍。据我们探测,若要看完所有的藏书,估计没几年完成不了。但谁也说不定他什么时候离开,看样子是个书呆子。而且,他也没有带长剑的习惯。”

“书呆子?书呆子能独自在西域行走?长剑可以藏在背囊里吧。”

“不管了,宁杀错别放过!大家准备一下,我们去敦煌和JYG这一带设伏吧。”

6个来自阳关道、楼兰道等丝绸之路上的匪帮头目,为了“丝路鹰侠”而聚集到一起。这些人虽和大海道的匪帮没有什么交情,但兔死狐悲,担心这只老鹰转头盯上他们。

众人合计后,准备主动出击,消灭这个突然出现的隐患。

……

大漠孤烟何处寻,长河落日无古人。

在敦煌耽误了20多天后,马速继续东行。敦煌已是河西走廊的西段,距离最东面的乌鞘岭大约有2000里路。其中敦煌至JYG这800里路,还是以沙漠地貌为主,只不过小绿洲的数量不少。

但若一过JYG,便将进入了到峡谷地带的连片草原和天地,河西走廊这段地形相对平缓。面积也不小,最窄处10多里,最宽处达400里,长度约1200里。想到回归到沃野状态的河西走廊,且和自己刚降临的兴庆府接壤,马速也有些许期待。

在天山修炼7年、加上降临这个世界当牧童和准备启程的1年时间,自己都都在西域或西北地区度过。回归繁荣的中原,是每一个汉家人的习俗和梦想。

敦煌到JYG这一段路,马速再没有继续追踪土匪的窝巢。毕竟这一带人烟比较密集,他暂时还不想暴露自己的身份。

可是,马速不找事,不代表事不找他。

他并不知道,未来的几千里的归途上,已有人惦记着他。不过,即使知道这个消息,他只会乐意奉陪,终于有点像样的练手对象了。

这天傍晚,天色微暗。马速正准备扎营休息,脑海中突然发出一丝警示。到了他这个超一流高手的境界,尤其是开辟了上丹田、且拥有超级大脑,对一些潜在的危险,已拥有一点预警的本能。

他停止了手上的扎营动作,举目四处望去,发现前方有一些极其复杂的山地,是这一带常见的雅丹地貌组成的石头山。根据之前剿匪的经验,这样的地形,是土匪们最喜欢选择伏击商队的地方。

一拍脑袋,在敦煌看了20天的书画,人都有些看傻了,居然在丝绸之路的傍晚,丧失了必须的警惕性。没有犹豫,马速翻身上马,往前方最高的山丘疾驰而去。

走近看,这座石山四面绝壁,高约20丈,非二流以上、轻功极佳的武者无法攀登上去。

马速不担心和数量不多的一、二流高手对战,但不喜上百个有些功夫在身的悍匪围攻。这些人不讲武德,什么下三滥的阴招都有,一旦被围困,很难保证不中招。或许不致命,逃走也没问题,但的确十分被动。

想了想,他准备将营地扎在这座最高的石头山顶上,视野开阔可早做预警,而且这样的地形,只有为数不多的土匪头目可以上来。以他现在的功力,即使10人以内的一二流高手,他都能轻松应付。

地点选好,他再往深处走了一段路,找到了一隐秘处,将两匹马栓好,取出两个草料盒,倒上草料和黄豆,再加上一盆清水。

马速双手同时抚摸着两匹宝马的额头,启动《龙吟诀》让它们保持安静。经马速这段时间的训练,它们已能领会一些简单的命令。

他这才运转起《凌波微步》、几个跳跃,上了山顶。

没有睡觉,他一直在运转心法修炼。但分出了一丝心神,保持着警戒。

子夜时分,远处一阵马嘶声传来,惊醒了正在修炼的马速。极目望去,月光下,清晰可见一队40余人的马队,疾驰而来。从身形和他们隐约的武器装备看,绝非商队或普通的马帮。

马速稍微压低了身形,运转起《达听》法诀。果然,通过这些人的对话,了解到他们都是丝路上的土匪,正在寻找一个合适的地点,准备伏击一个什么鹰的独行侠。

“嗯,还有和我一样的独行侠吗?不过天下之大,总不能只有我一人在行侠仗义吧。”马速这时还不清楚,这些人找的独行侠就是他自己。

观察了一会,马速本不想搭理他们。但见他们距离隐藏两匹马的位置越来越近,若他们发现了这两匹宝马,自己的“豪车”可就没了。

于是,他迅速从空间里取出作战时才穿的“迷彩服”和头套,更衣后,站起身来,面对一众土匪,运起功力,变粗了嗓音,大喝一声:

“尔等何人,在这里打扰本座的清梦!”

土匪闻言,抬头看来,突然间有人相互嘀咕了几句,所有土匪们骤然兴奋起来,大声吆喝着,朝这座山头疾驰而来。

众匪徒看起来训练有素,很快就摆出包围阵型,堵住了石山四周方位。其中突前的6名土匪,离开队型,弃马后往山顶上攀爬而来。

马速见其他人没有上山,便也放下心来。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