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章 匪踪
  • 逍遥绿茵
  • 中帝人
  • 2084字
  • 2022-06-01 07:27:25

“大海道从TLF的迪坎儿村东南面就是像大海一样的噶顺戈壁,大沙海因此而得名,故又称沙海道。一路上不时有高耸的奇特土林,还有古城堡、烽燧、古驿站、海市蜃、沙漠野骆驼群。尽管如此,不少商队还是喜欢走这条道。因为距离最短,没有太大的山阻隔。”

马速知道这个区域,前世有不少报道,噶顺戈壁是准平原,在这里发现许多史前文明遗址、化石山、雅丹地貌以及众多罕见的地理地貌等。前世历史上这条丝绸之路在唐代以后就逐渐荒废。在这个射雕世界,有些差异。

“土匪们也是看中了这条路线上,有各种城堡和土林这样的复杂地形,极易隐蔽埋伏。于是纷纷聚集在这条线上。一旦抢劫成功,立刻转移到茫茫沙海,或奇形怪状的土林里,根本无法追踪。”

“平时我们都是组团行走,2、3个马帮成群结队,还要聘2、30个镖师,一般小蟊贼遇见了也不怕。大一点的山寨,多少讲点规矩,只要缴纳一点过路费,大多数时候,还是能保个平安。”

“只是大海道里,时常出现那种不要命的沙匪,遇见了就非常麻烦。”商队头目茗了小口烧酒,感叹到。

“这样的流寇多吗?”马速有些好奇。

“这10来年多了不少。主要是辽国被灭后,不少遗民流窜到西域,成立了一个什么西辽国。西域势力本就错综复杂,西辽国内部也是争权夺利,不太稳定,哪有功夫去剿匪。而且这些流寇,说不得和辽国的那些战败后、失散的士卒有关联。”头领凑到马速前,低声说到。

“哦,那这些人的武力值怎么样?”

“流寇的武力有限,我们的镖师大多都有功夫在身,基本能对付。但流寇大多是骑兵,来去如风,实在难缠。所以这些年我们请的镖师也越来越多,开销增大,跑一趟西域,没多少利润呀。”

“那你们为何不跑远一点,比如去大食、波斯?”

“小兄弟知道得很多呀。再远我们大多中原的商队都不敢去了,毕竟语言不通,而且再往西走,沙漠更广阔,很危险。”

“那金国、西夏地界土匪出现的次数多吗,当地官府对咱们大宋的商队怎么样?”

“哪里都一样,西夏那边这些年富裕一些,兴庆府一带是平原,土匪不好藏身,要少一点。金国辖地内的土匪就很多,甚至,可能都是官兵扮演的。”

头领又一次凑拢过来,低声说到。

“官府嘛,唉,给钱呗,和土匪没多大区别,动辄打骂,还要缴过路费。尤其是金国势大,你一定要小心,他们对大宋一直虎视眈眈,那些蛮子不好打交道。”

……

从头领那里,初步了解到一些经常出现土匪的地区。但详情头领也无从得知。好在有了大概,届时再想办法。

对于流寇,马速也暂时没有什么办法,他还是准备重点对那些山贼下手。有固定的匪巢,总好找一点吧。

很快,一个简单的计划构思出来。有了大方向,马速便会有办法找到一些匪巢。

黄沙、胡杨。迪坎儿村古道旁“绿洲客栈”。

这天下午,高昌城方向过来一青衣少年。将健马缰绳交给小二,递过一块碎银,交待给健马喂草料后,青衣少年走进了客栈。

少年正是几天前刚下天山的马速。

5天时间,只走了约400里路。主要是去交河、高昌两座城市游览了一番。前世这里都是遗址,现今还十分繁荣,补充了许多草料、食物和淡水。有空间在身,过几百公里的沙漠,后勤保障没有问题。

没有压低自己的声音,马速对着客栈老板,打探起附近山贼的情况。态度有点嚣张,言语充满挑衅,一副要行侠仗义的样子。

他在和老板交流的同时,运转起《达听》这个修真小法术,虽背对客栈一楼的酒馆大厅,却将正在酒馆里40余人的反应、言语,都历历在目。

这一招“打草惊蛇”的小伎俩,竟然还真起到了作用。

酒馆里大多数客人,都是正常旅人,他们都不削一顾看了马速一眼。但见少年身着干净、质地上等的衣袍,脚踏一双精工制作的小牛皮靴。雕刻精致的象牙发夹,将黑色长发束在脑后,随意披在肩头。

最显眼的是背上斜背着一把手柄上镶嵌着宝石的长剑,好似告诉所有人,本少爷有钱。

众人心里都在想,这又是一个初出茅庐,不知死活,就想闯江湖的莽撞富家少爷。

没有人上去劝阻或搭话,这条古道上,什么人都有,每天都有各种争斗。要多活些日子,只能学会各扫门前雪,多管闲事,小命不长。

角落有老少两人,正鬼祟地低声嘀咕。

“这位公子哥,怕不是哪个世家、王府出来游历的毛头小子吧,说话如此狂妄。嗯,就这样。你赶紧回山寨,请大王出手绑了他,这可是一头肥羊。我在这里盯紧他。”

“蓝爷,这行吗?他敢一个人外出,未必没有底牌。咱们手底下这点功夫,可不要栽在他手上,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吧。”

“你小子怎么这么胆小,你蓝爷我有这么愚蠢吗?让你去请大当家出山,就是担心他有武功在身。大当家现在可是二流高手,我们这些喽啰,在一边摇旗呐喊就行,你怕什么。”年长者怒其不争,轻声对年轻人呵斥到。

“那好吧,蓝爷你多加小心。”年轻人轻声嘱咐一句,便起身出门而去。

擦肩而过时,马速没回头,低垂的右手,悄然用弹指神通,施放了一个“跟踪符”在年轻人身上。

之后,若无其事地和店老板说了几句后,便让其开一间上房。

上到二楼靠最里间的客房,马速吩咐店小二不得打扰,便关闭了房门。将宝剑收回空间里,更换了一身土褐色、绿色斑块状紧身衣袍,这可是南宋时期第一件适应荒漠地带的土制迷彩服,是马速在这近两年准备出山时,自己动手缝制的。

再拿出同色头套,蒙住脸部。从窗户飞跃而出,利用客栈背后的小胡杨林的掩护,绕行离去。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