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3章 笫43章 双面人

我用手指点着巴布鲁写的那一长串英文,然后指着我眼睛,摆了摆手,意思是说我看不懂。

巴布鲁心领神会,用手中的钢笔指向我身后,然后点点头。

我顺着钢笔的方向看去,巴布鲁指的人就是领我过来的那个保镖。

我记得藤本大叔是叫他鹰田是吧,看样子比成本大叔要年轻一点。

巴布鲁的意思是说鹰田他能够看懂英文是吗?

我也用手指顺着钢笔的方向指了指鹰田,再看向巴布鲁,请求他的确认。

巴布鲁点点的,释意是他。

我招呼鹰田过来一下,请求他帮我翻译一下巴布鲁纸条上写的是什么。

估计因为刚才我本着不浪费食物的原则叫他们过来一起吃的原因,鹰田好像对我没有什么大的戒备心,甚至有一点好感,一口答应了下来。

鹰田来到我和巴布鲁的中间坐下,从我手中接过纸条,将墨镜摘下来,翻译道。

“嗯,巴布鲁先生的意思是再问你有什么困扰吗?”

巴布鲁的目光真敏锐,不过也好,我正想从他那里打听一下他对这间豪宅的了解。

我让鹰田帮忙翻译一下我说的话。

“其实没什么,我就是在想一点点问题”

巴布鲁虽然不能说话,但是耳朵能够听见,鹰田就直接用英语翻译给了巴布鲁,这样大大减少了写字的时间。

不过巴布鲁就不行了,必须用牛皮纸写下来才能够告诉我。

很快巴布鲁的纸条就递到了鹰田手里,这一次写字的速度快了不少,想必字也会变得潦草一点吧。

“巴布鲁先生说,少年,如果你有什么问题,在我力所能及的范围内,我都会和你交流,以我这个从死亡的湖泊里捞出来的人的身份”

鹰田的翻译像极了以前翻译外国电影时的腔调一样,总感觉这样说话怪别扭的,不过意思表达到了就行。

“唉,巴布鲁你有所不知,我有陌生恐惧症,在不熟悉的地方或空间里我会非常难受”

当然这个陌生恐惧症是我瞎编的,虽然听起来很扯,但我实在没办法。

因为我实在想不出什么好理由来框巴布鲁斯的话,原谅我一次善意的谎言吧。

在鹰田将我的话翻译给巴布鲁听后,他的表情显得非常复杂。

这一回巴布鲁下笔的速度以及力道都加重了不止一分,好像非常愤怒的样子。

糟了!被发现我说谎了?

这个陌生恐惧症连我都觉得有些太扯淡了,应该想个更加好的理由才对,我真的实在是太笨了!

巴布鲁刷刷刷得很快就写完递给了鹰田。

巴布鲁这回写的字数有点多,连鹰田也看了一会儿才翻译。

“这个、巴布鲁先生问你是不是真的拥有这个病?”

果然被发现了!接下来怎么办?巴布鲁和鹰田对我的信任度肯定下降到零点以下了!

这下完蛋了,我离我的计划又远了几步。

当务之急还是赶紧认错比较好,说不定我说是闹着玩的能够原谅我呢?虽然几率很小,但也不代表是0吧?

还没等我认错,鹰田接着补充道。

“巴布鲁说以前在非洲南部地下黑拳里,他曾经碰到了一个对手,对手称号叫“双面人”,他也有着一个叫陌生恐惧症的病,一到陌生的环境浑身就会特别难受”

我靠,世界上还真有叫陌生恐惧症的病啊,我随口编编而已,不过我对巴布鲁讲的故事产生了兴趣。

“巴布鲁先生一开始也不理解为什么一个有这样的病人会走上拳击擂台,后面在对战中巴布鲁先生发现“双面人”像是嗑了药一样,完全不怕痛,甚至拳骨被打的裂开,白色的骨头裸露在皮肤外也无动于衷”

“然、然后呢?巴布鲁输了吗?”

我咽了口唾沫,我已经完全被这个故事给吸引住了,我虽然根本没有得这种病,但我的心不知为何也莫名的紧张。

鹰田摇摇头继续说道。

“没有,最后巴布鲁先生将他击倒,获得了胜利”

虚惊一场,不过这样子好像还是没有解释清楚这和陌生恐惧症有什么关系?

我将我的疑问提出,鹰田继续说道。

“可怕的一点就在这了,在巴布鲁先生胜利后,“双面人”好像变了一个人一样”

“后来巴布鲁先生在背后调查得知,陌生恐惧症非常容易产生人格分裂,“双面人”便是产生了第2个人格,每当自己的恐惧症发作时,第2个人格就会代替,并且不会感觉到疼痛”

““双面人”之所以在比赛结束后用嘴撕开自己双臂的肉是因为比赛失败,以及第1个人格恢复过来感受到皮开肉绽的疼痛,两个人格产生了碰撞,使他失去了理性以及人性,下场非常恐怖”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