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2章 对策

肚子吃的好撑,桌面上的食物被我们一扫而空,一点点的食物残渣都没有剩。

干净到除了是做这一桌子菜的厨师以外,其他人都根本看不出我们吃的啥的程度。

我不爱浪费食物习惯,归根于我老爸。

从小老爸就带着我看一些新闻联播,以及一些记录贫困地区的记录片,让我知道粮食的珍贵,告诉我不要浪费食物。

我一直将不要浪费食物当成理所应当的事,除非是实在是难以下咽,否则我都会尽自己全力吃完。

巴布鲁把自己面前的食物吃的干净程度不亚于我。

想必巴布鲁出生于贫困的非洲南部,自然也知道粮食的珍贵性。

反倒是藤本大叔自己面前的一小份一点也没动,分给了那两个保镖,自己一个人在那喝着喝着酒。

也许是不饿吧。

在我们吃饱喝足,在休息的时候,藤本大叔出去说是要去泡一壶茶回来,离开了。

藤本大叔离开后,巴布鲁从桌子㡳下摸出一本绿色写着英文的书翻看起来,看得格外认真。

那两名保镖吃饱后也回到了自己原本的工作岗位。

而我躺在榻榻米上面,一边消化消化肚子里的食物,一边思考怎么样才能把那个视频删除的对策。

一般的摄像头拍摄的视频会先上传到电脑,所以我务必要先找到保存视频的那一台电脑才行。

我觉得存有视频的电脑很大可能应该在RB妞房间里。

可是我根本不了解当前这座房子的结构,怎么可能会知道她的房间在哪,更别提知道哪里有电脑了,这一点让我非常苦恼。

明明上一回被沙织打昏醒来时的地方是一间普普通通的公寓,在这次醒来突然就变成了一座豪宅,可恶!万恶的有钱人。

不过……

其实现在这里也不是没有了解这种房子的人……

我想到站在门外的两名保镖。

他们身为保镖肯定相当了解屋子内的结构,说不定还会知道哪里有电脑。

如果他们能够告诉我的话,我的成功率肯定会高出不止一点点。

但是人家毕竟是她们家的保镖,不可能我一问就把所有知道的全盘托出吧,想也知道不可能啊!

脑瓜子痛,我估计很不擅长动脑子。

巴布鲁注意到我苦恼的表情。

将原本看得津津有味的书给合上,从左胸前口袋里掏出一本牛皮纸包装的小笔记,笔记上面还夹了一只黑色的钢笔。

巴布鲁将钢笔取下,沙沙沙的写着,然后将写有字的那一页笔记撕下来递到我面前。

估计巴布鲁是看见我这么沮丧,想来问问我,但是由于不能说话,只能写纸条。

在我接过那一页纸的时候注意到巴布鲁是左手持笔,是一个左撇子。

据说左撇子的人一般要比右撇子的人力气更大一点,在配合上巴布鲁地下拳击手的称号,实力恐怖啊。

我接过纸条,看着巴布鲁写的长长一串英文,不得不说这字写的是真棒,像是中国的古典书法作品,充满了美感。

但是……

我一个也看不懂啊!!

现在我的感受完全诠释了一句话,叫做:我不懂,但我大受震撼!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