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0章 巴布鲁

“藤本先生,我将张先生给带过来了”

身穿黑西装的保镖在我泡完澡后出来后。

领着整个人生观遭到崩塌的我来到了这个房间。

这个房间装修是传统日式的,门是那种左右推拉的障子门(就是那种用木框糊纸的门)。

保镖把门拉开。

房间里面铺着一层浅绿色的榻榻米,榻榻米上面摆着一张四四方方的矮桌子,桌子上面摆着一些饭菜。

在桌子上围着坐的有两个人,一个是在医务室将我绑过来的中年大叔,好像是叫藤本来着的吧。

另一名我没见过,但是根据黝黑的皮肤,以及扁平的鼻子来判断,应该是个非洲人,并且体型非常的大,一般大猩猩还要大上一圈,力气肯定大到吓人。

为什么会有一个非洲人?鸿门宴?

算了,关我什么事,毁灭吧世界…………

我已经对这个世界充满了失望

这个世界太多欺骗了,恐怕不会再爱了……

一想到我爱上了一个男的,我就感觉人生失去了活着的意义。

“鹰田,你是不是为难了张先生?”

那个叫藤本的中年大叔看我一副人生无望的表情,还以为是这个保镖对我做了什么事,质问他。

保镖连连摆手,嘴里叽里呱啦的不晓得在说什么,估计是在说日语吧。

在保镖的一通解释下,叫藤本的中年大叔就挥挥手示意让他退下。

“张先生,请坐请坐”

叫藤本的中年大叔过来将我带到桌子面前坐下,然后自己到我对面坐下。

而那名和大猩猩一样的非洲兄弟一直没有开口说话,静静的坐在桌子左边,双手抱胸。

藤本大叔拿起旁边细颈的陶瓷瓶,里面貌似装的是RB清酒,先给我面前的酒杯倒了一盏,随后给大猩猩黑人,然后给自己,也倒了一杯。

“那个,张先生,先前失礼了,我向你道歉,现在让我自我介绍一下”

你还知道你很失礼啊!

藤本大叔清了一下嗓子,说道。

“我叫做藤本树人,今年41岁,是八神家的安保公作人员”

安保工作人员?不就是保镖嘛,说这么长一串,不知道的人还以为是什么高大上的职业呢!

不过看先前那个领我过来的那个保镖对他的态度,叫藤本的大叔起码也是个保安头子职位。

藤本大叔看我对他的自我介绍没什么反应。

脸上有点尴尬,好像在说“一般来说听完别人的自我介绍,应该也要自我介绍的吧!“

但是终究还是因为自己失礼在前,所以藤本大叔很快整理了自己脸上的表情,接着介绍道。

“呃,这位是来自非洲南部的巴布鲁先生”

非洲南部?听新闻说那一块地区穷得滴血,很多穷人因为没有食物,都饿死了,能长这么大块头,也是奇迹啊。

“巴布鲁先生是一名拳击手,在一次意外中喉咙声带被割,做手术将声带取出才保住性命,现在无法发声”

原来这就是他一直不说话的原因,我还以为是因为听不懂中文才不说话的。

我突然有点同情这个黑大个,声带被摘除,我想象不到无法发声是多么的痛苦。

巴布鲁注意到我的目光,转头笑了一下,露出白白的牙齿,在黑皮肤的衬托下牙齿好像在闪光一样。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