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章 空手套白狼

  • 大国军舰
  • 华东之雄
  • 2119字
  • 2022-05-26 10:09:29

当秦涛和聂诗雨进入服装厂的时候,见到了工人讨薪的乱糟糟的场景,看得秦涛心花怒放,真是个好机会啊!

难怪他这一路是畅通无阻,就连看门的老大爷都跑来要工资了!

“咳,咳。”秦涛清了清嗓子,声音洪亮:“你们厂里积压了多少货?我都要了!”

无数人的目光,唰的一下子望向了秦涛这边。

身高一米八的秦涛,穿着一身西装,打着领带,头上抹着的发胶闪闪发光,比脚下的皮鞋还亮,黑色的墨镜,让人看不清他的眼睛。他左手拿着烟,右手拿着一个砖头块,那东西只在电视机上见过,应该是大哥大吧?他们厂长都没有!

大款啊!

再看看,秦涛身边跟着的那个秘书,就更是漂亮了。

一身职业的OL装,西服,短裙,白衬衣,黑丝,高跟鞋,给人眼前一亮的感觉,这简直就是电视上才会见过的啊!

披肩的长发,白里透红的脸蛋,精致的五官,就仿佛是出水的芙蓉一般,在他们这种小城市,哪里见过这种都市丽人,人家一定是从大城市过来的。

一众观众瞬间就是自惭形秽。

“老板,请到我们会议室,我立刻请厂长他们过去。”王建国的心中一阵的欣喜,腰杆终于挺起来了:“你们都散了吧,别在这里围着,让华亭来的客人笑话了!”

一众原本打算闹事的女工,也都让开了一条路,用羡慕的目光望着秦涛和聂诗雨,大城市来的,真不一样啊,那小皮鞋,走起路来嘎嘎嘎的,真有气派!

会议室内,秦涛咣的一声,把自己的大哥大放在了桌子上,他舒服地翘着二郎腿,看着一众厂领导兴奋地跑了进来。

“秦老板,我叫赵国栋,是明州服装厂的厂长。”赵国栋伸出手去,想要向秦涛握手,却看到秦涛使了个眼色,于是,身后的聂诗雨拿起铭牌手提包,从里面掏出来一张名片。

秦涛依旧翘着二郎腿,在那里坐着。

聂诗雨看着装逼的秦涛,心情也慢慢地放松下来了。记住,我们是华亭来的人,我们得有大公司的派头!

这样做,秦涛没有丝毫的心理压力,老娘不帮忙,他也只能出此下策,等到这趟生意回来,真相大白,这些人都得感激自己。

“华亭市,太平洋进出口公司,秦涛。”赵国栋恭敬地接过来,然后读了出来。

明州只是一个小小的城市而已,甚至可以说,就是靠着造船厂和服装厂发展起来的一个城市,而他们北方几百公里之外的华亭,那才是真正的大城市,解放前就已经繁花似锦,等到国门打开之后,那里更是进入了飞速发展的时代。

“秦老板,您是做大生意的啊!,来,抽烟。”赵国栋赶紧从口袋里掏烟。

秦涛看着那根黄鹤楼,根本就不接,只是向聂诗雨做了个手势。

于是,聂诗雨赶紧从手提包里面掏出一盒万宝路,塞到了秦涛的嘴上,然后,又拿出精致的打火机,啪的一声点着。

秦涛这派头,算是做足了。

秦涛吸了一口烟,然后吐出一个烟圈,这才说话。

“听说你们厂里有一批库存的围巾牛仔裤和衬衣,我是来抄底的。伱们的货,按照正常价的五折卖给我,有多少我要多少。”

五折?听到了秦涛的话,在场的人顿时就楞住了。

“开什么玩笑,五折还不够我们的成本呢!”

“那是你们的事,我是来做生意的,不是来做慈善的。”秦涛说着站了起来,拿着桌子上的大哥大,就向外走:“如果你们不想卖,那就算了。”

“秦老板,秦老板,您别急。”王建国赶紧劝住了秦涛。

如果秦涛要是走了,那他王建国可就不敢离开这个会议室了,出去还不得被那些女工给挠个大花脸!

“要不这样。”赵国栋终于开口了:“我们先卖您一万件衬衣,一万件围巾,一万条牛仔裤,一共…十万,如何?”

“就这么点?还不够我塞牙缝呢。好吧,我也不能白来一趟。”秦涛说着,从口袋里面掏出来了一个支票本,唰唰唰地在本子上写了几个字,然后撕下来,拍在了桌子上:“十万,支票开好了,现在就去提货装车,我还赶着回去呢。”

支票?

一起出席会议的段会计有些为难:“赵厂长,现在这个时间,银行那边已经下班了,这张支票…”

“怎么,不收支票?”秦涛说道:“我这个人做生意,最讨厌被别人小看,我这次过来,是打算把你们所有的库存都带走的,你们只给我这点货,对我来说就是毛毛雨,这笔生意,不做也罢!”

秦涛说着,就要去拿回那张支票。

“秦老板,秦老板,您是大老板,就别和我们这些小人物一般计较了。”王建国赶紧阻拦:“对了,您是怎么过来的?”

十万啊!有了这笔钱,足够给职工们发工资了,就算是有风险,也不过是他们库房中库存的一小部分,现在卖不出去,自己穿都不行,专门外贸生产的,尺码都偏大,外国人正好,国内的人根本就穿不上啊!

“坐公司的桑塔纳过来的,刚刚到这里,公司又出了情况,我让司机回去处理了。你们倒是痛快点,我的事情还多着呢。”

王建国看着赵国栋说道:“赵厂长,您看这样行不行,咱们现在就发货,用咱们厂里的东风140卡车给送过去。顺便也把秦老板和秘书送回到华亭去。”

说完,他又看向了秦涛:“秦老板,您可别嫌弃在咱们的东风车,这是为了厂里的生意,去年才买的,新着很呢,可不是那种老解放。”

赵国栋还是稍稍地有些为难。

“赵厂长,我也跟着一起去,我坐后面的货斗里,正好也可以看着咱们的货。”王建国又咬了咬牙。

货卖不出去,拿不到钱发工资,王建国就会被无数的人围堵着。所以现在,为了让赵国栋放心,他干脆也跟着一起去。

“这么麻烦,到底行不行?不行我就走了。我还着急呢回去,还有个几百万的单子等着我呢!”

“好,老王,这次就辛苦你了。”赵国栋说道。

王建国摇摇头:“不辛苦。”

在厂子里,整天面对着要工资的人,那才叫辛苦呢。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